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樂在痛苦中?

2016/4/1 — 17:50

【文:貞老師,客串為教育工作關注組寫稿】

羅范說,「樂」並不是指愉快學習,而是樂此不疲,鼓勵學生應付學習時樂在其中。回顧教改,羅范又認為學生整體壓力減少,但「人生亦有好多壓力,所以(學生)從小就要感受壓力,學習應付壓力」。

我反而覺得,現在已經很少有學生能體會「學到新東西」的快樂。每次遇到這類討論,總會忍不住回顧自己的求學之路。按理來講,在內地從小一讀到大四,而且由中一開始在學校寄宿,10年中三分之二的時間都在學校度過,我承受過的壓力應該不比現今的香港學生少。

廣告

能夠「樂在其中」,其實是很多偶然

對於不喜歡的科目,上課魂遊太虛或是偷看小說都不陌生,也曾有過壓力爆煲到出現疑似焦慮症狀(無原因的胃痛,糾纏了一年多,看了無數次醫生,唯一有效的只有止痛藥。最嚴重的一次三天內只能勉強喝點水,吃任何東西都嘔吐。)但就算這樣,我也還是喜歡大部分科目。就算中學時已經很清楚地知道「現在學的,將來絕大部分都不會用到」,我仍然為「學會了新東西」或「理解了某個抽象概念」「解決了一條物理難題」「問了一個難倒老師的問題」之類的事情感到快樂。

廣告

但如果把這種快樂直接定性為「樂在其中」似乎又太武斷了。印象中,快樂常常是來自N次痛苦、失敗、出錯之後,突然靈光一閃,或四處求助之後,終於找到解決途徑時的那種成功感。雖然最終是「樂」的,過程卻絕對算不上「樂在其中」。 「樂此不疲」麽,成功感確實會令人「成癮」,下次遇到難題,又會躍躍欲試,甚至會預先做好失敗N次的心理準備。但「不疲」?除非是機械人,否則挫敗太多,自然也是會厭倦的。

「應付壓力」何時成了教育目的?

由小至大,最反感的科目叫做「思想政治」,而就算中學時期遇到過一個極好的老師,我也仍無法從中找到樂趣。(那些原理,對於我來講幾乎是天書一般,無論怎樣都無法理解,只能死背來應付考試。可能,這樣便算「學習應付壓力」吧!)

若是將「鼓勵學生在應付學習時樂在其中」再「感受壓力」「學習應付壓力」帶入我當時面對政治課的困境,也許就不難理解當今的香港學生了:如果一直以來都在「愉快學習」中成長,以為「玩」就等於「學」,那麼,在遇到困難、壓力這些「不好玩」的東西時,會望而卻步並不奇怪。卻步的次數多了,自然也就無法體會到戰勝難關的快樂。而偏偏越是長大,學習中能夠「玩」的就越少,而不得不面對的困難和壓力也就越多。這時候又有個人跳出來說:「樂」並不是指愉快學習,而是你要在學習(即痛苦)中樂在其中,還要樂此不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