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模糊焦點的文言文「殺手鐧」

2015/12/12 — 15:07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無崖】

日前明報教育版專訊介紹學習文言文「殺手鐧」,更在標題強調學生「沒註釋都明」,教師更形容為﹕「授之以漁」。有關報導充斥甚多不專業的意見,誤導公眾。作為中文教師,本人對此感到十分失望。

1. 萬劫可解的配方,配詞部首上下文?

廣告

在報導中指出學習閱讀文言文有四種技巧,分別是:配詞,推上文下理,從已有知識推論,從字體偏旁推論。指出用了這些技巧的學生,比沒用的學生,學習效果高得多。本人不否認這些方法有其用處,但報導誇張失實到「無註釋都明」則是大謬。

例如配詞法,固然不少古文言簡意賅,配詞可解決不少問題,例如「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一句中的情,可配詞「實情」「情狀」就可解通。可是用配詞法的前提是學生有豐富的語料,而語料卻是來自廣泛而大量的閱讀。

廣告

而上文下理推論法及已有知識推論法方面,固然文章可以從「已知」推論「未知」,可是中學生文言文的問題就在於如閱讀「火星文」(這是明報的用語),即是說不少學生的「已知」是不足以推論出「未知」的。所以對語文基礎差的學生,這兩種方式是難有成效的。

而字體部首推論法則更無稽,固然漢字中形聲字佔9成多,但是古人用字入文,多不拘泥於字形(用現今的話,即是寫別字),反而重視讀音(即通假)。如果按字體偏旁推論古文,則「患有所不辟也」的辟字,與其部首「辛」有何關係?

筆者並不否定以上閱讀技巧的學理基礎,不過從以上分析,可見這些方法明顯對於語文程度不佳的學生沒有幫助,只對語文基礎不俗的學生有利(這重要的前提在報導中沒有提及)。明報報導把這些技巧形容為「殺手鐧」,認為人人使用必有幫助,明顯是不專業的誤導。

2. 授之以漁,可能是授之以愚。

授之以漁,指教授人民捕漁的方式,令其自力更生。比喻文言文學習上,教授學生學習文言文的方法。明報引述學生老師說法,認為教好學生用好4樣「殺手鐧」即等於「授之以漁」,這是極之不專業,不負責任的評論!

細看以上四種技巧,其實都是一些閱讀策略/技巧,這些技巧包括預測(Predicting)、基礎知識和經驗運用(Accessing Prior Knowledge)、聯想 (Making Connections)、提問(Questioning)、圖像化(Visualizing)、 推理(Inferring)、 找出主旨及重點(Determining Importance)、綜合-重述/比較/摘要(Synthesizing)、檢視理解(Monitoring Comprehension),這些技巧固然有助學生更容易讀懂文章。但重點是,閱讀策略只是策略,它不能取代「學習」,更不能產生知識。所有閱讀策略效果,很大程度上建基於學生先驗知識的多少。故此閱讀策略在閱讀教學中,最多只是充當輔助的角色。

現今學生於文言文最大的問題是接觸少,欣賞、背誦更少,蓋現今所謂「進步」的教育,過度忽視背誦,默抄這些基本功的用處,不少家長處處污名化「背誦」,不少教育學者更亦沒有正面支持背誦抄寫的好處,強化了「記」、「背」必然是「死」和「硬」的成見。但反覆的抄寫,其實有助學生分辨字型相近中文字,反覆的背誦吟唱,有助學生掌握中文的節奏及音樂美感。沒有背誦的結果是不少學生在小時沒有大量的記誦,自然難以理解文言文。(據心理學的研究,12歲前的小孩有語言的自動習得能力,12歲後此能力會漸漸失去,故此段時期的背誦極其重要)。這些才是香港學生文言文水平低下的原因。

但在報導中,卻彷彿把這巨大的中文教育問題,膚淺地簡化成憑四種技巧可以解決,可以「不用註釋也明白」,這是極嚴重的誤導。把閱讀策略神化成「漁」的技巧,只會令學生及家長捨本而逐末,把時間花在次要的閱讀技巧上,忽略培養語文基礎的重要。這只是授之以愚的見解。



作者簡介:80後中文教師,深信學科無界限,客串為教育工作關注組寫稿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