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横「恒」霸道 — 恆基與政府的打手

2016/4/28 — 15:33

圖由作者所攝

圖由作者所攝

【文、攝:孔羨農】

恒基昨天(2016.4.25)在馬屎埔村口派保安暴力清場,把通往一塊田地的三條通路用鐵絲網封住。現場曾有人問恒基地產發展部經理黃榮章,為什麼把村民的公用通道封起,他說地是他們的,連中間的路也是。但即使兩邊原本圍了網的土地是恆基的,不代表中間這石屎路也是。這條路一直都是公眾使用的道路,怎麼一剎那就變成恆基私地,可隨意圍上鐵網,架起木欄?恆基既沒拿出證據或文件,也沒張貼告示交待封路原因,純粹是「我鍾意點就點」,要封就封。目的當然是為了阻止人進去田地支援。要不是被抬的人拍下保安如何粗暴拉扯(不是所有保安都那麼兇狠,但有些確是狐假虎威的小人),裡面發生的醜惡就永遠無法見到天日。

不知警方事後有沒有看到網上這些片段,事發當時有沒有在遙遠監察(除了監視守村的人外)。當時警方在馬路旁嚴陣以待,等保安把人抬出,便馬上推上警車。聲援人士質問為何拘捕這些人,在場警員說這是罪案現場,要記者及村民離開。他心中的「罪案」,不是眼前有市民如何被穿著制服的「暴徒」施以箍頸等人身攻擊,而是在地產商眼中侵入私人物業的行為罷了。但這是甚麼私人物業?任由雜草叢生,蚊蟲為患的田地,有些由農夫租用耕耘,卻因恆基要收地發展,故意不收租,然後在賠償沒談妥,政府未批准可改變土地用途前,就先行清場,再派鏟泥車來破壞農地,準備封上圍板。

廣告

恆基和保安的霸道,有警方和政府做後台。一位市民報警,質疑恆基封路不合程序,罔顧公眾利益,到場探員多番表示需要時間調查,然後匆匆離去;但被抬走的人,警方卻馬上逮到警署落案。三男一女,三個被控「刑事毀壞」,一個被控「阻差辦公」,其中被控「刑事毀壞」的,包括被人箍頸的村民區生,他到底毀壞了甚麼?田裡最有價值的東西,就是區家種植多年的蕉樹和新近為留守者搭建的帳篷。恆基有甚麼值錢的東西給人毀壞了?再說,即使是私人糾紛,若有身體碰撞,警方該把涉事雙方都抓回警署協助調查,何況現在不是雙方,而是以眾欺寡。但現在行兇的逍遙法外,受襲而不還手的卻負上刑責,這是甚麼法治?若警察真是大丈夫,眼見女士被男保安這樣欺負,會否慚愧?

我樓下深夜常有噪音,每次投訴管理處,派出保安,只能勸喻人輕聲或離去。要是那些人照吵如儀,亦只能報警求助。怎會容許地產商的保安變成「打手」,說「我給你五分鐘」隨即私自執法,警察卻不干預?唯一解釋,就是保安做了警察的替身,否則若由政府來收地,動手動腳的到時還不是警察?對於這些制服稍有不同的同袍,他們又怎會不積極配合?有人建議被箍頸或強力拉扯的人向警方報案,說被保安攻擊,但得到的回答,很可能亦是那句:調查需時。

廣告

套用私有產權的邏輯,說這地是我的,我喜歡怎樣就怎樣,這論調就如同你生了一個孩子,二十年任由他自生自滅,忽然有一天,你覺得需要他為你賺大錢,便對他說,你是我兒子,我要你怎樣就怎樣,你看他會怎樣「回敬」你。現在那些敢於為土地正義發聲的人,給抬走了又回來,正是向那囤積居奇的地產商和借刀殺人的政府,表明年輕無畏的生命,要比人為荒廢土地上的野草,更為頑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