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機場三跑】自行融資是假  政府為債務包底是真

2016/5/27 — 16:53

資料圖片:機場第三跑道

資料圖片:機場第三跑道

【文:不平會計師】

2016年5月21日立法會舉行三跑公聽會,有市民根據機管局財務顧問滙豐在2011及2015發表的兩份報告,指出三跑計劃借690億元,機管局的獨立信用評級(Stand Alone Credit Rating “SACP”) 將下降至BB級,即垃圾級別。

廣告

信用評級如跌到垃圾級,有違機管局條例要求的審慎商業原則。

會上機管局回應認為機管局獨立評級跌到垃圾級並不重要,因為機管局為三跑融資時,投資者看的、亦即機管局向市場展示的,不是上述的獨立信用評級 SACP,而是另一個叫Issuer Credit Rating “ICR” 的評級。而機管局的ICR目前是AAA,與香港政府相同。

廣告

究竟獨立信用評級SACP, 與ICR有何分別?簡而言之,SACP講的是機管局自身的還債能力,而ICR就是包含了政府為機管局債務包底埋單的信用評級。故此,機管局自身的信用評級SACP即使跌到垃圾級,不過,因為有政府為其債務包底埋單,機管局的ICR與特區政府的信用評級仍會完全相同。

但機管局一直向公眾、立法會推銷的三跑財務方案,是機管局會靠本身還債能力,即上述的 SACP,自行融資,政府無需提供任何明示的、或暗示的擔保。按這個方案,市民、立法會最起碼的合理預期,就是政府、納稅人將來無需為機管局的債務作任何形式的包底。而融資市場借錢給機管局時,亦應該清楚明白,將來還債只能夠靠機管局自身的財政實力,政府、納稅人不會為機管局埋單。

不過機管局代表在公聽會上回答提問時講的卻是自打嘴巴:機管局明言獨立信用評級SACP並不重要,關鍵的,融資市場要看的,應該是包含了政府包底埋單的ICR。

按香港法例,政府為屬下公營機構擔保,需得到立法會財委會同意。機管局沒要求、也未獲得到立法會批准,就以機管局債務有政府包底的潛台辭,為三跑財務安排的可行性辯解。這與騎劫立法會、擅自動用公帑有分別嗎?對納稅人而言,這完全不可以接受。還有不容忽視的,是銀行、融資市場都一直被誤導。

公聽會上亦有市民指出,機管局對債務上限的說法前後矛盾。去年10年,機管局話借690億已達借債上限,不能再增加。但今年初,當有人詢問機管局將如何應付工程超支、收入少於預期等下行情況時,機管局又說無問題。既然借貸已達上限,不能再借,又如何會無問題呢?答案自相矛盾。

當中不攻自破的是,690億債務上限是真的,到時機管局的獨立信用評級SACP會跌到垃圾級也是真的。至於靠什麼應付超支減收等下行情況?答案就是政府到時為其借債埋單。從公聽會上機管局代表要求市民不需理會機管局的SACP,只需看有政府包底的 ICR信用評級,就非常清楚。

市民閱讀2011和2015年的兩份滙豐三跑財務報告,發覺後者的內容比前者大幅減少。項目即將上馬,提供的數據和資料反而大幅刪減,並不尋常。看滙豐2015報告,連最基本的資料,例如機管局在那一年可以完全清還三跑債務?機場建設費,究竟又何年停收等?都沒有交待。最起碼,都應該提供一份未來10至15年的主要收支表。同樣資料,在2011年機管局的公眾資詢文件內都有提供,現在就是機密。關乎公眾利益的基建設施有什麼不可告人的機密呢?如果三跑財務方案真的可行,機管局為何不敢開誠佈公地交待相關數據?

滙豐作為最大銀行,三跑以借貸方式融資,將得益不少,表面上存在明顯利益沖突。滙豐說三跑財務方案可行,前題是政府(即納稅人)為機管局債務包底,而銀行借錢給機管局是零風險的。銀行更是樂得瓜分這份無風險的大生意。

機管局草草敷衍市民的質詢。看來,好多事實真相,要等三跑上了馬、出了事,市民才有機會知曉了!

 

原題為〈【機場三跑】立法會公聽會 機管局承認三跑融資靠政府包底信用評級 自行融資是假 政府為債務包底是真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