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橡膠子彈絕非「低殺傷力武器」

2019/6/26 — 12:47

612佔領清場時的警察

612佔領清場時的警察

醫學文獻就「橡膠子彈」殺傷力作統計(BMJ 2017)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在立法會表示「別無選擇下,(警方)以必要適當武力驅散人群」[1]。筆者嘗試以 British Medical Journal (BMJ) 2017 年的一篇學術文章 Death, injury and disability from kinetic impact projectiles in crowd-control settings: a systematic review [2] 反駁。

該文章探討 Kinetic Impact Projectiles (KIP) 對受害者構成的的傷害,其中包括創傷嚴重性,永久傷殘風險,與死亡率(KIP 俗稱橡膠子彈,其中也包括布袋彈、塑膠子彈和 baton rounds 等武器,估計種類超過 75 種)。

廣告

首先,什麼是 British Medical Journal (BMJ)?

英國醫學期刊 (BMJ) 是一份歷史最悠久且具公信力的綜合醫學期刊。

廣告

“The BMJ is a weekly peer-reviewed medical journal. It is one of the world's oldest general medical journals. Originally called the British Medical Journal, the title was officially shortened to BMJ in 1988, and then changed to The BMJ in 2014.The journal is published by the global knowledge provider BMJ, a wholly owned subsidiary of the British Medical Association.”[3]

什麼是 systematic review?

Systematic review(系統綜述)是 literature review(文獻探討)的一種。方法是搜尋過去某段時期內相關文獻,然後從中抽取合適數據,進行分析。好處是可以整理及回顧現存的文獻資料,集合更多的數據,務求得出更客觀的結論。

該學術文章重點:

文章總結了 27 年來「橡膠子彈中槍者」的受傷數據。作者從 3,228 個記錄中嚴選 26 篇相關性高的文章,一共分析了 1,984 名中槍者的資料,其中包括 2,135 個傷患(同一名傷者,可以因一次或多次中槍而有多處傷患)。當中有 3% 中槍者死亡,近半是因頭部或頸部中槍而死亡。 生還者中,有 15.5% 「永久傷殘」,其中失去視力最為普遍(87% 的「永久傷殘」是「失明」)。71% 的傷患屬於「嚴重受傷」。

文章挑戰「橡膠子彈是低殺傷力武器」的說法,並指出「橡膠子彈不適合用作「人群控制(crowd control)」,因為準確繩低、而且殺傷力過大。最後,作者在 discussion 強烈建議對 crowd-control weapons(CCW)制定國際指引。

筆者根據文章的受傷數據,整理出以下圖表:

 橡膠子彈傷者數據
 人數百份比
總受傷人數1,984
中槍死亡53/1,9843%
因頭頸中槍而死亡26/5349% (近半死者是頭頸中槍)
永久傷殘300/1,931 (1931名生還者)15.5%
失明261/30087% 的永久傷殘是失明
傷患數據(同一名傷者,可以因一次或多次中槍而有多處傷患)
合共傷患數目2,135
嚴重傷患1,521/2,13571%
眼部受傷數據
眼部受傷人數310
失明者人數261/31084% 眼部受傷者最後失明

6.12 後,各大傳媒紛紛刊登示威者頭部受槍傷的照片,反映該文章的結論「橡膠子彈不適合用作人群控制」並非杞人憂天。上述數據已經清楚表明,近半「死亡個案」與大部分「永久傷殘個案」皆因頭部或頸部中槍所致,而眼部中槍者中有 84% 最後永久失明。有 6.12 現場急救員指出不少傷者是頭部中槍 [4],反映警方使用了遠遠超出「驅散人群」所需要的武力。新聞片段中警員以水平角度向示威者開槍 [5],是否代表刻意射頭部,甚至存心下殺手?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聲稱 6.12 全是使用「全是低殺傷力武器」,此等言論絕對站不住腳!

今次槍傷受害者中會否出現永久傷殘,還待時間揭曉(甚或我們根本無從知曉,因為可能有傷者害怕到公立醫院求醫)。大家必須緊記,6.12 受傷的多是年青人,傷殘是一生之苦。對年青人下 3% 殺手,15.5% 傷殘詛咒,下令行兇之人一定不是慈母!

開槍,即使是橡膠子彈,絕對不適當!

感謝立場博客「眼超超醫生」為我們講解了英國當兵時學會的「處理示威時的交戰規則」[6]。「什麼時候用有可能殺死人的武器,例如橡膠子彈等等呢?」他解釋,粗言穢語、投擲雜物一律不成立,投擲燃燒彈也不一定是合理原因,可見門檻之高。 6.12 那天,有政總門口示威者疑似向警察投擲雜物,當中可能有磚頭,筆者暫時無法證實。但雜物與橡膠子彈,是實力懸殊的武器,有著嚴重不對等的殺傷力

開槍,即使是橡膠子彈,絕對非必要!

另一邊廂,盧處長說「發射了數發橡膠子彈」,究竟是多少發? 如果警方內部也不知道的話,那是嚴重管理問題。我更擔心的是真實數目太驚人。在民怨沸騰下,不敢公開。根據傳真社調查,到目前為止估計開了 6 槍 [5] 。當日在傳媒監察下,執法者依然表現出極度不專業的言語及行為,又使用遠遠超出「驅散人群」所需要的武力。這不免令人有「洩憤」多於「執法」之疑!試問一班手拿高達 3% 死亡率,15.5% 永久傷殘風險武器的「洩憤者」,是何等災難!不幸中之大幸,是(暫時)未有人因中槍而死亡,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在警民關係惡劣的時代,警察再一次被政府「祭旗」,誰能保證類似事件不會重演?誰能保證下次不會發射實彈?

由此可見,李局長「別無選擇下,(警方)以必要適當武力驅散人群」的說法絕對不成立。人權組織國際特赦更赦針對 6.12 警暴發表了一篇名為「遊行時執法的反面教材 」(How not to police a protest)的文章 [7]。616 遊行過後,李局長依舊開啟「錄音機模式」,是否覺得 200 萬 +1 人遊行仍然不心息,渴求更大型的民眾運動才滿足?

香港人千萬不可輕易放棄、遺忘追求真相!

我們一定要傾盡全力,爭取成立 612 獨立調查委員會!

 

參考
[1] 〈【警暴】回應民主派質詢 李家超:警方別無選擇用必要適當武力驅散人群〉立場新聞 2019/6/19 — 11:57 
[2] “The BMJ” Wikipedia
[3] Rohini J Haar, Vincent Iacopino, Nikhil Ranadive, Madhavi Dandu, Sheri D Weiser Public health Research Death, injury and disability from kinetic impact projectiles in crowd-control settings: a systematic reviewBMJ open Volume 7 issue 12 December 2017
[4] 〈無定向學堂:警權無限大?如何定邊界?〉明報 2019/6/16 
[5] 〈【政府】「吐血青年」現身闢死訊 站著也中槍 警察15分鐘水平角度向示威者開火最少17次〉傳真社 21 June 2019 (accessed on 22 June 2019 10:42 am)
[6] 眼超超醫生〈處理示威時的交戰規則〉2019/6/14 — 10:44 立場新聞
[7] How not to police a protest UNLAWFUL USE OF FORCE BY HONG KONG POLICE Amnesty International 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