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檢視教會領導層選任制度(三)— 空殼堂會造成的假象

2017/12/30 — 15:40

原則上任何選舉活動的相關規章必須有一定程度的系統性、嚴謹性和法理依據,以確保選舉過程的公正、公平、公開和透明度。 話雖如此,香港《選舉管理委員會條例》本來已有法可依,不過別有用心的人還是可以利用選民登記制度上的漏洞,做出違法不公的事來。 2011年區議會「種票」的「1屋7姓13票」事件,引起一連串軒然風波,最後廉政公署成功檢控有關人士,以及2016年立法會資訊科技功能界別選舉的涉嫌「種票」舞弊行為等,都是近年政治現實上選舉活動的枉法例子。 由此可見畢竟人心狡詐奸猾,往往為圖選舉取勝便想方設法得逞。 有關宗教團體選舉制度引發的「違規」事宜雖然不一定構成「違法」,可是「空殼堂會」所造成的選舉假象,有悖情理和教會信仰道德,對於有良知教友來說絕不能容忍。

事實上香港宗教團體的選舉制度並沒有法定的統一化標準,以挑選合適的教會事奉人員而言,資料顯示,「當初教會用抽籤形式,現今教會用委任、推選、一人一票選舉等多種不同形式」來處理(註)。  筆者所屬的香港路德會選任領導層規章內容並不十分嚴謹和精準,但是理論上行事時必須本著信徒應有的忠誠虔敬本份,保持公正、公平、公開和透明度,不僅是向教會內眾弟兄姊妹交代處事公允無私,更必須在教會好管家的「選賢任能」方面做到合乎聖經訓誨:「監督既是神的管家,必須無可指責,不任性、不暴躁、不因酒滋事、不打人、不貪無義之財;樂意接待遠方人,好善、莊重、公平、聖潔、自持。」(提多書1:7 - 8)

按照筆者所屬教會的會章規定,總議會是教會最高權力機構,由轄下每個堂會派出兩位代表為合法投票人所組成,選出教會領導層掌管教會的管治權。 換句話說,堂會就是總議會的「權力核心組成單位」。  正因如此,從爭取足夠票數贏得選舉的「教會政治」看,教會內不同「山頭」主事人必須凝聚小圈子內的堂會單位數目,擁有過半選票的政治力量,才能在選舉中勝出。 從傳道事工的角度看,每個「堂會」都是地區性的「宗教禾場」,秉持著耶穌基督的大使命傳廣福音,培育信徒,引人認信歸主,相信這是教會每個教友所認同的。 可是,在「教會政治」中,「堂會」卻是隱含著取得教會領導權的現實意義。

廣告

事實上,每個堂會的建立必須經過一定的審核程序才能被認可成為教會轄下的合法單位,有關條件包括:足夠的牧養人員、一定數目的教友和自養自足的經濟能力等。  可是,一些堂會由於種種原因,例如財源拮据、經營不善、教友人數銳減,以至主任牧師離世或移民等情況而未能如常運作,在正式關閉前便有如徒具虛名而未能營運業務的「空殼公司」,變為「空殼堂會」,也就成了教會中不同「山頭」主事人覬覦和意圖謀取的重要「教會政治本錢」,其間所涉及的「明爭暗鬥」和「枱底交易」不言而喻!

從另一個角度看,現行規章一刀切規定不同規模大小的堂會在總議會上都有兩位合法代表,明顯在分權的比例上忽略了堂會教友多寡的代表性、參與度和話語權。 舉例說,一個有五十位教友的標準堂會單位有兩位代表,那麼,有二百位教友的堂會為甚麼也只有兩位代表呢? 筆者以為「一人一票選出教會領導層」未必可行,但是應該參考議會政治在選舉方面的「比例代表制」,一來直接鼓勵堂會之間在傳道事工上致力多多牧養教友的「良性競爭」,也間接淡化以至杜絕爭取「空殼堂會」的存在誘因。

廣告

其實筆者最關心的還是堂會的健康成長和長足發展。 筆者當然不敢武斷指稱堂會的興旺衰落與負責牧者和一眾教友的牧養工作直接相關,但是目睹不少堂會變成荒棄草場,羊群流失而高牆十字架下信眾漸漸離去的「空殼堂會」,還有甚麼樂於「圍爐取暖」的自我良好感覺可言呢? 那麼,如何勇於拆掉「空殼堂會」所造成的虛假現象,真正無愧為主作工,實在是值得主內眾弟兄姊妹深刻思考的重要靈命議題。

-------------

註:摘自《聖經》(靈修版)國際聖經協會1999年6月第二版 326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