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檢視教會領導層選任制度(四)「捨我其誰的擁權心態」

2018/1/4 — 6:11

資料圖片 l Lawrence OP @ flickr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資料圖片 l Lawrence OP @ flickr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紅色王朝的習大帝掌控大權,不單盤踞著最崇高、最顯赫和最重要的位置,也在其他被視為關鍵的範疇內佔著領導職位,以確保其影響力遍及黨政軍各個環節,十個指頭直接或間接的伸進不同政府機關,不容任何政情國事在指隙間未經其介入便輕易放過。

習近平身為國家最高領導人,至少有五個正式職位,最為人熟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主席、中國共產黨中央總書記、中國共產黨政治局常務委員、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以及中國共產黨中央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 不過,習近平其實同時兼任中央軍委聯合作戰指揮部總指揮、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組長、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組長、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等多個專責工作小組組長,計算起來合共身兼十三個職位,「是中共執政以來身兼職位最多的黨魁」(註一)。

廣告

這當然是政治上攬權獨裁統治者的一貫做法:享有最高榮譽的同時必須掌握最全面和最徹底的管治實力,正是政治上寡頭集權制度的醜惡面貌,不僅在內地可見,在國際上其他專制國家也屢見不鮮。  筆者以為,盡量獨攬權力的「捨我其誰?」思維源於個人的驕橫自大,以及對別人毫不信任的心態。 其實,這樣的人性惡劣弱點在宗教團體的領導層選任方面同樣呈現出來,造成過度集中權力在少數人身上,以至獨斷專橫的不良現象,令人不禁質疑是否符合聖經所說「善用恩賜、各盡其職、彼此相助」的訓誨。(以弗所書 4:11-16)

以筆者所屬教會的香港路德會為例,執行部七位成員「佔有」著教會大部分重要單位的領導權。 資料顯示屬於教會轄下的教育服務單位共有30個,包括:神學院1所、中學6間、小學6間、特殊學校2間、幼稚園6間和幼兒園9間,即是說屬領導職位的院長/校監共有30位。 可是,執行部七位成員合共分享其中的24個職位,即有八成的教育服務單位最高領導職位由執行部成員所「佔有」。 再仔細分析,會長、第一副會長和第二副會長三人便「佔有」19個職位,包括:會長是兩所中學和兩所小學的校監、第一副會長是一所中學和一所幼稚園,以及九間幼兒園的校監、第二副會長是神學院董事會主席、一所中學、一所小學和一所特殊學校的校監,即是「佔有」整個教會轄下教育服務單位近三分之二的領導職位。 這是應該有的必然安排嗎?

廣告

有人當然可以「理直氣壯」的辯稱如此安排並沒有違反會章所規定擔任職位的上限數量。 可是,擔任多個重要職位和負責不同職務涉及個人能力、精神健康、專注處事和時間管理等條件,而能夠克服這些限制才真正能夠稱職而有效的發揮領導能力。 否則,利用章程而「合法地」享有領導人的權力和榮譽而到頭來只是「尸位素餐」,甚或「瀆職失責」,這是會內一眾教友所認同的嗎? 更重要的是:這是上帝所悅納的嗎? 

從教會組織角度看,不同職分的人,「使徒、佈道者、先知、教師和牧師一起配合管理和牧養教會;各人又照信心、愛心的程度互相服事及代禱,使教會成熟、神得榮耀」 (註二)。  這樣的協作、共議、配搭、分享和互相效力的精神難道不應該在教會管轄的機構內同樣發揮和踐行嗎?  說到底,筆者認為這不只是分權讓教會眾人參與和共享的問題,更深層意義在於凝聚主內弟兄姊妹各肢體的不同恩賜和能量,彼此關顧,體現共同管理教會的精神!

 

********************

註一:余杰:〈習近平的第十三個職位是什麼?〉《蘋果日報》(26/1/2017)

註二:摘自《聖經》(靈修版)國際聖經協會1999年6月第二版 332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