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檢視獄中探訪制度 助在囚者重投社會

2018/5/29 — 19:24

資料圖片:赤柱監獄,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資料圖片:赤柱監獄,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文:香港社區組織協會民權教育中心】

終審法院日前就探訪被收柙於懲教院所的等候審判或已判刑人士,頒下影響深遠的裁決。[HKSAR v Wan Thomas (溫皓竣) FACC 6/2017 及 HKSAR v Guan Qiaoyong (關巧用) FACC 7/2017] 案中兩名被告人包括開設代探監公司的東主及受聘員工,受在囚人士的家屬或朋友委託,前往收押所探訪在囚人士,其後被控以串謀欺詐懲教人員,訛稱為在囚人士的「朋友」,以獲當局安排進入院所探訪在囚者。被告人原審及上訴先後敗訴,惟終院五位法官一致裁定被告人上訴得值,相信讓懲教當局或部份公眾人士感到意外。

判辭中最為重要的一點,是如何為「朋友」一詞定義。控方認為,被告人與在囚人士素未謀面,又受在囚者的親友聘用探訪;並非法例上理解的「朋友」,違反《監獄規則》只容許囚犯的「親戚朋友」探訪的規定。然而,終院為法例中「朋友」作出更廣泛的理解:只要在囚人士自身或委託親友提出希望某人探訪、申請探訪的人是為著向在囚人士提供精神或物質支援,且在囚人士又願意會見申請探訪者,則申請探訪的人已可被視為在囚者的「朋友」。法院認為「朋友」定義甚寬闊;而在為及在囚人士能加強與外界的聯繫,有更多機會獲取外間的物質乃至精神的支援,看不到有何理由狹隘地定義朋友,這對於在囚人士的權益保障及日後更生均有重大裨益。法院裁決採取較寬鬆的定義,務求在囚人士能與外間保持聯繫,這亦有助日後他們更生重投社會,減低因被社會疏離而再次犯罪的風險。

廣告

違法者觸犯法律固然要被懲處,被判服刑已屬限制人身自由的懲罰,但所謂「懲」與「教」,可見教育更生同樣重要。對於已被判囚的人士,作為一個人,亦需要獲得親人和朋友的支持,這種支持可以是精神上的鼓勵,亦可以是物質上的支援。與外間親友保持恆常的聯繫,有助在囚者感受到支持和關愛,體會到縱使犯了過錯,卻未有被人離棄,甚至對他日重投社會,重建與家人、朋友,以至社區均非常重要。對於未被判刑人士而言,法律上不被視為犯罪者,更應考慮被收柙期間的要享有無罪人士的待遇,當中亦包括與外間恆常聯繫。

有意見憂慮裁決會否引來濫用探訪機制,增加犯罪份子濫用探訪機制、甚或大量增加懲教人員工作量,恐怕屬杞人憂天。事實上,除了申請探訪與被探訪雙方同意外,懲教署仍需審核申請者是否能有助為在囚者提供物質或精神支援,加上法例亦有就探訪次數及時間訂立上限(等候審判人士每月可獲不多於 300 分鐘探訪,探訪者可多於兩人;服刑人士一般每月探訪兩次、且合共不多於 60 分鐘的探訪,探訪者不可多於三人),並非任由任何人自由探訪。再者,若探訪能體現在囚者權利,並促進其更生,縱使懲教院所工作量大增亦屬必須。

廣告

本港除了個別懲教院所位處市區,絕大部份監獄均位處偏遠地區,囚友親屬大多要舟車勞頓,連同等候探訪的時間,花上一整天往返換來半小時或一小時會面實屬常態;對於年老親屬可謂難上加難。加上親友均要為生活奔波,上班就學請假探訪絕非易事,這亦說明衍生上述案中的探訪服務的重要性。以往曾向懲教官員反映囚友親屬探訪難的問題,當時官員竟以囚友看見家人老遠辛苦到來,大多受到感動,認為有助囚友更生復康之效。無可否認,大部份親屬均希望親身探訪囚友;惟時至今天,難道本港的懲教制度仍需要透過勞役親屬,要親友汗流浹背,以換取囚友的反思?當局能否更人性化地,為在囚者的親友提供更多的探訪選擇?

此外,囚友與外間聯繫,不僅僅只有親身探訪,更包括電話、書信,乃至視像探訪等方式。進一步想,透過電子郵件或互聯網通訊既省時又簡便,近年即時通訊軟件亦獲大眾廣泛使用,在平衡保安及防止罪行的需要後,當局又會否一併檢視引入以上在囚人士與外間接觸途徑的可行性?是次裁決喚醒本港懲教當局,有必要檢討現行各種探訪規定;期望終院的裁決為討論踏出的一小步,能促使當局為完善囚友與外間聯繫走向一大步。

事實上,現行涉及懲教署對還柙及在囚人士的規管,主要受《監獄條例》及《監獄規則》所規管,當中《監獄規則》詳盡地就署方各項法定權力,處理在囚者起居、飲食、健康及清潔、工作、通訊及探訪、違反紀律的懲處機制等等均作出規定;當中不少條文均早於上世紀八十年代訂立至今,未有參照《香港人權法案條例》作出修訂。反觀過去近半世紀,全球日益重視人權觀念,世界各地的監獄制度亦持續改革趨向照顧在囚人士權益;聯合國更與時並進,於 2015 年完成修訂《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標準規則》(Standard Minimum Rules for the Treatment of Prisoners)(又稱《曼德拉規則》,Nelson Mandela Rules)。同理,特區政府亦應參照國際人權標準及《香港人權法案條例》,全面檢視早已過時的懲教制度,確保在囚人士的權益獲得體現。不然,有關監獄制度及在囚人士的權益訴訟,只會接連出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