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歐洲人對波蘭人的偏見和笑話

2015/11/12 — 6:12

上世界40年代的波蘭小孩 (資料圖片)

上世界40年代的波蘭小孩 (資料圖片)

李光周老師後來幾年親切待我,讓我有機會接觸、學習考古學,扭轉了原先的無知與荒唐態度.二年級到三年級,我經常在台大考古系所在的「洞洞館」出沒,三不五時就會碰到李光周先生,他都還記得我,都會把我叫過來問幾句話、說幾句話。我大二暑假時,李老師還破例讓我跟他們系裡的學生去鵝鸞鼻考古。當然那個時候我看待考古學的態度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透過李光周先生,我因此而有機會實地去從事考古。容我特別提李光周先生,我大學畢業第二年,還在鳳山當兵,突然接到李老師過世的消息,他那時候還不到五十歲。

廣告

我有幸曾經在田野中幾次進出。想想:一個歷史系學生,因為考古學成績太差,無法如願轉系,這位考古學出身的老師卻願意這樣帶我、鼓勵我,因為李老師和後來的張光直老師,讓我不只熟悉了考古學,而且對於考古學有了深切的感情。

今天,台大沒有「考古人類學系」了,改名為「人類學系」,將考古學納入為人類學中的一支,不再另外突顯出來。其實,當年的「考古人類學系」名稱,反映了中國特別的狀況,也就是考古學的強大。考古學為什麼特別強大?因為李光周老師的父親李濟那一輩的驚人考古成就,建立了這門學科的自信與地位。

廣告

聽過這樣一個笑話嗎?可憐的波蘭人,在歐洲的刻板印象中,波蘭人最笨,所以許多笑話都以波蘭人當主角。光是用「需要幾個波蘭人才能換一個電燈泡」開頭,都能衍生出幾十個笑話來。

另外一個普遍通行的笑話,是在波蘭發生空難,飛機墜毀,波蘭軍警趕往救援,波蘭電視新聞即時報導,記者緊張激動地對著鏡頭說:「太悲慘了!太悲慘了!到目前為止已經挖出一千三百多具罹難者屍體,而搶救工作還在進行當中,仍未完成!」

一架飛機失事,為什麼會有一千多人罹難?喔,原來是飛機撞得太深,撞進了一個考古遺跡,但波蘭人搞不清楚!

這個笑話一方面反映了歐洲人對波蘭人的歧視偏見,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對於考古學的偏見──把地底下的骨頭挖出來,算學問嗎?考古學在西方,都是一門晚起、晚熟的學問,晚到十九世紀中才正式成立。

西方考古學是在十九世紀中成熟的。任何學問、知識和十九世紀歐洲扯上關係的話,就必然會沾染上那個時代的兩個看似衝突、但實則並容且互補的特性:第一,十九世紀是科學與科學主義的世紀;第二,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十九世紀又是浪漫主義的世紀。考古學在十九世紀所經歷成熟過程,也無可避免受到這兩項特性的影響。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