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歐洲人的崛起 —《資本的衝動》內容節錄之(四)

2015/1/12 — 9:00

Shawn Harquail / flickr

Shawn Harquail / flickr

以下是書中第二部分「歷史篇」中第一至三章的內容節錄:

第二部分

歷史篇

第一章:商貿資本主義簡史

…中國早於春秋戰國便已出現富商巨賈,隋朝開鑿運河貫穿南北,目的之一就是為了方便商貿。至於對外方面,亦早有陸上的「茶馬古道」和「絲綢之路」。而早於唐朝期間,阿拉伯人(當時被稱為大食人)的商船亦已沿著「海上絲綢之路」抵達廣州。唐、宋以降有著名的徽商(以安徽為基地),而明、清期間則有著名的晉商(以山西為基地)等。但另一方面我們亦看過,「以農為本」的中國乃「天朝大國、不假外求」,因此中國商人的社會地位一向不高。他們雖然富有,但從來未有掌握實質的政治權力。而相對於全國龐大的自足性經濟而言,他們的活動規模(以今天所用的 GDP 推算),亦只佔其中很小的一部分。

…自公元八世紀至十七世紀期間,威尼斯所建立的海上貿易王國,較千多年前的腓尼基王國可謂有過之而無不及。亦正於這個時期,「借貸經營」成為了常規而非例外,這是因為大規模的遠程貿易往往需要大筆的資金,成功的商旅於是可以將多餘的資金外借以賺取利息。就是這樣,金融資本主義應運而生,而佛羅倫斯的私人銀行家麥迪奇家族 (House of Medici) ,便因此成為了富甲一方的世家大族。


第二章:歐洲封建制度的興衰

…對封建制度帶來致命一擊的無疑是由中國所傳入的火藥。在黑死病之後不久,火藥被歐洲人廣泛應用到戰爭之中。在以往,每個封建領主都擁有堅固的城堡,而用傳統武器攻陷它們是極其困難的事情。但有了由火藥發射的大炮之後,國王終於可以將這些封建藩屬逐一剪滅,從而建立起中央集權的專制王權 (absolutist monarchy) 。不敵槍炮的「騎士制度」,亦因此成為歷史陳跡。不少佃農的主人,亦因此由封建主 (feudal lord) 變為有地但無實權的地主 (land lord) ,一部分佃農更變成了只向國王直接交稅的自耕農 (peasant proprietors) 。

相對於農村經濟的主導地位下降,以商業為主的城市經濟在這段時期卻獲得很大的發展。這些發展主要得益於跨區貿易的大幅增長,而這又與區域分工(如意大利的玻璃、法國的葡萄酒、英國的紡織、北歐的穀物等)和手工業專門化(透過了各種工匠、行會的成立)互為因果互相促進。作為貿易的促進者,一些城市更成為了跨國信貸和貨幣流動樞紐,例如上一章提到的意大利北部城市熱那亞 (Genoa) 便是其中的表表者。

廣告


第三章:新航道開辟與全球掠奪

…對於歐洲人來說,「新航道探索」都是值得廣為稱頌的英勇事跡。但對於歐洲以外的世界各族人民來說,這是一個為期達五百年,而至今仍未能完全擺脫的噩夢的開始。

首當其衝的是非洲和南、北美洲的原住民。前者的人民被掠奪之外更被販賣為奴隸,而後者 — 包括北美的「印弟安人」(因哥倫布以為抵達印度而誤起的稱謂)、墨西哥的阿茲提克文明 (Aztec civilization) 、南美洲的印加帝國 (Inca Empire) 等 — 則更遭遇到滅族的悲慘命運。很快,挾著「堅船利炮」的歐洲人即遍布全球:葡萄牙人於1511年佔領馬六甲、 1557 年佔領澳門、 1565 年西班牙人佔領呂宋、1642年荷蘭人佔領台灣、 1815 年英國人佔領錫蘭、 1824 年佔領馬來半島、 1842 年佔領香港、而於十八世紀末即被英國殖民的澳洲,其原住民亦遇上近乎滅種的命運。(塔斯曼尼亞的最後一個原住民於 1876 年逝世。)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