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歐洲街頭賣藝賺回來的動人故事

2015/3/6 — 14:50

每年夏天,街頭賣藝讓我在歐洲旅行時,賺到麵包和玫瑰。麵包讓我軀體充飢,令我有力遊覽;玫瑰為我靈魂充電,令我有力在人生路前行。充飢的故事大同小異,相信我不說你也想像得到。靈魂充電的故事可篇篇小同大異,我不說你真的意想不到。動物都是夏天辛勞工作,儲蓄足夠食物捱過嚴冬。我也不例外,夏天在歐洲的街頭收集種種動人時刻,為日後心靈的寒夜緊守的正念。

驚險,回看都成笑料

亞邦帶著結他和錄製好的首張唱片出發,第四站來到慕尼黑。這個德國南部富裕大城,遊人絡繹不絕,街頭藝人可以在這裡賺到不錯收入。亞邦有天在不知情下,在限定可以賣藝的地方以外表演,而被帶上警車送去警局。到達警局,亞邦先被充公全部賣藝得來的打賞。他只好和眾多硬幣和可以換來的晚餐含淚道別。落完口供,警員叫他在口供紙上簽名。人在外地,雖然自己沒有做過壞事,但驚慌起來也是人之常情。最後警員友善講解口供紙的內容,亞邦總算明白,除充公金錢外,就沒有其他後果,於是就簽了名。警員告訴他可以走了,但亞邦問:「亞Sir,你充公哂我嘅錢,我無錢坐車返hostel。」警員笑著回答:「唔緊要,我依家帶你去可以賣藝的地方,你賺到打賞就可以搭車返去。」這並不是笑話,亞邦真的這樣賺車費回定。

廣告

是我幫人,還是別人幫了我?

在芬蘭赫爾辛基,我們試著在地鐵大堂賣唱A Cappella 。在人潮川流不息中,總有些路人聽下靜聽,向我們報以微笑肯定,或者給我們打賞。把練好的四五首歌聽過後,收獲沒有想像中好,我們打算另覓地方再表演。就在這時候,一對母子走近。原來她們在月台已經隱約聽到歌聲,沿著行人自動電梯上大堂,歌聲越來越清楚,在空氣中飄揚的音符,令平常患有自閉症的兒子有了些微反應。於是媽媽就改變本來的行程,帶兒子去找尋這些妙樂的來源。

廣告

媽媽找到我們,看到我們正在執拾,問我們可否為她的孩子再多唱一兩首。我們想看看孩子,但他一直站在媽媽背後,直到媽媽把話說完,小孩仍是大隱隱於母親的身後。這上天派來的邀請,可以祝福面前的兩個生命,我們立即重整隊型,再把歌曲一首一首,為這兩位特別觀眾演出。這次我們的回報不只是掌聲和打賞,而是這位有特殊需要的孩子,由起初我們完全看不到他,到第二首歌伸出小眼晴來偷看。到第三首歌露出半個身體,到最後整個小天使都顯現了。我們歌聲有幸地祝福了他人。想不到街頭賣藝在發放歡樂之外,還可以陪伴觀眾的心靈走一段溫暖的路。而我們也意想不到,街頭賣藝給自己掌聲和打賞之餘,竟然得到如此充實的意義。

這時代,仍有情與義

在荷蘭阿姆斯特丹,除了賣藝,我們總會踩單車去看風車。Ruby在香港很少踩單車,技術有點生鏽,在去風車村途上,有時單車會越過對面線。結果意外終於發生:她迎面撞壞了對面線名貴單車的前胎。雖然知道Ruby是學生,但無奈也要€100元的賠償,自己還要貼錢去修車。我先行代Ruby付錢,她不斷說稍後會還給我。我沒有正面回答她,只安慰她沒有事了,好好欣賞沿路的風景,不要給這些影響心情。我的心正在想,不如藉這意外,給「一打人去賣藝」(我們活動的名稱)上一課。

隔天賣藝的時候,我告訴大家一個特別任務:就是為Ruby義唱一小時,看看能為她籌到多少錢,抵銷那€100元的單車賠償。我老套的說,我們是一個團隊,有麵包一起吃,打賞一起分,有難也要一起當。大家點頭回應,我們就開始像朱咪咪一樣跑café,務求在一小時內賺到這筆錢!

每間café,我們都站在門外露天的地方開唱兩首歌,一首英文一首中文,點到即止,在氣氛最好的時候收取打賞。我們「一打人去賣藝」就這樣一間一間的唱,一間一間的收打賞。相信是各人心中的情與義,洋溢在我們的臉上和歌聲中,我們收到的打賞比平時多一倍,那€100元的賠償,就這樣眾志成城籌了回來。

「一打人去賣藝」每年也有無數的動人故事,成為我人生難關時正念力量的來源。有興趣親身體驗的話,我們今年夏天也會如期出發。其中一組去 葡萄牙、馬德里、 羅馬和馬賽;另一組去塞爾維亞、保加利亞、希臘和土耳其。想知更多或報名可以去我們專頁


我們訪問刊登在芬蘭赫爾辛基當地最暢銷的報紙

我們訪問刊登在芬蘭赫爾辛基當地最暢銷的報紙

 

龐一鳴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