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歛財的醫管局

2016/8/26 — 16:4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今天忙裏偷閒,預約到大口環麥理浩康復院維修腳架。要預約是因為上次緊急維修,到訪時令閒着沒事做的義肢矯形師十分氣惱,訓示我應該未雨綢繆,平日便要預約維修,因為他們有很多事要做,沒空招呼我們這些不速之客。我那次不過是要更換一條爛了銅圈的腳架帶,頂多十五分鐘便可更換,他竟然恫嚇我說維修工場太多工作,隨時要搞到下午五點收工前才做妥,而當時只是上午十一時半左右,結果還是要等一個鐘才完事。

我當然知道他是玩嘢,特意製造麻煩出氣,但我也毫不客氣地當場駁斥,告訴他過去幾十年來,我做了不下十對八對腳架跛义,有生之年,相信頂多會做多一對,到戴麟趾維修,也不下十數次,每次當然都是腳架有不妥才維修,也得到妥善的服務,難道沒事也來麻煩人家嗎?他見我亦非善男信女,據理力爭,所以不敢造次,但還是要拖一個小時才完事。

老實說,我四、五歲已傷殘,自小出入醫院無數次,六十年來,可說見證香港康健服務的發展和興衰。感謝當年有心人如方心讓醫生的努力不懈和貢獻、醫療科技的發展和社會的進步,今天小兒麻痺症在香港已經絕跡,除非父母疏忽無知,否則有預防口服疫後,兒童絕不會患上這個病,反而偶爾會有成年人不幸感染,加上腳架義肢的造料和技術飛躍進步,除了成長期間的青少年需要因長高而較頻密更換腳架義肢外,一般的維修大多只是更換皮套皮帶螺絲一些附屬零件而已。新添的病人反而是因各類意外引致的傷殘,例如斷肢、身體矯形,但數量有數得計,以全港多間公立醫院設有義肢矯型部,現時還有私營的製造商,有關部門人手絕對不是不足應付。

廣告

相反,我每次到訪,從未見過客滿,今天下午二時到訪,亦只有我一人,至三點才見有另一個病人。事實證明,他們都是冗員,是等工作做而不是工作等他們做,太清閒只會養懶自己,為什麼不能為己為人,多點工作熱誠,為人民服務?

今次為了息事寧人,又剛好下午有時間,所以預約維修服務,但不巧又給我發現了另一弊端。今回與疏懶的員工無關,而是巧立名目歛財的醫管局。

廣告

眾所周知,香港的公共醫療服務價廉質優,本來不俗,但隨著人口的增加和老化,資源根本不足,本港醫療服務開支佔GDP的比率遠不及OECD的國家。為了幫補開支和防止濫用服務,現時政府要求每個新使用者每次支付100元,舊症則為60元,合不合理姑且不論,但我使用服務數十年,有檔案紀錄,次次到訪都是支付60元,今次卻突然要繳交100元。我詢問為何,是否加價或取消舊症,收費員答不知,她只根據電腦指示收錢,叫我問義肢修理部的文員。文員說是醫管局規定,也說不出原因,叫我問修理師;他也解釋不了何謂新症與舊症,總之每看一次後,三個月內不到訪,便當新症收費。

我問:是否為了維持舊症的收費,沒事也要在三個月內來找你們麻煩一次?他說:如果他們指定病人一年後複診,也當舊症收費。我説:除了指定複診外,根本取消了舊症,次次都當新症收費,醫管局其實是巧立名目,變相加價,事先也不諮詢和通知使用者。他無言以對。

我告訴他:我當然知道不關你們事,是醫管局和負責醫療政策的高永文的責任,我一定會投訴。

幾十元是小事,真的為人民服務,我多付一倍費用也心甘情願。但公共醫療服務是港人(尤其是中產階級)幾乎唯一的福利,政府根本沒有用心去做。高永文醫醫相衞,特意壓抑公營部門,向私營醫療部門輸送利益,上行下效,尸位素餐的人比比皆是,我的遭遇肯定並非個人獨有經驗,相信不少公共醫療服務者都有同感。

要監察政府的公共醫療服務,我們只能依靠立法會議員,現時適逢立法會選舉,除了浮誇的政治口號外,試問有多少候選人真正了解民生問題之所在?又有多少候選人真的會為民請命?

我真的好懷疑啊!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