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歡樂

2015/8/28 — 10:44

【文:曾瑞明】

《玩轉腦朋友》作為PIXAR出品,似對那種尋求歡樂、漠視哀愁的「正向思考」提出批判。「阿愁」突然成了紅人,但有趣的是,在這個瘋狂的社會,「阿愁」最終不幸地變成了「歡樂」。君不見這類標題︰「商台DJ扮Inside Out  小儀做阿愁似到冇朋友」。最終,大家都是要娛樂至死,也別忘記PIXAR到底歸於迪士尼門下。

太太一直抗拒帶小朋友到迪士尼遊玩。或許是抗拒那種中產家庭的消費文化、或許是抗議迪士尼對員工的剝削、或許是抗衡迪士尼文化上對小朋友的霸權操控。筆者帶女兒驗眼,就是問女兒看不看到「唐老鴨」、 ‘Anna’ 或者 ‘Elsa’。第一天去幼稚𡈂,老師的問題就是問「假期爸媽有沒有帶你們去迪士尼?」小朋友當然對迪士尼心癢癢。

廣告

但迪士尼就像《玩轉腦朋友》中主角的心靈世界,表面亮麗但不堪一擊。因為它的歡樂是抽離於現實脈絡的歡樂,這種歡樂當然把人世間的殘忍、不義和不公掃走,而只是盡情消費。都周六開幕的英國「悲傷樂園」(Dismaland),神秘塗鴉藝術家Banksy拍了短片。一家四口看到安檢人員、看到災難、看到公主喪生、看到狗仔隊。最大的諷刺,當然是我們已把世界變成了樂園,任何痛苦都可以成為娛樂的材料,任何嚴肅的東西都可變成「咪又係個D」——直到自己疲憊不堪,直到自己已忘記了什麼是joyful。這或許是比批判迪士尼更根本的反思。

 

廣告

作者簡介:八十後,兩女之父。香港大學哲學博士,專研倫理學、政治哲學。作品散見於六人合集《走著瞧》、《字花》、《明報月刊》、《明報》和《信報》等。現職通識科老師,並與一群老師創辦教育工作關注組,推廣公民教育和豐富通識想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