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歷史搞邊科?

2015/8/16 — 19:01

【文/相:朝雲】

學民思潮與家長關注組,繼普教中後,繼續檢視教育。中史科會否也被利用,為國教借屍還魂?

廣告

楊岳橋說,即使新朝未能抹去舊有的歷史,但會重新詮釋,舉世皆然,不同力量為營造不同記憶,都爭奪話語權。

中二後楊轉赴加拿大,歷史課由國歌開始,逐句解釋歌詞。加拿大在美國旁邊,地理種族無多大差別,歷史就要培育加拿大人的獨特身份。包括英國擊退另一殖民者法國後,如何苛待法國人、原住民。迫害結束後,締結成不同於美國,崇尚多元文化的移民國家,以維繫不同膚色的族裔,同為加拿大人。

廣告

無論民主抑或極權,都會通過教育,使人民自覺為一份子,從而生自豪感。關鍵在於有多少事實,有多少重構。例如中史每每歌頌大一統的漢唐盛世,宋則貶為積弱偏安,近來史書則為宋朝翻案。需要開放接受更多史觀,不宜偏信教科書。

香港的特色則是沒有記憶。他尚在香港讀書的年代,港英無意培育歸屬感,中史以1911年為止,香港史則更加蒼白。幸而他喜歡三國志等電子遊戲,憑著好奇心,自學認識歷史。

最後楊提到檔案法。究竟催淚彈是誰落的order?政府檔案是重要史料,各國政府皆極重視,立法不得隨便毀棄滅跡;香港卻尚非立法,搬遷政府總部,便拋棄大量檔案,他呼籲我們正視。

至於香港史,楊推薦港台節目,除了最近的香港歷史系列,還有英文的Hong Kong History with Paul Harrison。

***

程翔說儘管各國都以歷史構建身份認同,但他強調,中共扭曲的歷史教育,依然大有不同。

他憶述80年代,身為駐京的文匯報記者,幾乎去遍全國的博物館,結果大為反感。儘管朋友說往後已經有變,但過去負面的印象太深,他從此絕足。

因為中共的歷史以階級鬥爭主導,所有博物館介紹歷史文物,都成為階級剝削的罪證。

二是史實。其他國家,對歷史或有不同解讀,但中共的史觀,連史實亦難保。就像從前的《鐵道游擊隊》、《地道戰》,將抗日的真相顛倒,盡由自己邀功。實情是「一分抗日,二分準備,七分發展」。

三是歷史教訓,歷史素有「殷鑑」之功。中共卻要求七不講,歷史就失去意義,為其所用。

三是過去的中共,主張工人無國界,本不談愛國。乃因蘇聯倒台,中共為保政權,才改弦易轍。92年中央的文件才首次提愛國,94年中宣部的文件方下達愛國的指示,當年身在其中的程翔知之甚詳。他批評中共滲進歷史的愛國主義,不過為黨服務。

中大歷史系講師馬木池,則認為分別在於話語權的開放抑或壟斷。他認為中史教育有兩大危機,一是專業道德,歷史學者別為了錢,幫政府塗脂抹粉;二是民間修史,讓本來沒有話語權的人重拾話語權,打破壟斷,記錄歷史。

中史老師陳仁啟說,孔子正是以個人身份編撰《春秋》,並非魯國官方史;中國第一本正史,司馬遷的《史記》亦然。是故太史公有謂「不虛美,不頌德」,中國史學的傳統,就如徐復觀說,以道統抵禦正統。

他批評吳克儉鼓吹改革中史課程,未夠一年便倉促推行,「詳近略遠」也是誤導,因為中史的教育向來如此。訪問全港所有中史老師,逾七成老師反對利用中史,推動政治教育。

他亦提到師資問題,初中的中史科,不少由中文科老師兼教,如老師沒有紮實的根底,教學淪為照本宣科,便正中下懷。

***

黃子悅

黃子悅

黃子悅分享自己的讀中史的經驗,她的學校有十來人修讀,已屬異數,不少學校往往因修讀的學生不足,而無法開班。

她說不少人報讀中史,是因為可靠死記硬背,容易合格。如學生成績較遜,中史遂成他們的選擇,她希望能結束此定型。

既為陳佐洱口中的「毒豆」,她當然認為中史的課程改革,夾帶政權私欲。

現在的中史教育,情況雖未至大陸嚴重,但亦早已滲入大一統史觀。如提皇帝的功積,中央集權、混一天下必屬預設答案,難以捨棄不用。

她說要學生對歷史生興趣,就要讓歷史與香港毗連。她亦提倡中史考試,引入時事題,就如策論,用歷史回應當下的問題,發揮歷史鑑古知今的力量,提起學習意欲。不過更要監察其政治目的。

講座上有聽眾分享經歷,讀書時中史素謂中華威德遠播,四夷賓服。縱然亡國,外族也很快心悅誠服,甘受同化。長大後入藏,才知是另一回事,藏人對漢人非常反感。

黃子悅回應聽眾,應向藏人解釋,我們感同身受,彼此彼此,都是受害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