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歷史的道路 是由無數微塵鋪墊

2016/5/25 — 15:16

恆基近月經常到馬屎埔村附近收地,有村民及地區人士以卡板架設高台和建築物,方便守村。

恆基近月經常到馬屎埔村附近收地,有村民及地區人士以卡板架設高台和建築物,方便守村。

身在馬寶寶,恒基繼續出其狼來了的策略,虛聲勢而又不來,想是等到大家都疲乏了之日就大舉來襲吧。現場風平浪靜,身處可愛的鄉郊,人終於平靜下來,許多感想也就不湧現。

回想佔領與其後的一年,既要應付全職工作的沉重教務,教室工作又不斷,人非常忙碌。但當時的我,完全沒有鎂光燈注意,自己愛做甚麼便做甚麼,也不用開甚麼大會,一鼓作氣地做做做,心裹覺得有意義的,不計較得失,但求自己做得開心,想到甚麼便付諸行動。

廣告

到近來計劃與期望變得龐大了,埋首於許多會議與協商,也遭遇一些刀光劍影,心裹有些東西幻滅了,太多感想,行動力就減低了。政治的確是一日都嫌長,不僅是由於變化萬千,也是因為太多事件太急太複雜的發生,再親近再關心的友人只要沒溝通幾日,再見面時已經好像隔了幾座山的距離,談到近況,就已經一切不知從何說起。

從退保、小販、東北規劃、以至上庭的經驗,都深深感受到社會上有財有勢的階級如何仗勢凌人,心裹的不憤越來越深,但可說、肯聽的人,卻越來越少。

廣告

近來退保的街站義工多了,成績都好好,本來應該高興,但親身與巿民一起填意見書,卻發現一些令人感慨萬千的現實。黃昏時份,路過的巿民經過一日的辛勞工作,一般都行色怱怱,表情辛苦,不願再吸引資訊。衣着越光鮮的,就越少理會民生問題。而願意填表的巿民中,填意見表表達支持退保的意見時,我想有超過六成是連"照顧長者"的顧字都不懂寫的。

或許他們是工作太辛勞,以至執筆忘字,也或許叔叔嬸嬸們真的是不懂得寫字(的確有部份人告訴我他們唔識字)。這些所見所聞,讓我想到從前自己在校內要求學生跟服務對象談理念談堅持是多麼離地。

亦有叔叔自己填完意見書後,叫自己朋友也來一起填,他的朋友想填又不敢填,猶豫一番後,指着他們鼻喝罵:「你這個人破壞社會安寧!」「吓?諮詢期內簽個名表達意見咋喎?」說罷他朋友便拂袖而去。我們的基層與長者,一直深受社會壓逼,這些壓逼不但來自物質與權力,也是對其尊嚴與志氣的消耗,被壓迫得久,人變得膽小到連表達意見都害怕。

生活在今天的香港,我越來越覺得可悲,我們距離民主、自由、尊嚴、自由生活似乎越來越遠,當然我因此更覺自己主張的社會自強任重而道遠,不容放棄,但現在是更沉重地認識到此中的悲情與種種無奈。

猶記得,我上課時不厭其煩地跟學生說,在浩大的社會運動中,相信絕大部份人的努力都不過是使其成為炮灰,在歷史上,我們都不過是一抹微塵。然而,歷史的道路,也就是由無數的微塵這樣鋪墊而來,介入社會的人就是要有這份敢於犠牲的精神。英雄造時勢在歷史上只是絕少數的偶然。

這些說話,如今用來自勉。

 

標題為編輯所擬;小麗民主教室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