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歷史課】簡易香港史 — 土客戰爭的黑歷史

2016/5/16 — 18:22

在清帝國與大英帝國兩大帝國的帝權戰爭下,所簽下的南京條約,導致了近代香港的誕生,
同時也使清帝國多個港口開埠。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上海。

是的,香港和上海,是差不多時候出生的。這間接了引發了一場對香港有重大影響的戰爭 —— 土客戰爭(Punti-Hakka Clan Wars),或者你可以稱之為廣東內戰。有人稱它為「械鬥」,但英軍動員三千人的尚且叫鴉片戰爭,而土客戰爭一場戰役的死傷卻可達千人,整體人口損失幾乎上百萬。若要把他稱呼為「械鬥」,無疑是刻意把這場戰爭淡化。這更是歷史書上提也不提的黑歷史。

香港在這次戰爭中,直接就是戰場的一部份。因為在土客戰爭的時期,九龍和新界,也是激戰的戰場之一。廣州府志就紀錄了 1854 年的九龍攻城戰,惠州天地會的羅亞添, 攻陷了九龍寨城,當年的守將張玉堂就找香港的傭兵反攻。事源當時的上海比起廣州,更接近絲綢與茶葉的產地,處於華東更接近中原,有很好的先天條件,只是受帝國所限而無法發展,而開埠則突破了這限制。

廣告

在香港初生還很原始的年代,集中在廣州的資金、外商和產業大舉北移,生意和資金大量流失,導致靠著對外貿易維持的廣東經濟,快速地衰落。廣東有三大主要民族,分別是佔據精華地區的廣府人、山地戰鬥民族客家人,以及海洋貿易民族潮汕人。之前廣東經濟的發達,使這裡的不同民族人口皆不斷上升。但南京條約導致了廣東的資源減少,供養能力下降,在經濟變差的時候,經濟就從邊緣萎縮。居於較貧山區的客家人,受的影響也最大,之前累積的人口,變成了巨大的經濟壓力。

客家人和廣府人兩大民族,長久以來已經有很多土地與文化衝突,就像經濟不景導致了兩次世界大戰一樣,經濟不景使頻繁發生的資源爭奪,變成你死我亡的問題,繼而演變成一場爭奪剩餘資源的殘酷戰爭。客家人的武裝使廣府人也警覺起來,他們組織起來,雙方都指控對方想要將自己種族滅絕,軍隊不斷的動員,兩廣隨即陷入激烈的內戰。

廣告

過去曾經歷遷移流離的客家人成為了戰鬥民族,整個民族的組織都頗為軍事化,有如先天的民兵。例如女性不會紮腳,務農能力優秀,而且家族之間經常有戰爭,從中鍛練他們軍事能力。加上他們非常擅於修築防禦工事,懂得修築合乎戰理的城堡型要塞,也就是現在的客家土樓。

在太平天國的激發下,客家人的戰鬥潛能就完全的發揮出來。兩大民族的指揮其實都十分鬆散,都是各個家族帶領自己的軍隊隨意攻擊。手段相當殘暴,攻下對方的城堡後更會燒殺擄掠,因為根本沒有這麼多糧食去同時供養那麼多人,唯有殺掉對方的人去減少消耗。事實上,一旦失去了土地,就會餓死,不想餓死的人又加入了戰爭去搶奪別人的地,戰爭不斷的擴散。

在動亂中,天地會(是的,他們還在)更乘機而起。雖然清帝國仍在,但廣東秩序早已崩潰,陷入混戰的局面。面對擅於作戰與築城的客家人,廣府人佔據有利的地理,特別是對外通商港口廣州,使他們有較強的政經的綜合實力。特別是長年和西方人交流的經驗,使他們很快就知道怎樣利用香港支援戰爭。面對戰鬥民族,廣府人盡用其強大的經濟力,不僅在香港大量的採購軍火,廣府人的軍隊,更有各色各樣的西方傭兵與新式武器,就連英國傭兵和法國傭兵都有。豐富多元化的部隊種類,正是廣府軍隊的特色。而英國據守的香港島,則看著這場戰爭的爆發。因為有英軍的守護,所以香港相對安全。和戰爭各方做生意,提供軍火,各種軍需,而雙方也把俘虜從香港賣走南美當勞工,去籌備軍費。

這就是「賣豬仔」的來源,並開始有難民為求安全,湧入香港島。正如大家早已知道的,廢青推動歷史。而香港開埠十餘年,正是有一個三十幾歲都一事無成的廢青,考試失敗,剛好沒事做,隨便讀了一本叫「勸世良言」的論述後,受裡面的論述啟發,竟然領導客家人獨立建國。他就像以前的朱元樟,日後的希特拉一樣,展開了十九世紀規模最巨大的戰爭。

正是一個讀書無成,沒有家底的廢青,帶動了客家人的聖戰,太平天國戰爭。他就是洪秀全。

土客戰爭進入了最顛峰的時期。

[文:Cheng Lap]
[圖:多利]

原刊於光輝歲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