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死在終點前

2016/1/21 — 13:29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 文:Katie 】

接二連三的中學生、大學生自殺新聞固然令人婉惜,黯然神傷的同時,大眾更需要檢視背後潛藏的風險因素,到底事情是個人問題(personal issues)還是社會議題(social problems)?贏在起跑線不成,結果死在終點前?死,又要多麼大的決心?

一個人每日有24小時,學童星期一至五每日極有可能花1/3時間在全日制學校渡過。除了學校教育(Schooling),唔計補習,放學還有各式各樣的課外活動,訓練十八般武藝,開拓無限潛能。簡簡單單,家庭活動都要找尋教育意義,旅行都變遊學。其實香港學生唔只無間做,仲無間學,荒謬得要人提醒家長:兒童有玩樂的權利。

廣告

忘掉了為甚麼高興

廣告

發生事故,問責的矛頭直指持份者─係啦學校老師社工要多啲關愛學生、係啦父母工時長都要多啲關心仔女、唔好只問成績、係啦傳媒唔好咁現實或者鼓吹不良風氣。除了鬧爆教育制度不足,不如認真諗下、再落手解決問題。

社教化(Socialization) 之外,從學生的視角,我們的年輕一代接觸怎樣的社會文化?出生以來,仔女無得揀父母投胎。假設無前世來生,仔女、父母都第一次做仔女同做父母。觀乎香港的社會發展,知識改變命運。上一代得到成功經驗,讀書改變未來、順利在社會階梯向上爬,自然很想將最好給最好。

食聰明奶粉大的仔女,接觸資訊快過、多過芸芸網路移民,自然早熟得過份,很早就知道世界險惡。父母工時長、引入外力,每次花上洋洋幾百大元補習托管,然後繼續在外日拚夜拚,仔女就努力配合,老師受薪又要跑數操練學生。

請大家仔細想想:努力順應教育制度的篩選,成功的就必然是「人生勝利組」?一樣米養百樣人、十隻手指有長短,個個細路都係同年紀有書緣嗎?成年人仲可以劈炮唔撈裸辭,(大部分)父母無得唔做、仔女在家庭更加被決定、無話語權。父母願意放手,讓在文法學校(grammar schools)上學的迷茫子女,選擇職業導向的應用學習(applied learning)嗎?還是繼續留在課室困獸鬥,發呆放飯又一日?

呢個時候,你可以鬧老師、社工番工唔夠盡力幫學生確立人生目標?其實佢地仔女都要搵補習,自己識都無時間教,或者同好多打工仔一樣:放工攰到唔想用腦、唔想教。正常人有心事會同信任的人講,但老師社工的面孔年年轉,關係容易建立嗎?爸媽又工時長,又未必想跟朋友示弱。好啦,發現問題、出事,可能已經為時已晚!

互相折磨,冤冤相報,何苦?

當我們只看到成功

現實中的教育功能是為應試又托兒,年輕人在理想的學校教育就得知識學做人。

大部分學生的社會體驗有限,未知不同工種的存在,難免「我的志願」只想到醫生護士老師。追趕進度的教學、突然重視生涯規劃一下,就可以為莘莘學子找到人生目標嗎?

當尋夢成為潮流,很年輕的觀眾都竟然很代入感,明顯是一個警號,提醒社會要再轉型。或者,在變態的社會,有意識地做所謂廢青,不按規範努力向上,可能更是珍惜自己、疼愛自己的表現。

香港人生活太忙,番工番學仲要追時事睇投資,在一個日趨荒誕的社會容易令人選擇麻木,日日籌款式逼巴士地鐵、令人受氣燥底。懇請你,當你感覺被需要,請用一點原本閒來食花生的時間,全心全意理顧一下身邊人,可能你的少少善意不經意點亮那個人的一天,扶起一個乏力的人。你我的精神健康,由每日的一個微細舉動開始,唔駛太複雜。

最後,願逝者安息,生者節哀,突然破碎的家庭得到支持與安慰。

 

作者資料:偏愛文字,時浮時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