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母親節感言

2017/5/7 — 12:55

電影《東京鐵塔:我的母親父親》劇照

電影《東京鐵塔:我的母親父親》劇照

母親節前夕,聽到一宗不知應該孰悲孰喜的真人真事,教人哭笑不得。

話說有個青年最近喪母,遺下兩層市價總值三千萬元的住宅單位和存款五百萬元,令他一夜致富,猶如中了六合彩 一樣,欣喜若狂。他的豬朋狗友更登時起哄,替他高興之餘,亦不忘攞着數,要求請吃飯慶祝有之,乘機賴債小額借款(一萬幾千)一筆勾銷有之,總之橫財從天而降,人性盡露,本來一宗應該是悲傷的事,竟然諷刺地也吊詭地變成喜劇,皆大歡喜,老人家真是「死得其所」了。

生老病死,本是人生必經之路,死者已矣,能夠令生者歡欣,擺脫物質條件匱乏的壓迫,在無錢萬萬不能的俗世社會裏相對活得更加自由,從心所欲,未嘗不是一宗也屬「遺愛人間」的好事。但不是說母愛無比偉大,對子女的照顧和付出無人能及,一生劬勞,永難回報嗎?何以屍骨未寒,追思還來不及(更不要說什麼哀傷了),便急不及待為物欲的歡愉大事慶祝呢?

廣告

馬克思說,人性是社會關係的總和,端的說得沒有錯。從來就沒有抽象永恆不變的人性,一切都是社會歷史發展的產物。簡而言之,有什麼社會,便有什麼人性,上述的個案,其實並非特殊,不必大驚小怪,反而有一定的普遍性,反映出香港作為現代極端資本主義商業化社會,現實生活迫人,人心乖變不古,人慾橫流,傳統的道德倫理早已解體淪亡,支離破碎,不復從前了。

下層建築決定上層建築,基本上沒有錯,一個家庭、一個社會、一個國家,莫不如是。不要以為只有生㓉於水深火熱的普羅大眾才會財迷心竅,其實富豪因財失義的例子亦俯拾皆是。賭王分了家,娛樂新聞便失了他的蹤影,他每年生日一天到晚營營役役來回幾房不知是苦差還是樂事的八卦新聞從此絕迹,目下只見其子女的緋聞充斥於報端,相信和老頭子關係最親密的人,非其貼身服侍看護莫屬。九十年代我主編的雜誌訪問過城中千億富豪的兒子,偶爾談到其父的退休問題,欲言又止,多次刪改,反映其內心矛盾至極,既想財權盡早轉移,取而代之,又恐引起老父疑慮,有所誤會,隨時改變未來遺產的分配。為此,我寫了一篇短文「富豪的兒子」,指出富二代其實普遍都有希臘神話描述的「殺父弒母」情意結,要不是過分自卑,因而刻薄寡恩,就是極度狂妄,目中無人,戲言他們要治療心理鬱結,解放自己,成為獨立自主的個體,最佳辦法莫如「殺死」自己的父母。殊不知一語成籤,殘酷的現實很快便將我的戲言變成事實。

廣告

如果沒有利害關係,人際和社會關係肯定會變得更加和諧。我不會怪責下一代,因為時移世易,他們的世道人生大不如前,機會難得,老而不霸着毛坑,基於生存法則,自私的基因自是發揮得淋漓盡致;但我也不會寄望下一代,因為求人不如求己,天助自助之人,自己也不愛自己,誰來愛你?每個人都應該為自己打算,縱使不願意,也不能不承認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是真理。

因是之故,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經濟基礎,財政獨立,因為沒有足夠的物質條件,做人就要仰人鼻息,俯仰由人。

自由是對必然的認識,信焉。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