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每區都有朱婆婆,對施政者就拾荒群體處境的一些建議

2017/7/2 — 17:09

作者供圖

作者供圖

【文:鄧永謙 關懷貧窮學校事工主任】

上個月中發生了拾荒長者被食環署票控無牌販賣一事引來全城討論,最後在食環內部商討及輿論壓力下,終以取消檢控朱婆婆告終。事件雖然平息了,轉眼又已被人遺忘,食環如常繼續他們的執法工作,拾荒長者繼續他們誠惶誠恐的執紙皮生涯,有人說根本就不應要一把年紀的長者從事如此艱苦的拾荒工作,政府應該要全面考慮研究在長者的生活中他們的真正需要,而不是只增加他們的高齡津貼及降低資產審查,人到了這樣的年紀,錢並不是他們最著緊的東西,而不論甚麼年紀,都會重視的就是如何活得更有尊嚴…

如何活得更有尊嚴? 正正在施政者傾向較保守嘅理財方案時,我們不能期盼他們會全面檢視長者福利和權利的政策,但在一群有氣有力、不論貧富的拾荒長者工作的背後,反映著他們覺得這工種給他們還有空間去為自己,為家庭付出一點力量,去呈現他們的愛,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更需要在現實的處境下為一群拾荒長者增取權益,以保障他們在工作時所遇到的困難和張力得以解決。而我想說的是,每區都有朱婆婆,而且他們並不只是面對食環執法之間的張力,還有很多大家不會關注的處境和問題他們正在面對中,關懷貧窮學校就多年落區接觸街坊的情況,整合了一些建議予施政者,請官員發有關部門可以認真考慮有關的建議,以保障拾荒長者的處境 :

廣告

1) 在食環執法層面,以現時的執法程序中,能否針對拾荒群體訂下一個特別的指引,如下 : 

a) 與地區社福團體合作,開設長者外展隊,接觸該區的拾荒長者,了解他們的狀況及作出數據統計,掌握了解該區從事拾荒工作的人數,然後從調查結果下制訂食環職員對拾荒群體的執法指引。

廣告

b) 現時對任何阻街情況的執法過程,大多是以口頭警告後如不理會,會貼上一張清場告示,再不理會然之後才會清場。當面對拾荒長者時,會否將口頭警告的次數增加多次,或告知社福團體代為跟進,避免食環與拾荒長者的正面衝突? 設立社福團隊的外展隊正好有成為中介的作用,食環職員不能成為勸導及安慰的角色,外展隊正好成為緩衝,令社區更有系統地亦更人性化地去處理阻街執法事宜。

c) 同樣地,有時食環署是收到區內居民或區議員投訴下才會對拾荒者作出票控,亦可以用(b )項的措施去處理先,這種做法,不但可解決了懷疑職員選擇性執法的做法,並且令區內不同的持分者有清晰的指引亦可以令彼此更能共存於社區。

2) 關懷貧窮學校於2016年1月訪問了127名在不同地區進行環保回收工作的對象。發現有85%拾荒者為60歲以上,其中更有30%為80歲的長者。他們有98%主要是回收紙皮,但是當中願意透露自己收入的51%受訪者當中,35%月入只有1000元以下作維生。此外,接近4成(37%)表示因拾荒而受傷,35%表示最常受傷的為手部。他們的拾荒工作環境比想像中艱苦困難及危險,他們面對的工作處起是 (3D類別) : 

1) Dirty 不衛生,易感染細菌
2) Dangerous 工作處境危險,易生意外及身體受傷
3) Difficult 艱苦,勞力遠超過工作者身體所負荷到的。

我們就著這3個 D 的情況對施政者有以下的建議 :

Dirty & Dangerous - 這兩點必須要一起去討論,不是說拾荒者的身體不衛生,而是他們所接觸的物質和地方都是佈滿污水和細菌,對於一位長者來說,很容易因一些小傷口而感染疾病,而往往拾荒者因為怕阻塞行人路又怕被食環驅趕而被迫走入後巷處理紙皮,這樣不但令他們處於一個不衛生的環境,更令他們處於危險的狀況,有可能會被賊人搶劫或造成傷亡。除了後巷的危機,拾荒者需要面對馬路的危機,就以下報導我們可以看到 : 
 
- CCTV揭的哥撞拾荒伯後落車檢查車頭 見死不救

- 拾荒婆婆慘遭的士撞死 警發衣著相急晤親人 

- 窮人悲歌!推手推車過馬路 拾荒婆婆遭撞斃

- 【拾荒者車禍】公主道推車仔 Audi撞死拾荒翁 

看到以上的報導,相信只是冰山一角,我們還想有更多的拾荒長者遇上意外嗎? 導致這種情況的發生,是因為他們沒有一個安全的空間可以去處理紙皮,我們認為,有以下的方案可以建議 : 

a) 建議提供一個安全的空間容許給拾荒長者整理紙皮,每個地區都有為數不少的公園或休憩處,如油尖旺區就有大小公園遊樂場103個,可在每區選定一些市民使用量較低的公園,劃一部分空間用作給予拾荒者使用,可每區的不同位置設置安全點,可方便他們來往街道收集紙皮的工作和前往回收舖頭的路程。至於公園的使用量若政府沒有實則的數據,亦可與區內社福團體合作調查統計數字,相信並不困難。

b) 在區內的垃圾站附近或在回收舖頭附近尋找可停留的空間,讓拾荒者有地方整理紙皮。

c ) 不過最重要是需要市民同樣地願意接受和尊重他們的工作,同樣地,若施政者不願意認同他們作的是一種工作和對社區有貢獻時,以上的方法都無法落實。所以在教育層面,向大眾教育環保回收工業和拾荒者密不可分的關係,及他們的工作對社區的影響性是十分重要的。建議這方面可讓區內社福機構負責教育工作,進行公民教育,接受和肯定拾荒群體在環保回收工作的貢獻。

d) 就以巴西為例,巴西不少民間組織如MNCR 及ASMARE (Association of Paper, Carton and Recyclable Material Pickers已積極推動回收業,是一個全國性的運動,MNCR機構是300位回收者協會及合作社的代表,他們的工作重點是規範回收業,使回收者更能受社會包容,能享有在住房,醫療,教育和工作需求方面的公共資源,支持工人在可回收材料加工各個方面上的積極參與,並且受政府承認,於2003年成功推動Inter-ministerial Committee for the Social and Economic Inclusion of Waste Pickers 成立。而ASMARE有200個拾荒者會員入了管理系統後, 這措施使他們的薪酬有所改善,令他們月入達HKD$4,165 (賣回收回來的物料)。但這些民間組織經常面對資金及資源短缺的問題,而巴西政府會與民間組織合作,政府有把拾荒者納入全市廢物管理系統,為其提供回收的據點、分類的中心及貨車去運送物資。 當然更重要的是,政府會為其提供借貸及資金協助 。由巴西的例子可見,儘管在座這裡很多的民間組織,會積極協助環保先鋒,亦需要政府的支持及參與,才能事半功倍協助到他們。

3) 2005年,據環保署估計香港廢物收集商超過468間…回收物料有九成以上 (接近240噸)會被運往海外經循環再造 。2015年,有傳媒統計回收商的數字報稱350間,當中有可能已有接近過百間的回收商面臨倒閉或轉換經營模式 。

既然拾荒群體與回收舖頭的關係是唇齒相依,回收舖的經營狀況亦值得關注,其實回收商的經營越來越困難,一來受到全球回收業整體性的影響,二來本地施政者不重視支援行內的生存空間,加上商舖租金持續上升的壓力,導致很多回收商都難以營運,而行來一直希望施政者可以對他們的回收廢料進行補貼,即使不是直接補貼(即按回收物品的價格提供一個百分比例的補貼金錢支援),亦可從一些配套上支持,如需要換掉舊貨車,買一部合政府規格的新型貨車也要60-80萬不等,對僱主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負擔,若施政者不是刻意想回收行業息微的話,就應該加強正視對他們的支援。而全球的回收業,在很多的已發展國家都有對回收業進行補貼,因為大家都會認同回收工作是協助政府和國家去處理廢棄物問題,是環保回收工業鏈中很重要的一員。

在印尼﹑台灣﹑中國內地及印度等都有相關的調查及研究,証明連一些已發展中的國家都十分重視拾荒行業的發展及肯定拾荒群體對社會的貢獻。多個先進國家早於二三十年前已積極處理環保工業的推展,並為到一群從業員建立一個恢復他們尊嚴身份的系統,香港作為一個在國際間享負盛名的繁榮城市,卻未對全球關注的環保工業所重視,實屬非不能也,是不為也。若只著重發展環保再造工業,而忽略回收業界的優化,只會令回收業出口的優勢逐漸減退,從事此行業者被淘汏,令更多基層市民陷於貧窮的當中。

我們知道很多私人屋苑及連鎖集團在處理回收廢紙方面,有他們自行處理的方法及系統,但這代表我們可以抹殺拾荒長者在社區守護地區整潔及環保的重責嗎?

我們不要忘記一群年長的環保先鋒,他們過往共同建立繁榮穩定的香港,實在勞苦功高。遺憾地,社會未能為他們提供適切的支援,實在令年青一代的香港人感到愧疚,政府乃是香港人民的公僕,地區回收舖及環保先鋒兩者若能得到政府的重視和關注,必定會為行業帶來一份曙光,提升回收業水平及從業者的生活。
  
Ref : 
1) 香港電台視點31
 
2)MNCR = Brazilian National Network of Waste Pickers=National Movement of Recyclable Waste Pickers (2001年成立),機構是300位回收者協會及合作社的代表。他們的工作重點是:1) 規範回收業,2) 使回收者更能受社會包容,能享有在住房,醫療,教育和工作需求方面的公共資源 3) 支持工人在可回收材料加工各個方面上的積極參與。
 
3) Fergutz, O., Dias, S., & Mitlin, D. (2011). Developing urban waste management in Brazil with waste picker organizations. Environment and Urbanization, 23(2), 597-6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