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比較」世代

2019/2/22 — 16:41

考試試場(資料圖片)

考試試場(資料圖片)

【文:王麗賢(註冊社工)】

《美麗新世界》

猶記得曾經閱讀過《美麗新世界》(The Brave New World)一書,當時十多歲的我完全未能掌握書中的精髓,但《美麗新世界》裏人類一致地由卵子和精子生產線「生產」出來,被安排注定的社會階級,思想、行為、情感被一致化的恐怖畫面,至今仍歷歷在目。現今的香港教育何嘗不是將美麗新世界現實化?將人性統一化?

廣告

搬走了的香港教育核心價值

「快人一步,理想達到」,一句耳熟能詳的廣告標語;新年常聽到的除「恭喜發財」祝賀外,對小朋友來說,可能是:「今年考第幾呀?」對成人來說,可能是:「你升職未呢?」現今香港家長高舉贏在起跑線,其實起跑線的起點在哪?終點又在哪?筆者至今仍未能找到當中答案,不過以上的語句/對白卻存在一個共通思想:「比較」。

廣告

「比較」彷彿已成為香港教育的核心價值,用作比拼的範圍可說包羅萬有,除成績外,還有課外活動的數量、言談舉止的表達、參與義務工作的次數,甚至父母職業、每年出國旅行次數/地點……均可比較一番。不知從何時開始,教育的本意和初心似乎變得模糊了。

比較背後的意識形態

「比較」背後蘊藏著一個意識形態:追求「約制」。

中國社會喜歡利用比較而來的羞恥感控制他人,「你睇人哋幾乖,你呢?乖一陣我都偷笑喇!」「人讀書你讀書,點解你讀極都咁差成績?!」「生舊叉燒好過生你!」有趣的是,我們的比較文化已昇華到不單人比人,人和死物也可比!人們常期望透過羞恥感操控他人,達致個人目的,認為這樣才能建立「和諧」。我們常說現今青少年自信不足、欠缺自我、人云亦云、競爭力弱,相信與比較文化不無關係。

比較文化亦存在另一思想形態:渴望相同。

比較文化反映了一個追求「好與壞」、「美與醜」、「對與錯」的標準。筆者不少輔導個案,年紀雖已長大,但情感卻停留在童年受傷時,難以忘懷的傷害與「比較」充滿着關係。如不屬於「大眾」,則代表錯誤、反叛、異類,即表示需要被教化、被改造、被批判。在比較環境下成長,為求生存,叫我們不得不跟從社會任何規則,因為這叫「乖巧」;長大後我們亦不得不僵化地按指引工作,因為這叫「安全」,難怪世界經濟論壇(WEF)指出,香港創意排名已在 20 名以外。

教育初心

人之所以是萬物之靈,是因為我們擁有第三層腦:新腦皮質(Neocortex),它讓我們擁有思考、邏輯、推理等能力。

教育本是流動的,除增加知識外,更是協助人們培養獨立思考,認識自己,建立自我,從而為人生作出轉變,亦為終身學習建立基礎,以達致成長目的。「比較」卻令我們學習「複製」,限制思考,但願我們尋回教育初心,重視每人的獨特性,以謙虛態度面對「不同」。

何苦的比較

試問天與地怎麼比?龜與兔又怎較量?人最美之處在於獨一無二,獨特性令我們顯現價值,令我們經驗唯一,請讓我們及下一代再次擁有自己的靈魂,向美麗新世界 SAY N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