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比退休保障更嚴重的問題

2016/1/5 — 5:49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狄國至】

 最後看到一篇老人院瀕臨結束經營的新聞,才驚覺高齡化為會的問題原來已來到,可預期當中高齡老人的照顧問題,慢慢會為社會帶來更大的負擔。雖然可悲的是醫保沒有,退保也沒有,但本人還是相信早點討論,有利於規劃之餘,同時也可減少將來的誤會。也可以借機說說自己的感受。

廣告

首先在東亞文化圈內的社會,孝順是長久以來被推崇的德行,反過來說就是你不孝順便會被認為是失德。這點本人無意批評,因為人能盡孝確是好事,可是這儒家觀點絕不應成為反對社會共同承擔這責任的理據,因為社會制度本來就該推動人民生命安全,權利和尊嚴的提昇。但到底老人長期照顧在公共制度的領域,又是怎樣的一回事?答案很簡單,就是金錢補償和服務的提供。

先說說服務的提供,簡單說主要就是政府提供老人照顧的服務,可能是老人院住宿照顧,又或是提供人員進行居家照顧。這裡大家很容易可以看出一個很大好處,就是可以提供工作機會,但羊毛出自羊身上,當中服務的質素和投放的資源多少有很直接的關係,也可以預見以香港的環境稅制調整是無法避免,同時必然又涉及是否應劫富濟貧的爭議。另外還有一個更大問題,以北歐實施的經驗來看,除了人力資源外,各種生活鎖碎事務的補助,娛樂聯誼活動的提供還有社區化的配置也應相應配合,也就是一個有尊嚴晚年生活的提供才是制度想要有的結果。再說說金錢補償方面,大多就是一旦因需回家照顧年邁父母而無法工作,政府會提供金錢補助,或強制公司必須停薪留職,具體實行情況因地而異。寫到這裡本人就在想,一個連工時問題都可能拖延一個世代的地方,要走到這步實在慢慢長路。關於制度面的本人就寫到這裡,再寫下去相信只會徒增心酸。

廣告

本人早些日子出席一個研討會,與會嘉賓有些擔心香港財政能否承擔,有些擔心稅制改革的空間,有些擔心新一代面對經濟轉型下的承擔能力,這些觀點我都尊重也都認為他們也都是為香港在想辦法。我最擔心的,是那些樂觀地認為單靠積蓄就可應該老年一切開支的年青人。

在M記都退租領展的年代,你又期望私人老人院能以合理價格提供多好的服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