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毛記來了

2016/1/14 — 20:48

毛記電視片段截圖

毛記電視片段截圖

實我不是「毛記電視」粉絲,通常我看到他們某個製作在Facebook洗版的時候才會click去看(不是因為我保守,而是我比較喜歡看其他類型的網上節目)。這晚他們的「勁曲金曲分獎典禮」被洗版一整晚,所以看了好幾個片段,繁忙兒童合唱團唱《功課無間做》和河國榮 x MC仁唱《香港地》那兩幕,真心讚。

觀察網上生態和跟學生傾計得出的印象是,《100毛》和「毛記電視」的主要支持者群是二十至三十幾歲,印象中黑紙最流行的時候,有很多中學生擁躉(幾年後他們進入二十歲,變成「毛記」擁躉?)。這只是個人觀察的非科學結論,歡迎討論。

廣告

以下四段斜體字是寫給不知道什麼是「毛記電視」的叔叔看的,自問貼市的朋友可以跳過。

「毛記電視」其實是雜誌《100毛》的一個分支,主打網上節目,內容以惡搞主流影音文化和諷刺時政為主。《100毛》的班底就是2010年創刊的《黑紙》班底。

廣告

《黑紙》是什麼?這其實是一份只有A5 大小、內容只有兩三頁的期刊,每期售價1元,內容主要圍繞時事和流行文化。雖然每期《黑紙》版面和字數很少、售價算是很平宜,一推出便大受年輕人歡迎。對於慣了看千字文的大家來說,花1元看兩頁A5內容似乎太「輕盈」,不過這份期刊對於年輕人來說,售頜平宜而容易入口,而且十分有態度,所以大受歡迎(至少當時我接觸的學生如是說)。

《黑紙》成功之後,其班底創辦了《100毛》雜誌,內容比《黑紙》豐富,較偏重於諷刺和搞笑,它很多期的封面都是惡搞時事人物或流行文化標誌,例如特首夫人、立法會議員等。

《100毛》的班底再下一城,創立了「毛記電視」這個網上節目平台,其中不少內容是惡搞無綫電視的節目名,例如「6點半左右新聞報導」、「十大勁曲金曲分獎典禮」等。惡搞的新聞報導和流行曲主打諷刺時弊和社會現象,很受網民歡迎。出版《黑紙》、《100毛》、「毛記電視」的黑紙有限公司已經建立到盈利上可持續的營運模式。

我不是「毛記」粉絲,不過很多時候見他們的節目在Facebook上「洗版」,才會看看。他們的惡搞內容做得頗為認真,有時甚至會找來知名藝人或公眾人物演出,諷刺時弊的歌詞引起到網民共鳴,所以在網上廣泛流傳不無原因。

「毛記」的影響力有多大?這個問題一直沒有很明確的答案,直至他們在新伊館搞「十大勁曲金曲分獎典禮」,這場演出不單現場座無虛席,而且在一些公眾地方的現場直播也是人山人海,同時間網上當然也在洗版,很多人都在分享自己在看收費電視直播和網上直播的畫面或文字描述。「毛記」的成功,令不少一直不太留意新媒體的人也看到了其在年輕一代的受歡迎程度,不得不另眼相看。

我這種介乎網絡世代和老一輩中間的中生代,見證過80年代的《歡樂今宵》惡搞歌頒獎禮經典,也見證過90年代領導年輕人潮流的《Yes!》和商業電台節目。看「毛記」節目,感覺是融合了這些成功案例,在新媒體上發揚光大的成果(「毛記」的班底當中不少人本來就是商台出身的)。

正當年輕一代愈來愈少理會無綫電視和商業電台的時候,「毛記」及一批新媒體發佈者(例如網絡電台和Youtubers)似乎成功地從這些主流媒體手上接收了他們。至於為什麼會這樣?科技因素或許是一部份原因,年輕一代又稱網絡原住民,他們幾乎由懂事開始已經習慣在網上找尋資訊和娛樂,他們已經不再需要每天準時收看或收聽節目,而是習慣了隨時按喜好點擊節目的on demand模式。

與此同時,主流媒體的老化、公式化、自我「河蟹」,令年輕觀眾愈看愈感覺沒意思。屢屢被指內容「河蟹」的主流媒體,根本不能滿足年輕受眾對於社會問題的關注,他們轉各更直截了當、更能引起他們共鳴的新媒體--不論是對政客的挖苦、對不公義的批判,還是高舉本土意識,傳統媒體不是不敢做,就是做得不夠型。看「毛記」節目的時候,我有一個很強烈的感覺--如果這十年間如果商台進取一點,多點投資在新媒體,搞「勁曲金曲」洗版的應該是他們。

新媒體的普及,是時代演化的必然結果,但同時也是舊媒體因為不同因素劃地自限的結果。「毛記」在口碑和商業上經營成功,或許象徵著新生代已經有自己的一片空間,不需再被局限於被高度掌控的主流媒體了。在政治上烏雲蓋頂的香港社會,這或許是一絲曙光。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