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毛記電視和 100 毛荼毒青少年?

2016/1/15 — 21:23

毛記電視片段截圖

毛記電視片段截圖

【文:鍾承志】

《文匯報》今日發表評論文章本來是批評《蘋果日報》吹捧《100毛》及毛記電視,但鬧吓鬧吓就鬧到媒體荼毒青少年。那又是時候說說青少年了。

為甚麼說「又是時候」?作為青少年工作者,繼雨傘運動後但凡出席大小場合,被問得最多的,就是如何做青少年工作。於社福界內也有很多大小不同的論壇討論青年工作何去何從。但絕少人提出一個最重要的問題:「當老師、家長、社工、持份者在說我們是在做青少年的時候?你有問過一句:青少年還需要你們嗎?」而媒體對青少年的影響力真的如大家所想這麼大嗎?

廣告

青少年反叛是每個年代的事

文章題及毛記電視強調青少年的反叛精神,但其實這是香港早於50年代、殖民地政府已在探討的話題。這不僅是政治考慮,其實發展心理學也有提及︰做過父母的,無論是甚麼年代,也自身經歷過子女反叛的年紀,通常自己父母越要子女做甚麼,子女就越偏偏不做。這不僅是這個年代的話題,相信是所有年代也面對同樣情況。既然青少年反叛是必然的,那說成媒體是發揚青少年的反叛精神就說不過去。

廣告

反過來說,如果毛記電視進行國家教育,又會否真的能引誘青少年愛國?答案相信不難推測吧?因此,有說毛記電視和《100毛》引誘青少年走入邪路,也就過份誇大了他們的影響力。不論甚麼媒體,流行文化最常吸引得到的,就是觀眾的那份共鳴、那份認同感。與其說這些媒體的議題教壞他們,倒不如說這些議題讓青年人最有共鳴、最反映得到青少年所思所想。

老師、家長、社工已失去了這一代

那如何解釋青少年這份共鳴感?為甚麼老師、家長、社工沒有同一份共鳴感?

以多年提供學校服務的觀察所得,教育改革引來學校與學校間的競爭,校長、老師們不是為求工作出眾、便是為求自保。TSA、DSE不但為學生帶來「一次定生死」的惡夢,更為校長、老師帶來「一次定Grading」的壓力。為求自保,學校都傾向要家校合作,實情是將管教責任與家長「共享」。家長感受到壓力,於是對準學校、老師做得不足之處,不時給予意見,甚至是投訴,這也正中學校怕事情攪大影響聲譽的死穴,連累老師疲於奔命地去救火。因此,你會看到毛記分獎典禮中,繁忙兒童合唱團最引起共鳴的,不只是青少年,也有一批愛護他們的成年人。

那社福界呢?不是一直關心青少年的嗎?其實與教育界非常相似,2002年政府開始推行的一筆過撥款,已引來機構間惡性競爭,不少機構為爭取新服務,也只是將青少年問題化,然後便可製造問題提供社會服務。而不是細心聆聽和了解青年人。青少年中心除了自修室外,已沒有青少年喜愛主動到訪,這已是近十多年的狀況。學校社工及其上司及為求自保,學生有犯法行為,家長有困難照顧,動不動就警告,甚至報警,引致學生們根本不敢求助。

對於所謂留在家上網、不善搵錢的「廢青」,在社福界來說是隱蔽青年,他們是需要鼓勵社交、接觸,或者需要找份工。但在分獎典禮中,所講其實廢青「都想可以富裕到仿似兆基」,只是不想賤賣良心,或者在成年世界「唔係幾識交戲」。這份共鳴感,正正是現時社工沒有的。

大家也瞄不準青少年需要,但……

100毛受青少年、成年人歡迎,瞄得準他們的需要,是一種生活共鳴感。他們嘻笑怒罵、醜化公眾人物,大家每晚看看笑一笑,也成為了日常生活的一點慰藉。當教育應付校譽、學生應付功課、家長應付工作、老師和社工應付生存、政權也急於回應青少年需要,大家也沒辦法對得準當今青少年的需要,但大家也急著拿一些成績來交差。再者,這些成年人所擔憂的,很可能是怕他們「掃低咗一啲規矩」,跳出了自己的親身經驗,難以理解和控制他們。於是,毛記電視與100毛喵得準,便被認為是引誘青少年的「大毒物」了。

其實,每晚想大笑的需要不被注視不要緊,更可惜的是,今年開學至今,已有9名學生自殺,這種極不尋常的狀況,與現時社會狀況極為相關。如只是將各政治、媒體陣營的爭拗,放於一兩個媒體和青少年的肩膀上,大家也只會失去這一代。倒不如認清這種代溝,避免將自己過往成功經驗強套於現在青年人身上,以減少激發青少年對社會的不滿,才是建構和諧社會的上策。

 

參考資料:《廢鐵是怎樣煉成的》強行填詞:毛偉文

作者簡介:生命工場總監/創辦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