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社會中教育目的

2016/6/7 — 13:55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霍梓楠@教育工作關注組】

杜威於《民主與教育》第八章,提到民主社會中教育目的(Educational aims)時,指出以下問題會窒礙營造「to liberate and to organize their(students’) capacities」的教學環境:

The vice of externally imposed ends has deep roots. Teachers receive them from superior authorities; these authorities accept them from what is current in the community. The teachers impose them upon children.

As a first consequence, the intelligence of the teacher is not free; it is confined to receiving the aims laid down from above. Too rarely is the individual teacher so free from the dictation of authoritative supervisor, textbook on methods, prescribed course of study, etc., that he can let his mind come to close quarters with the pupil’s mind and the subject matter.

廣告

杜威指出,如果師生認同民主內涵,則上述情况會令他們感到困擾:

Until the democratic criterion of the intrinsic significance of every growing experience is recognized, we shall be intellectually confused by the demand for adaptation to external aims.

廣告

相信現職教師閱過以上文字後,感受猶深。杜威強調教育目的應是發自內在的(如師生主動的參與及反思),而不是外部強加的。不過,現時有不少教師缺乏空間發揮專業自主,或許是因為他們已經被各種評核機制、行政雜務、續約壓力、由政府主導的各種政策壓得喘不過氣來,又或許政府根本不希望教師有如此批判意識。

至於學生在這種「文化」下學習,容易視學習為苦差,失去對知識的好奇心。他們或者會抱著得過且過的心態學習,又或者會因反叛意識而作出抵抗,例如不問情由反對一切權威與規範。最近教育界掀起「自主學習」熱潮,似乎可回應杜威上述的倡議。可是,實際運作上會否徒具其形、不具其神?

教育工作者除了面對學生學習動機低下、社會躁動不安的挑戰外,還要面對政府透過教育政策作出的控制與擺佈。同工們如要為「建設民主香港」出一分力,培育下一代成為民主社會的公民,根據杜威的看法,應該要如何做?

 

在教育現場讀杜威的《民主與教育》

杜威是美國哲學家、教育家、心理學家。實用主義哲學的代表人物,也引領進步主義教育(progressive education)運動。香港的教師在師訓,教師發展日,總有機會聽到他的名字。但到底杜威想說什麼?他的學說和經驗跟我們還相關嗎?教育工作關注組的老師,選讀杜威《民主與教育》(1916),這本探討身處「民主」社會裡的人,應該如何面對「教育」這件事。在未夠/不民主的香港重讀這本書,肯定有火花。身處教育現場回看這本書,肯定有感受。歡迎教育工作者參與,一起討論。

日期︰2016年6月17日 (星期五)

時間︰晚上7時至9時

地點︰旺角山東街51號中僑商業大廈7樓教協總辦事處

帶讀︰教育工作關注組老師

嘉賓︰梁卓恒博士(中大通識教育部導師)

報名請電郵至[email protected]

 

教育工作關注組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