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與全球競爭力:莫見樹不見林

2016/4/19 — 15:28

不少人視德國為民主發達和競爭力高的地區方( 圖為德國柏林一景,Robert Debowski @ wikipedia )

不少人視德國為民主發達和競爭力高的地區方( 圖為德國柏林一景,Robert Debowski @ wikipedia )

前言:上星期的通識文憑試有一條關於民主與全球競爭力的問題,成為坊間討論焦點。本來考試完了,不打算深入探討,但在備課期間,發現這條問題有不少值得討論之處,題目以外有大片空白應該向學生補充,因此決定不吝愚見,抛磚引玉,供同業及學生參詳。

此題目的關鍵討論在(b),問及地區的民主指數與全球競爭力排名有沒有關係,並要求學生引用資料B解釋答案。第一次看時,我認為是兩個方向都合理,因為資料B列出了六個地區,顯示的現象是:全球競爭力十名內的地區,有兩個是高度民主的地區(瑞士、美國),有兩個是民主程度偏低的地區(香港、新加坡),再加上全球競爭力排名28但民主程度極低的中國,我們既可以說,全球競爭力與民主程度有很大關係,也可以說兩者無必然關係。

廣告

但再思考下去,有了不同的結論。兩項變數有沒有正比關係,得看兩者是否大程度上(經常)顯示正比趨勢。如果越多民主國家擁有高的全球競爭力,兩者就很大程度有關係;如果不是,兩者就關係不強。在此必須說明,兩項變數擁有必然關係(100%)幾乎只存在於自然科學某些領域中,例如作用力越大,反作用力必然越大;氣溫上升,氣壓必然上升。但通識範疇涉及社會科學(社會學、經濟學、政治學等),幾乎無法像自然科學般找到兩者的「必然關係」,我們也難以將眾多影響這些學科的變數控制來研究,所以在通識說「有沒有關係」並不是0(無)和1(有)的關係,而是涉及程度之別(%),即使很有關係的變數,當中常會出現一些少數的例外。

按資料B的兩項變數看來,兩者顯示的關係較薄弱,答案會導人向「無大關係」的方向想——不,想到這處,便發現數據的不足。因為考題只把百幾個地區的其中六個抽出來比較,但一個嚴謹的科學推論,不能以這麼少的樣本來推論變數關係。如果這樣推論,只是見樹不見林。於是,我搜尋了所有地區的民主指數和全球競爭力指數的排名比較一下,才發現了真相:

廣告

全球競爭力排名最高的三十個地區,20個地區屬完全民主(民主指數8-10);6個地區屬部分民主(民主指數6-7.99);只有4個地區是專制政權(民主指數0-3.99)*。換言之,三十個地區中,近七成是完全民主的,近九成是民主程度偏高的(在6分以上)。再細看四個例外的例子,三個屬於盛產石油的中東國家,其經濟實力顯然受地理因素所影響,因而成了例外。而另一個例子則是中國。

這就顯示一個非常清晰的關係:民主程度越高,全球競爭力排名也越高。

我們再從質方面分析。資料A已顯示,全球競爭力排名與「制度」(法律、行政駕構、個人、公司和政府在架構中的互相影響等),這其實已暗示較優良的政治制度會影響全球競爭力,但顯然這不是唯一變數,諸於教育、基建、科技知識、地緣政治等也會影響全球競爭力。但這裏有一值得辯論之處:沒有優良的政治制度,其他變數能否長久保持?

再看民主指數的構成,會發現其中一項是「公民自由」(言論、集會等自由),當中香港取得94%,相信是民主指數比新加坡高的其中一個關鍵。雖然我們經常嘲笑新加坡是「極權國家」,但它的民主指數仍有6.14,屬於「部分民主」的地區,遠高於「專制政權」的標準(4以下)。

作出如此詳細的分析,是希望同業和學生不要被這條題目誤導,以為民主指數與競爭力關係不大(此亦是很多反民主化者的論調)。作為通識題,我理解這種抽取方式的目的在於即場考核學生的分析能力,如果不對資料加以限制,便難以有效考核學生,但作為通識教學,這其實是見樹不見林的片面資料,如果不去拓闊資料的視野,便會把「民主化與競爭力無關」的錯覺延伸下去。

至於(c),問及增加特首選委會和立法會的代表性能不能提升香港的全球競爭力,簡化之,就是增加民主程度能否提升香港的全球競爭力。按上述的分析,答案當然是「會」,但以上的分析是我用額外資料將(b)擴充而得到的結論,這個結論雖更全面,但理論上並不在該題的範圍內。那應怎樣回答呢?

留意題目並不是要求學生籠統地論證「政府更有廣泛代表性能否提升全球競爭力」,而是有清晰的社會背景——今天的香港。有一些意見認為,一個地區處於不同發展階段,需要的政策是有緩急先後之分,百廢待興的國家,基建、就業、教育等的需求可能比民主化更大一點,發展成熟而未完全民主化的國家,對民主化的要求自然會最大。

題目既然鎖定香港,我們只需從香港實際情況考慮便可。簡單而言,我們可以這樣推論:

1.    香港是個全球競爭力已很高的地區(第7位),這表示香港在很多方面發展已相當完善,是一個先進的經濟體。

2.    香港發展不完善的地方,其中一項顯然是民主發展。從民主指數的數據可知,香港在公民自由方面得分極高(達94%),但在選舉過程、政府運作和政治參與方面的得分都偏低(全低於60%),其中選舉過程一項更低於50%。

3.    全球競爭力考慮的其中一項要素是「制度」,包括法律和行政架構,而這些制度能否長久發揮效用,與民主化程度有莫大關係。理論上,民主制度才能長遠有效保障這些制度。

4.    增加行政長官選委會和立法會組成的代表性,就是增加香港的民主化程度。

5.    命題的關鍵是「提升」,香港的全球競爭力排名很高,亦既已在多方面發展良好,即使再提升原有的優勢,也難以提升競爭力。但如果提升香港本來沒有的優勢(例如民主程度),則更有可能提升其競爭力。

6.    香港的「劣勢」選擇其實不多(不然全球競爭力不會那樣高),但選擇提升民主程度,將更有效保障其他已有優勢,不致把原來優勢蠶食,令外國投資者更有信心,長遠而言便可提升全球競爭力。

最後補充一個有用資料,是日包致金表示:「即使沒有民主,仍可保持司法獨立,但不代表可以有效地維持港人現有生活方法。包致金強調,至今沒有看見司法制度遭侵蝕的跡象,法官仍然是有誠信的,但若然政府長期以非民主方式產生,在法官委任、資源問題等等層面,遲早會有問題。」

雖然這條題目是可以選同意還是不同意,但上述分析較難被駁倒,因為「香港已發展成熟,除了民主化  將正在落後的改善  能提升排名」這個推論合理、符合事實而且「硬淨」,選擇同意一方顯然更容易。

 

*完全民主地區:瑞士、美國、芬蘭、德國、日本、荷蘭、英國、瑞典、挪威、丹麥、加拿大、紐西蘭、比利時、盧森堡、奧地利、澳大利亞、法國、愛爾蘭、韓國、冰島。

部分民主地區:新加坡、香港、臺灣、馬來西亞、以色列、愛沙尼亞。

專制政權地區:阿聯酋、卡塔爾、沙地阿拉伯、中國。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