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水貨客的殘酷真相

2015/2/16 — 2:19

【文:陳劍青】

中國資本主義的結構是相當殘酷的,城牆內外的居民都註定多災多難。今日中國人「自己不食自己貨」,內部需求無法自行生產滿足,南方一個小島就會被它弄到滿街都是水貨客。

廣告

明明一個自稱強國,子民愈來愈有錢,竟然在自己的土地上無法安心地買奶粉尿片朱古力,而要香港為它消災,這不僅是反常,簡直就是國恥。這歸因於中國政權為小圈子的利益包庇國企生產,自己不願做政制改革重建消費品的信心,亦沒有成功的消費者運動能自動修正消費問題,形成日用商品信心低迷的共孽。國內人除了可以選擇在騙子的汪洋中分享一套自圓其說的強國邏輯欺騙自己之外,要「正常生活」就只可以自求多福。

然後,中國透過默許一種違反國家倫理的行為出現 — 「走水貨」— 來延續著這個腐敗政體內還能買正常貨品的一絲安全感。困於愁城的香港人或許不知道 (thanks to TVB),在近十年「港貨店」的產業縺發展業已成形,更在中港政府落實「一簽多行」之後更變得水銀瀉地,由集團式運作變成人人也可透過自由行走水貨。根據中國傳媒一些專訪,普通兼職水貨客少則有3000元-8000元人民幣左右的收入,多則金額不可想像。所以,特區官員叫香港人要分清水貨客及自由行才好去抗議,根本是國情零分味於現實。現實是,在「港貨店」的新產業結構裡,自由行也可以是水貨客!

廣告

根據中國數據 (你當然可以選擇不信),2014年8月從香港進口的貨物總額是約9.5億美元,也有中國調查新聞比較過,只是一間普通港貨代購店一月的銷售額,已經等同這個數字的0.01%(約10萬美元)。聚沙成塔,究竟他們逃過了幾多關稅?現時,淘寶上有成千上百間港貨店網頁收單代購,令整個中國失敗的內部消費問題轉移來香港掃貨(當然有部分轉移去南韓日本),那沙田、上水、屯門、旺角、銅鑼灣豈有不淪陷之理?

大家亦都開始估到誰才是水貨客之領袖了吧。每宗網上水貨交易都要給3%「支付寶」,馬雲其實就是賊乎國之稅的最大水貨賊頭! (然後捐10億出來又可以變成偉大的慈善家。) 縱容自己國民逃稅行為,攪到國不成國,就只有今日中國才做得出。

而香港有群無知中產還在家裡 (again thanks to…),只感到香港空間愈來愈逼,愈來愈多大陸人,對可見的未來將在他們身邊出現更加激烈的衝突全無概念,日後行街中了胡椒都不知人間何世。然後又有些香港人寄望一連串行動鬥走水貨客,在海潚中試圖不定期掃走洪水,就可以逼令特區政府取消「一簽多行」,忘記了誰才是幕後在操盤的既得利益者及政經結構,與及「一簽多行」處理中國內需問題的政治任務。「讓子彈繼續飛吧,反正食胡椒的都是賤民」周生生、馬雲、中國政府及建制派等終極的包融者說。

這個就是中國政治經濟問題的殘酷真相:雖然生產過剩 (Over-production)、愈來愈人富有了 (Sufficient Demand),卻竟然出現內需不足 (Under-consumption) 的現象 — 商品生產縺的「消化不良」。而緩解方法一直都只有一條恩格斯的法則:「[資本主義]問題不能自我解決,就將問題轉移。」一個完全扭曲的國家與市場,註定將問題不斷粗暴地轉嫁給別國、小市民或殖民地,這是史上任何一個冒起新帝國的普遍特徵。

你可以質問:「點解咁唔公平? 點解你內部需求既問題要我地既城市埋單?」對,你還可以聰明點去問,「邊個要為事情埋單?」弄得今天香港與雞籠無異,我們有充足的理據要主事者十倍奉還!

我很懷疑現時憤怒的香港,還有人懂得循此思路,有集體智慧及有膽量挑戰這個龐大而暴力的中國內需系統,找不同辦法截破他的資本流、商品縺,到時就不是中國要轉嫁問題給香港,而是香港要它的內需不足而自爆,產生政權合法性危機,現實上才能真正有效解決水貨客問題。在水貨客的問題上,香港仍在停留「打小人」的階段,可能就是我城的一種文化吧,我們或許還需要更基進的概念與經驗。而面對轉移問題的暴力系統與無效的反擊,我暫時只能表示遺憾,但今日的香港,我想果陀也即將來臨,並不悲觀。

 

香港民間學院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