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永恆的警惕是自由的代價

2016/1/12 — 12:15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在法律年度開幕典禮上致辭(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在法律年度開幕典禮上致辭(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一月十一日是一年一度的法律年度開幕典禮。在他們的致辭中,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和大律師公會主席譚允芝都不約而同花大量篇幅討論公民的憲法下的自由和權利、法治、司法獨立、司法覆核的目的、重要性和制度上如何防止濫用。

馬道立首席法官重申各項基本人權在香港是有憲法基礎的:這些都清楚的在《基本法》和《香港人權法案》中列明。他特別強調,這些基本人權包括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遷徙的自由及出入境香港的自由、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不受任意或非法逮捕、拘留、監禁、選擇職業的自由等。馬道立法官特別強調,「沒有任何一個人或任何一個機構是凌駕於法律之上、超出法律規範以外的」,只有明白和尊重人人平等,才是真正的尊重法治。然後,馬道立法官也強調司法覆核的重要性,並指出司法覆核所關乎的,並非訴訟人的(政治與否)的動機,也非其他的是非曲直,而只是某個決定是否合法的問題。

2015 年是稱為法治基石的大憲章 (Magna Carta) 簽署的 800 週年。譚允芝資深大律師借此提醒我們,法治的最重要基石 (the very foundation of the Rule of Law),就在於君主同樣受法律管轄,君權亦同樣被制約。她特別點名反駁前終審法院常任法官烈顯倫,和用數據回應「一位行政長官辦公室的官員」(相信指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關於司法覆核被濫用和大律師和與訟人合謀的指控,並指出,司法覆核是其中一個最受嚴謹監察的司法程序,一個獲得法庭批准進入正審階段的司法覆核申請人(往往需要滿足僅次於限制「瑣屑無聊」申請人的嚴謹要求),絕不能被指為濫用制度。

廣告

自由的警鐘正在響起

這些聽起來好像有些老生常談。為什麼要在這樣的一個場合說這些耳熟能詳的常識呢?

廣告

我認為這是因為過去一年,不少權貴和他們的走狗都嘗試希望在我們的不知不覺間推翻這些常識:什麼「特首超然三權之上」、「司法覆核濫用程序/浪費資源/令施政無法順利/只是大律師為製造生意的把戲」、「法官應該將司法覆核的申請用簡短的判詞勇敢地踢出去,以免成為濫用制度的共犯」、「政治凌駕在法律之上」等等。

在這個冠蓋雲集,莊嚴肅穆的場合,法官和律師們大可以說些冠冕堂皇,不痛不癢的說話。但他們沒有。他們花大量的篇幅重提這些本來應該是常識的課題,這不應被視為偶然,也不應被視為無的放矢。首席法官和大律師公會主席選擇在這個場合說這些話,這個行動本身,其實正是在清清楚楚的告訴我們,這些常識正受到史無前例的威脅和挑戰,而他們作為法治的守護者(註一),必須起而迎擊。如果他們今天不斬釘截鐵地將這些常識重申一遍,這些常識很快就會被權貴的謊話混淆和稀釋,然後,慢慢,或許,我們就再沒有說這些話的機會了。

所以,首席法官和大律師公會主席的說話,對我來說,就是針對那些威脅我們自由的無恥言語而響起的警鐘。

永恆的警惕是自由的代價

正如去年準備卸任的前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提醒我們,永恆的警惕是自由的代價 (Eternal vigilance is the price of Liberty),但面對一些權貴和走狗的謊言,我們可以怎樣警惕呢?

有些人會輕藐地說,他們只是「出口術」而已,隨便說兩句話並不會造成什麼實質的傷害。

對不起,我不同意。因為無論你喜歡與否,對一些人來說,只要將謊言重複一百遍,他們真的會被潛移默化習非成是,然後接受這些謊言為真理。當日曾子何曾殺人呢?曾母又何嘗不信任自己的兒子呢?但路人將謊話重複三次,就嚇得她逾牆而逃。

所以面對謊言,我們永恆的警惕就在於我們防微杜漸。權貴不是只是在「出口術」,他們是希望藉謊言稀釋混淆一些我們一直堅持的價值和信念。而如果我們任由謊言不斷不被駁斥地在社會流傳,以為幾句謊言無傷大雅,我們就是墮入他們的詭計之中。

馬道立法官和譚允芝資深大律師在他們的致辭中所做的,正正就是用行動擲地有聲的告訴我們,面對謊言,我們必須以最堅定和最冷靜的態度,用最清晰的邏輯和最有力的數據,指出每個謊言的乖謬之處。謊言就是謊言,謊言永遠不會變成真理。而對抗謊言的方法,就是保持永恆的警惕,然後將真理用最響亮的聲音,堅定地宣告出來:因為當我們不將真理宣告一百遍,就會有人將謊言重複一百遍。

光照在黑暗,黑暗只能退避。在真理面前,謊言也沒有站立的位置。願我們能永恆的警惕。

 

註一:雖然嚴格來說,守護法治和公眾利益的責任,本應落在律政司司長的身上,但我們的律政司司長在這個方面交出多少功課,相信也不須我多言了。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