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求主不要讓我成為屬靈長者

2015/10/7 — 12:31

不是埋怨,不是控訴。只是,有時候我發現,三十三歲成為神學院老師,有時遇見一些不方便。

有一次,我應邀擔任一個幾百人的大型青少年佈道會作講員。恤衫西褲,打着領帶,到了門口,門口作招待的姊妹一見我進來,就誠懇地對我說:「歡迎你!請問你信了耶穌沒有?」面對如斯情況,我只好故作沒有尷尬禮貌客氣地回答:「我......我是今天的講員呢。」微笑結束。又有一次,我到內地教神學,課程的名字為「禱告神學」。我一到達課室,同學們都以驚訝的眼光望着我。後來同學向我坦白說,他們一直以為「陳韋安」是一位從香港來的資深屬靈長者,在課程中滿有恩膏靈力教導他們禱告的功課。

我不像一個老師。或者正確點說,不像一個「有分量」的老師。因此,我外父常常跟我說:「請你吃多一點增肥,你現在常常出外講道,要胖一點才穩重。」然後,有時候,我會想,我是不是太年輕呢?我應該怎樣為自己祈禱呢?求主給我多一點脂肪嗎?求主給我多幾條白頭髮嗎?求主叫我急速衰老十年嗎?後來,我發現,我內心的祈求是這個:求主不要讓我成為屬靈長者。拜託。就算他日真的成為長者,我也不希望自己成為屬靈長者。

廣告

我不相信「屬靈氣質」這回事。如果屬靈是一種氣質,說穿了,就是認同聖靈的工作只是一種短暫、觀感上的印象。別誤會,我仍然認為聖靈的工作與外表行為有關——最少聖靈果子都是表現出來的品格與行為。然而,基督徒的品格與行為卻不是短暫的印象、感覺或氣質。我擔心的是,若有一日我成為「屬靈長者」,我的品格與行為就被我的資歷、銜頭、年紀蓋過了——我不願無緣無故地被人尊崇——沉默也使人敬畏。因此,我不希望成為「屬靈長者」,無論甚麼年紀,我只想做個「好基督徒」。

話說回來,我事奉的神學院幾乎沒有稱呼老師為「Dr.」的文化。學生一般都習慣稱呼我做「陳sir」。雖然一些不太認識我的學生一開始會稱呼我做「陳博士」,但是,上過我課以後,他們都會改口稱我為「陳sir」。「陳sir」是我的榮耀。若有一天沒有人稱呼我做「陳sir」,我想,我就遠遠地成為一個「屬靈長者」了。

廣告

聖經說:「你們不要受拉比的稱呼,因為只有一位是你們的夫子;你們都是弟兄...... 因為只有一位是你們的師尊,就是基督。」(太23:8-10)我慶幸自己的外表不像夫子,否則,我就容易跌落「夫子的試探」了。

話說回來,耶穌當夫子的時候也只是三十三歲。

 


原載於《時代論壇》 「時代.粉紅」專欄及神學是粉紅色的秋 theologia autumnitas rosea est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