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求學的最高旨趣在文憑?

2015/4/21 — 16:01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大學時承新亞書院的訓勉,說「做人的最高基礎在求學,求學的最高旨趣在做人」在香港這個學歷社會,這種「古老思想」尤其諷刺。

趁著復活節假期的空檔,看完了一套十年前的日劇《龍櫻》(改篇自漫畫《東大特訓班》)。起初是因為在準備升學輔導時,在網上翻到一、兩段節錄讀書方法的短片,就順勢看起來。《龍櫻》的故事,是說律師櫻木健二(阿部寛飾)在一間瀕臨破產、偏差值36、大學升學率2%,被稱為笨蛋學校的龍山高中,將6個學生送入日本的最高學府東京大學的故事。

東大是世界級名校,在日本的地位,更是全國精英的超級名校,比香港大學之於香港更甚。在東大畢業,便代表了人生的一帆風順和名成利就,所以多年來,不少學子寧願重考幾年,也堅持要進入東京大學。

廣告

大學在亞洲地區,早已成為了青少年的緊箍咒。好的大學,已是人生成功的一半。所以在香港這裡,即便對學習再沒有興趣,都得被迫求學。現在經常說學習動機,我卻常說學習動機是假的:除了要考大學搵好工的自小家長教誨,學生真的對知識感到好奇和對學習新知識感到興味盎然嗎?學生真的能像我們所想,在學習中也培養到正面的態度?用所謂學習策略去提升動機,真的對沖了課程和考試的枯燥?

如果相信,未免太天真;但如果已不再相信,卻未免太可悲。

廣告

教學工作中,常會遇上追尋教育理想抑或面對升學現實的兩難。操練麼?不認同操練就是學習,也不認同考試導向就是教育;不操練麼?卻也擔心學校高層壓力,更憂心學生成績差結果無法上大學。大家就在理想與現實中徘徊,有老師選擇貫徹操練、有老師選擇另擇小息課後辦讀書會搞理想、有老師選擇留待中六才操練,中四、五多談理想。但,現實中好像總是第一種人佔大多數。

劇中櫻木老師告訴學生,讀書就像買一張火車票,東大就是一張白金車票,辛苦的搭上了,就是通往人生輝煌的最輕鬆方法,否則就只能在殘舊火車裡顛疲渡餘生。徹頭徹尾的升學主義,卻也不無道理地談到,迫令學生升讀大學,才是對學生最重要的責任?

只是在劇中的一段小高潮,一向升學至上和無情的櫻木老師突然向未能繼續讀書的學生說:「如果前面有座山,就有一百種過山方法」。另一個主角矢島勇介(山下智久飾),最終也作了一個選擇,點出全劇的真正意義。不在這裡劇透,有興趣的讀者再去找找吧。

但是,香港是否有那一百種方法?我也猶豫,然後選擇繼續逼迫學生去追逐那大學考試的競爭。所以香港拍不出《龍櫻》,並非因為一男子不發牌,而是我們最終原來逃不出香港社會的困境。

我曾相信求學的最高旨趣在做人,但漸漸卻被體制同化,思索求學的最高旨趣是否在文憑?

 

文:田方澤,通識科教師,中文大學教育碩士生。相信教育在培養批判視野和生命的交流。思考逃出「只有考試」的困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