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沈祖堯缺乏一位大學校長應有的堅持、風範和眼光

2017/11/19 — 22:57

中文大學校長沈祖堯

中文大學校長沈祖堯

「... 中大校長沈祖堯最後一次以校長身份於典禮上致辭,沈祖堯直言,自2010年上任後,曾經歷人事變動、校園爭議及社會動盪等各種挑戰,總算是一個階段;沈祖堯又形容,擔任中大校長期間,活得充實,能於這時代出任中大校長,是畢生最大的榮譽。
沈祖堯致辭時指出,他擔任校長的期間,學習到要聆聽各方的意見,再跟隨自己的良心行動,無論是道德事件或者政治辯論等;又明白到不能取得所有人的掌聲,但已經盡力做到最好,亦學習到:『話到口中留半句,理從是處讓三分』... 」topick.hket.com 11月16日報道節錄

他是十分典型的香港教會信徒 — 對人文哲理認識極度不足,一味只是自覺好心,自覺有遵守聖經教訓,慒然不知自己欠缺甚麼,也想不出應該用甚麼原則來衡量稱職與否。

結果,他缺乏一位大學校長應有的堅持、風範和眼光,整個演講只是關於他自己。

廣告

他懷念的,是跟學生看世界杯決賽,而不是在一些重大學術講座裡互相獲得啟發。

他聲稱任內學習到的,全都是華人信徒那種修身自省式的靈修功課,就如「學懂了耐心聆聽,包容別人」、「話到口中留半句,理從是處讓三分」、「時候一到,我便應該放手前行」等等,卻沒有提到他作為一個學術重鎮最後看守人所需要展現(或學習)的高瞻遠足以及對人文精神的堅持,更遑論他對這個紛亂政治社會有甚麼洞見和立場 — 這些可能全都讓了三分,甚至十分。

廣告

全篇演講的重點都是他自己有甚麼領受和學習,以「我學到很多,活得很充實很有意義」作結。這類領受在任何機構任何職位皆適用。但大學呢?他只能空洞說中大取得了「各種成就」,而那些成就是甚麼?天曉得了。可能是教授論文生產總數又增加了吧,還是工商管理碩士課程悄悄地幫了多少位不合格的學生畢業?

*   *   *

後記:我沒有留意和存記甚麼優異演辭。但原來網上可以輕易找到一些哈佛大學校長的演辭。我速看了幾篇,那些演辭通常都會談談大學的歷史淵源和傳統,對學生提出期望和挑戰,又或像那個致 Boston College 演辭那般,討論學術思潮的發展。這些都能滿足我現在提出的要求,那就是大學校長應該關心學術思潮、教育的意義、社會的需要、大學的定位、或對學生作出勉勵等。但奇怪的是,沈只是講自己有甚麼個人修養的學習。(https://www.harvard.edu/president/speeches

文章原刊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