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世代平權觀念的香港

2016/11/3 — 20:00

作者指,在看待年輕新世代的態度上,香港人其實就中國得很。(資料圖片)

作者指,在看待年輕新世代的態度上,香港人其實就中國得很。(資料圖片)

中國人和西方人有什麼分別?目下不少憎惡大陸中國人尤其是新世代其實都不甚了了,只是情緒上認定自己不是中國人,甚至認為指他是中國人為侮辱,難聽過粗口。

我生於斯、長於斯超過大半個世紀,前半生活在英國殖民地政權管治之下,接受英式精英教育,成長期間,飽受歐風美雨洗禮,即使政治上反對殖民主義,支持民主回歸,但也同意香港不是中國,香港人與中國人是兩個不同族裔(Species,不是種族),分別很大,不然便毋須搞「一國兩制」,中共收回香港主權和治權,直接實行「一國一制」好了。

可是,儘管香港是兩岸四地最西化的地區,但五千年的中國傳統文化根植的基因,卻深深埋在土生土長(何況那些84年後才移居香港的新移民及其下一代)的香港人的骨髓和血液裡,並非一百五十年的西方文化洗禮,可以全然清洗殆盡。因此,香港人其實是雜種人,不中不西,又中又西。

廣告

譬如說,在看待年輕新世代的態度上,香港人其實就中國得很,擺脫不了中國傳統文化父母對自己子女的期盼和溺愛態度,推己及人,對青年的寛容基本沒有兩樣。所謂養兒九十九,父母常懐憂,在父母心目中,子女永遠都是不長大和長不大的子女;同樣,在成年人眼中,青年也是不成熟,犯錯是必然,所以應該包容,給予機會。表面看來,我們非常關愛下一代,但實際上,愛之適足以害之。香港不容易實現以個人主義為基礎的西方民主自由國度,其實與此有莫大關係。

西方民主自由制度是資本主義的産物,殆無疑問。西方資本主義國家以個人為本體,與自由市場經濟相契合。在市場上,毎個勞工都是獨立個體,可以自由地出賣自己的勞動力,換取生計,所以在政治上,也是一人一票,自由地選擇自己的政治代理人。在文化上,西方國家每個家庭都從自身做起,身體力行。對子女和下一代,未成年之前,都會充分照顧,供書教學,克盡己責,但他們一到十八歲成年後,無論貧富,都會要求他們自立,自食其力,不要期望什麼父母庇蔭,國家和社會也不會另眼看待,特別看待。成年後,每個人在經濟上和政治上都是獨立平等的,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父母怎樣富裕,也不一定屬會將遺產留給下一代,多數成立基金由専業人士運作,子女大多只能領取生活費用;因為有完善的社會退休制度,父母也不期望子女供養,各有各生活,互相尊重,關係平等,無分尊卑。

廣告

美國最受推崇的總統肯尼地有句名言:「不要問國家可為你做些什麼,應要問你可為國家做些甚麼。」言簡意賅,每個國民,不分年齡、姓別、種族、階級,都有平等的權利和同等的義務,沒有分別,不容例外。

沒有人會抱怨上一代,也不寄望下一代。每一代都要為自己的福祉努力奮鬥,誰也沒欠誰。

認為自己並非中國人的香港人可沒有這種不分世代的平權觀念,相對於大陸中國人,只是百步笑五十步而已,要實現真正民主自由,恐怕還有很長遠的路要走。

 

原刊於「政治經濟學」「大紀元時報」2016.11.4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