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手提電話的一天(續篇):黃泉路上的體會

2015/3/31 — 13:04

上篇連結:《沒有手提電話的一天:怕發生的永遠別發生(1)》

「向華?我是幼羚啊。不好意思,我忘了帶手提電話,所以借電話致電給你。我會遲十分鐘才到。」

廣告

「沒問題,你剛才有沒有致電給我?」

「有啊,大約五分鐘前。為什麼你剛才接了電話不作聲?我好像對著空氣說會遲到一樣,好傻瓜啊。」

廣告

「……………………..」

「是不是有問題?」

「啊,沒有。其實我也沒有帶手提電話,這是我借來的電話。我在途上,一會兒見吧。」

掛線後,我默默望著窗外的貨櫃碼頭,看著那些吊機把貨櫃吊起來送上貨櫃船,幻想自己回家後好像那些貨櫃一樣,被吊起來審問。

其實我和幼羚沒什麼,我不明白為什麼念慈那麼憎恨她,她只是一個比較喜歡穿短心短裙、心地比較善良、沒什麼機心的女孩而已。

曾經有一個智者說過,遇上這種尷尬的事,一定要保持鎮定。照樣赴約,然後大大方方地回家去,回去之後即使被人吊起,也要保持鎮定,像警務處長曾偉雄在警察濫用暴力之後對同袍說「你沒有做錯」一樣堅持。我跟幼羚只是喝杯下午茶,又不是什麼什麼,就像是佔領期間每天四時上電視的許警司所講的那樣光明磊落。

其實我只是像香城警察一樣:自欺欺人。

這一程一小時的車程,感覺像坐了一整天。如果你問我這一天有什麼體會,如果我是入世未深的文憑試考生,我會說:

「現今科技帶給人們方便,但也帶來了煩惱。有時候我們太過依賴科技,反而會被科技反咬一口。有時候我們以為科技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但實際上反而造成了隔閡,就像我一天到晚低著頭玩手機遊戲,沒有好好跟身邊人相處,沉迷遊戲,令人精神彷彿,造成了生活和工作上的失誤,自食其果」。

可是我不是文憑試考生,我沒想到那些大道理。我只想到「若要約前度,帶電話上路,沒電話上路,回程就是黃泉路」。

 

cats

================================================================

解說:

因為那條DSE題目要求的是「今天我沒有帶手提電話外出,因而有不一樣的經歷和體會。」,朋友們評卷時提醒我上一篇只有經歷,沒有體會,即是不合乎要求,所以我寫了這個績篇,講主角向華的體會。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