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政治題的一年︰DSE 通識卷一試題速評

2017/4/3 — 16:44

背景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背景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今年,我們教關組有教師朋友親自上陣,去考通識。修讀社會學的他說︰「卷一好趕,重點是分題中間重要細拆,明白是想製造執分位,但實在太分散注意力,尤其叻個批好多時想多補一兩句都要斷臂。卷一次序覺得OK,不用故意先做第二/三題那種。第一題的共融抽象過之後兩題(因素題,有冇共融),不知是不是因為課程即將抽走南亞身分認同獨立故意問一次,零九年在會考綜合人文科考核過,不是新topic。」

以上一段當然很技術性,但也反映一個大學畢業的成年人考得也「趕頭趕命」。今年沒有政治題的卷一,少了立場題,愈來愈著重資料使用。題目則像教科書提供的款式,沒有太大驚喜。別忘記,上年倒有「本地農業」、「民主和競爭力」等較具前瞻性的議題。當然,考生或會歡迎今年這種題目。但這的確會影響教師教學,有同工甚至擔心會愈來愈似訓練學生成技術官僚。

廣告

不過,還記得我們上年盛讚民主程度與競爭力一題,但事實是考生表現卻不好。通識考試如何能在題目啓發性和學生可應付之間取得平衡?

(1)

廣告

卷一考題一考族裔共融應該令大部分人大跌眼鏡,因為學校近年都較少詳細教少數族裔加身份認同這部分。幸好整條題目的難度不高,題型簡單,也沒有特別高難度的概念字眼,屬於卷一基礎搶分的題目,同學應該能夠掌握答題要求。

題(a) 屬於數據題,關鍵字眼是模式,需要同學回應香港華裔人士對不同少數族裔群眾的接受程度。作答時需要同學作出歸納,例如就不同族裔作出基本分類,例如對非洲人和南亞人的整體接受程度較西方人和日本人低。另外,也需把不同關係作分類,例如鄰居、同事、朋友等,對越親密的關係接受程度相對亦較低。

題(b) 也是卷一常見的因素題,同學需指出有什麼因素可能影響少數族裔青年人對將來在港的抱負,抱負是指未來的學業和事業發展。同學應該能從資料A和資料B中歸納出教育、社會包容度、政策等不同因素。當然,要分高下則需要同學能夠從兩個資料當中抽取不同內容去論證提出的因素。

題(c) 需要處理種族共融這概念,實際上這概念在2012年的卷二的樣本試題已經出現過,當時需要考生提出不同建議去促進種族共融。今次題目則是一條多大程度題,同學從三項資料應可以輕易地抽取相關的論點。

(2) 又再大路

記得2015年,考三農問題。大家都覺得夠「經典」。今年又有「經典重溫」,就是中國的貧富懸殊問題。題( a )要用資料B解釋資料A所顯示的現象。現象呼之欲出,重點當然又落在資料的運用上。考生要利用資料B的年均收入來解釋漫畫中的「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不過可以討論的是,絕對貧窮和相對貧窮是不同的概念,資料B可支持的只是相對貧窮,因為那只能比較最高收入和最低收入的差異,和農村跟城鎮的差異。考生未必知道農村收入最低的家庭以6518元年均收入是否足以支持基本生活所需。然而,漫畫中那「我們已有三天沒吃飽了」似乎在說絕對貧窮——這是概念混淆。

題(b )說要用資料C來解釋減貧可能對中國的環境造成的一個影響。資料說︰「很多觀察家早已警告中國 , 大批中產階級的消費習慣 和生活方式可能給環境帶來衝擊。」資料設了限,考生走不了。不過,脫貧是否就等於成為中產階級就有大量消費活動破壞環境?這有很大的GAP,老師都未必能解釋。甚至,根本不應該這樣解釋。

題(c)說「搬遷農村貧困人口能使中國顯著地減貧。」,要考生利用資料提出一個支持和一個反對這項聲稱的論據。考生當然要用盡資料作答,難度不高,因為不用有高層次的統整,花開兩朵即可。

可是考卷有一個技術性問題。英文版說 ‘ suggest and explain one argument supporting this claim and one argument opposing this claim’ ‘Argument’中譯為論證。什麼是論證?理由(Reason)/ 前提(premises)(即論據)+ 結論(Conclusion)(即試題所的聲稱) = 論證 (Argument)。所以中文版用論據是較準確的。故此,英文卷用詞argument應改譯為reason 。(讀者可參考http://www.liberalstudies.hk/blog/ls_blog.php?id=3027&mother_id=2026)

(3)一個調查可以反映什麼?

此題將香港和新加坡的「開心程度」作比較,多少回應了近年媒體和社會人士經常將新加坡和香港比對的話題。

題a要求顯得繁瑣零碎,因考生需要在5分內完成(一)比較兩個分數及(二)指出不同生活素質向度比較下所顯示出的模式。此題儘管繁瑣,惟技術要求不高,考生只需簡單、清楚比較數值,再從數據中分類和指出一些現象便最少可獲得部分分數,但轉念一想,考生苦讀數載,單是考核其整理資料及解說的能力是否足夠?這種提問有多能反映學生在通識科學到的概念和運用概念的能力?甚至可以說,就算沒修過通識科,只要熟悉題型和答題框架,照樣可取得分數。

題b共八分,題目暗地裡分開了兩部分。第一部分問那兩個向度最值得改善,按理,分數最低的兩個向度是最應該先著手改善,但這裡有一個陷阱:分數最低的兩個向度是否等同一定是最優先的?純以考試計,這是最快的答案,但現實中——或者就同學在修讀通識中讀到的——優次排列可能受著眾多因素拉扯,包括不同人(考生)心中的優次!試題是否有意圖引導考生只憑數字說話,而抽空社會脈絡去討論呢?假定我們選取了數值最低的政治及社會,以及住屋兩個向度看,其實本題就有機會變成「政治題」,皆因政治及社會問題,以及住屋問題,政府的角色都相當重要,而由於題目沒有給予具體的社會脈絡,同學也可以靠自己對香港的認識,解釋自己的觀點,這題所給予的自由度倒是出乎意料。

然而,整體而言,本題存在一個大問題:到底生活素質,或開心,是否只憑一個調查就可以反映呢?資料本身存在甚麼局限?題目倒是沒有處理,而這既是通識科要探討的問題,也應該是我們使用資料時應警惕的一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