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新移民就沒有土地問題?

2018/10/9 — 18:18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本年 4 月出席香港社區組織協會舉辦的座談會。(圖片來源:土地供應專責小組 Facebook)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本年 4 月出席香港社區組織協會舉辦的座談會。(圖片來源:土地供應專責小組 Facebook)

【文:何喜華(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主任)】

土地供應的諮詢完結,但土地辯論仍是很熱烈,最令人側目的論調的論調是認為香港根本沒有缺乏土地問題,問題是人太多,人多之來源是單程證新移民來港,造成房屋需求,所以只要源頭減人,就可以解決房屋問題,亦不需要再開發土地,甚至只全數收回粉嶺高球場建屋,便已足夠應付本地房屋需求云云。

這論調實在令人難以致信,難道香港過去幾十年新增的房屋需求都是為新移民而起的? 醫院不夠地方,無地興建老人院,老人輪到死也輪不到老人院,無地方搞托兒服務,這都是新移民引起的嗎?   

廣告

香港已建設土地太少,只有7%土地用作住屋

香港地勢山多,11萬公頃的總土地面積中,只有24.3%是已建設的土地,用作基建、社區設施、經濟用地等,其中只有7%是用作住屋,75.7%都是非建設/未建設範圍,其中包括41.7%是郊野公園、濕地等,其他綠色用地,包括海的約35%,相較新加坡,面積有7萬公頃,一直落力填海,73%是已建設土地,其中14%是用於住屋,同是亞州四小龍,社會靠移民補充勞動力及發展經濟,土地發展的差異,引致香港人一直以來面對貴、細、擠的困境,新加坡的人口居住面積是270呎,香港是170呎,人家動輒千幾呎的家,我們卻是百幾呎的斗室也要二百萬元,一世做樓奴!   

廣告

家庭分拆需求增加,土地發展卻大減9成

1995年至2005年香港發展了6000公頃的土地,2005年至2015年卻只發展了400公頃, 大部份是填海所得,但過去十年,香港停止80%的填海發展。 可以講過去十年香港無發展土地,但家庭不斷核心化或甚至獨居,離婚率上升,分拆居住,家庭住戶多了,每戶人數卻少了,令房屋需求多了。一直以來,公屋申請人及劏房住戶都是以香港永久居民居多,只是在我們發展經濟的同時,沒有在土地上作出配合,而1998年取消租金管制法例,2004年取消租住權保障,2008年通脹開始,此消彼長下,結果迄今樓價指數升了301.4,遠遠拋離本地國民生產總值(159.6)及工資(114.8)的升幅。

沒有新移民,土地問題仍存在

沒有新移民就沒有土地問題嗎? 單程證的設立是為中港家庭團聚而設,名額制度由上世紀80年代開始設立,1995年開始,訂1日為150個名額,但過去20年來,平均每日只使用了約125個名額。而每年本港約有四萬多人死亡,新移民來港不足填補死亡人數。一直以來,持單程證來港的新移民,以五類依親名額來港,包括夫妻團聚,無依靠年幼子女來港投靠父母,根據基本法因父/母為香港永久居民而擁有居留權的子女來港定居,年老無依子女來港投靠成人子女,成人子女來港照顧在港無依年老父母,另外,是繼承遺產或特殊困難個案 [1],基本上幾乎百分之百都是有親友在港,而根據民政署的歷年統計內地新來港定居人士的背景資料,平均85%的新來港人士都是與在港的親人居住(其中一成多更是親人購買的居所,另近五成親人在港已居於公屋),一成多是由親友或僱主提供,只有約1%才是獨居,而2017年房屋署的公屋申請名單中,只有15%的申請,其家庭有新移民成員,即使這些新移民不來港,這些申請亦不會消失,因為其香港的親人亦需要公屋,而就算這些中港婚姻的香港人不與內地居民結婚,他們與港人或外國人結婚或不結婚,一樣有房屋需要,沒有新移民,這些香港人的房屋需要仍存在,加上,人口老化,老人設施及醫療用地需要等,可見新移民來港並非香港土地缺乏的主因。

家庭團聚是國際人權

內地來港定居的移民來港權利屬《基本法》列明的憲制權利,不容任意褫奪。根據《基本法》第二十四條第三項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為第一項及第二項所列居民在香港以外所生的中國籍子女;當中第一項是指「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以前或以後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而第二項是指「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以前或以後在香港通常居住連續七年以上的中國公民」。《基本法》已清楚列明香港居民在香港以外所生的中國籍子女,屬於香港居民。既然他們屬香港居民,便應有權申請來港定居與家人團聚,不應無理被奪去此基本權利。

家庭團聚屬基本人權,因婚姻而成立的家庭亦屬社會基本的單位。根據《基本法》第三十七條便列明,香港居民擁有婚姻自由:「香港居民的婚姻自由和自願生育的權利受法律保護。」婚姻自由包括可自由選擇婚姻對象的權利,對象不限於本港市民,亦應包括非本港人士(包括:海外人士、內地居民等)。此外,《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十九條亦列明:「(一)家庭為社會之自然基本團體單位,應受社會及國家之保護」與「(二)男女已達結婚年齡者,其結婚及成立家庭之權利應予確認。」國際人權公約方面,《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與《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根據《基本法》第三十九條而適用於香港法律,兩項公約分別有條文說明公民享有的家庭權利。[2] 家庭權利不僅包括組成家庭,更包括有權維持家庭生活;本地家庭既是適用對象,跨境婚姻下組成的家庭同樣應受保障。政府當局及社會有責任維護市民家庭團聚的基本人權,協助移民融入本港社會發展。

有論者認為新來港人士返回內地與本港家人團聚,不必選擇來港定居,說法明顯漠視家庭成員選擇行使基本人權的自由。當局應設立機制,增加有需要的港人家庭團聚的選擇,惟此舉並不等同應褫奪個人選擇何地團聚,行使家庭團聚權利的自由。而現時的返回機制及港人內地居民證,不少省市未能兌現政策。有家庭反映其地方表示未有此政策或要有交一定費用,才可以入戶或辦證,亦有表入了戶口或辦了居民證,不等於享有內地居民同等權益。

基本法規定單程證審批權在中方

此外,有言論認為特區政府應收回單程證審批權,建議同樣漠視《基本法》的規定。根據《基本法》第二十二條第四款列明: 中國其他地區的人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須辦理批准手續,其中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定居的人數由中央人民政府主管部門徵求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意見後確定。[3] 換言之,單程證的審批權在《基本法》中已訂明「由中央人民政府主管部門確定」,本港特區政府只就有關安排提供意見;1999年6月26日人大再有附件說明要中國批准才可以合法出境家庭團聚,除非修改《基本法》條文,不然本港沒有法律依據收回單程證審批權。

香港應爭取掌握申請人資料,增加審批透明度和及早籌劃支援新來港人士

單程證牽涉親人雙方在中港兩邊,中港政府均不可能單方面作出審批,需要雙方合作,才可以完成無誤審批。現時內地只會送子女申請居留權的資料予香港入境處審批,或對關係有懷疑的申請送港核對資料。香港政府應要求內地部門增加審批透明度,及早將單程證申請資料提交予港方參考,讓本港預早掌握未來批准來港人口的資料,適時支援日後來港定居的新來港人士。

新移民是基層工作的支柱

根據2013年人口政策諮詢文件所指,有70%的新來港人士任職低技術工作[4]。他們填補了不少基層工作的空缺,紓緩問題。而僱主對他們工作態度的評價亦很高,指他們因要養家會較勤奮耐勞。沒有這些新移民,香港的街道清潔、飲食服務、大廈保安、地盤建築、老人照顧等都會不能運作。雖然新移民的貧窮率(36.5%)高於香港整體(19.9%),但領取綜援率同樣都是約5%,可見95%的新移民都是自力更生。

本港社會應積極完善各項社會政策、訂立反種族歧視立法保障新移民免受歧視,全力協助新來港人士融入香港,發揮所長,務必有助社會長遠發展。反之,所謂「源頭減人」的言論,無視港人憲制權利,更製造敵視移民氣氛、挑動仇恨非本地居民的排外情緒,觸發種族歧視及民粹主義之風,絕非香港之福。

轉移視線,將問題歸咎於人口太多、甚至怪罪新移民,導致討論失焦,無助處理本港土地供應的根本困局。政府應立即將各項長中短期的土地建議都作出規劃,儘早發展,香港才可以走出困局。

 

[1] 單程證五類申請計分及名額

 

分   類

   

  (150)

(一)

夫妻團聚

以分開日期計算,分開日數 X 0.1 =   分

30指定予分開10年以上配偶,48予配偶及攜帶一名14歲以下子女

(二)

照顧無依靠父母

1. 申請人年齡 :
18至30歲……10分
31至50歲……20分
50至59歲……5分

2. 香港需照顧父母歲數 – 58 =    分
總得分 : 1 + 2

*資料不詳,可能10個

(三)

無依無靠老人投靠親屬
(在港父母無子女及60歲或以上)

1. 申請人歲數 – 59 =    分
2. 來港投靠的親屬
直屬……15分
近親(兄弟姐妹)……5分
總得分 : 1+2

*資料不詳,可能2個

(四)

無依無靠兒童投靠親屬

1. 15 – 申請人歲數 =    分
2. 投靠的親屬
直屬……15分
近親(兄弟姐妹)……5分
總得分 : 1+2

60指定予居留權

(五)

其他(例如:繼承產業)

遺矚第一繼承人……10分
第二繼承人……9分
第三繼承人……8分 (如此類推)

*資料不詳,可能0-2個

*五類申請如何分配一百五十個名額,第一類及第四類佔了138個名額,剩下12個名額分配予第二、三、五類,如何分配資料不詳。過去十年不斷出現名額沒有用完的情況,所以2011年政府公佈將過去未有用的八萬多個名額撥予港人在內地原本年幼等候來港團聚等到超齡的子女申請來港。

[2]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七條:任何人的私生活、家庭、住宅或通信不得加以任意或非法干涉,他的榮譽和名譽不得加以非法攻擊。二、人人有權享受法律保護,以免受這種干涉或攻擊。
《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十條:對作為社會的自然和基本的單元的家庭,特別是對於它的建立和當它負責照顧和教育未獨立的兒童時,應給以盡可能廣泛的保護和協助。

[3] 《基本法》第二十二條:
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 
中央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如需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機構,須徵得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同意並經中央人民政府批准。 
中央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的一切機構及其人員均須遵守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 
中國其他地區的人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須辦理批准手續,其中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定居的人數由中央人民政府主管部門徵求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意見後確定。 
香港特別行政區可在北京設立辦事機構。 

[4] 2013年人口政策諮詢文件(2013年10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