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歷史是非觀的中史碩士只是投機分子!

2015/10/18 — 15:25

香港大學中史碩士會會長何漢權 (相:港台新聞截圖)

香港大學中史碩士會會長何漢權 (相:港台新聞截圖)

讀罷何漢權以香港大學中史碩士會會長名義撰寫的〈面對歷史‧全面公義〉一文 (註1),有點啼笑皆非。何姓會長以最近日本政府譴責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接受「南京大屠殺檔案」列入世界記憶遺產的事件為引子,就中國歷史科現況借題發點牢騷。文章內容東拉西扯,不過,文首段落卻以嘲諷語調直指「手執公義之劍」的立法會教育界議員並沒有就日本政府譴責聯合國一事「……帶領群眾,前赴日本領事館作出抗議」,更扯到「全面公義」云云。

今年是紀念抗日戰爭七十週年的日子,反日潮流已成為當前「大是大非」的議題。中共政府藉此大肆鋪張,從閱兵展示軍力以至宣傳中國共產黨在抗日戰爭中的「中流砥柱」角色,無不為黨國鑲銀燙金。   因此,此時當刻高舉反日旗幟,責難日本軍國主義幽魂未滅,以至放言大談日本政府篡改歷史掩飾侵華史實等等,只不過是為了「政治正確」,顯得理所當然和輕而易舉。 對於不少附和中共政府紀念活動,配合主旋律的應聲蟲,這正是趁機表忠報效的時刻,高調獻唱交心!  正如主子師父在攤檔前朗聲耀武賣藥,徒孫幫閒的便鳴鑼敲鼓助威,本來不值一哂。 只是衝著日本鬼子斥罵叫囂,卻不敢開罪仗勢得意的中國共產黨,迴避歷史真相,沒有正面肯定國民政府在抗日戰爭中的主導角色,這應該不是研究歷史的人所認同的。 何姓會長好好歹歹掛著中史碩士會會長的頭銜襟帶,竟降貴為抬轎托腳的投機分子,筆者實在感到可哀和可鄙。

立法會教育界葉建源議員所代表的教協會在紀念抗日戰爭七十週年活動方面立場鮮明,與保釣行動委員會、紀念抗日受難同胞聯合會和香港維護二戰史實聯合會等民間團體, 先後舉辦過研討會、教師工作坊,以及製備展覽套裝供學校借用。 筆者亦曾代表教協會聯同有關民間組織分別在七七和九一八當天前赴日本領事館示威和遞交抗議函件。 這些事例充分說明葉議員和他所屬的教協會,在反日和譴斥日本軍國主義的問題上,一直毫不含糊的站在前線上。 如果何姓會長不是昧於事實,便是有意砌詞揶揄而誤導讀者。

廣告

歷史是一面鏡子,映照出事情的真象原貌,讓人鑑古知今,以昭日月,確實不容任意塗抹污衊。 早前由政府當局和中聯辦舉辦,康文署負責的「抗戰勝利七十周年圖片展」在香港海防博物館展出。 圖片和文字內容完全不符合歷史,極度偏頗,充滿赤裸裸的洗腦訊息,令人吃驚。(註2) 又觀乎何姓會長日前任主持的兩岸三地學者以「還原歷史」為主題的研討會,議題和內容避重就輕,選擇性凸顯個別事例,有意模糊抗日過程中的主軸史實。  特區政府以至投共媚共和識時務的人士和組織早已甘心樂意仰中國共產黨的鼻息,以其或明或暗的指示而拍和呼應,吹噓其「豐功偉績」,埋沒了面對歷史的應有是非觀和良知。 筆者不曉得何姓會長對此是否噤聲無語,或者顧左右而言他。

對於中學中國歷史科的問題,筆者基本上同意必須強化有關內容和檢視施教安排,而詳情仍有待業界內的專任老師深入探討和商議。 可是,筆者擔心的是:如果中國歷史科的修訂議題由那些缺乏歷史是非觀的何姓會長之流所把持而操控話語權,那麼,恐怕科目內容和處理辦法便會被傾向迎合中共政府的「政治正確」,後果堪虞:只求為政治目的服務而隱瞞歷史真相,甚或歪曲以至杜撰,將會是教育界的重災大禍。

廣告

何姓會長在文中引述法國歷史學家馬克‧布洛赫的話倒是完全正確:「……如果他們掉以輕心,偽歷史就會殃及信史。倘若我們真的淪落到這種地步,那肯定是以嚴重脫離我們最珍視的思想為代價的。」 筆者希望何姓會長以此為戒,深思忠於其當年攻讀歷史時所認識的是非觀。

再閒話幾句,何姓碩士以僑生身份在國立台灣大學修讀歷史系,可說是得到那時主政國民黨的「栽培」,可是,在抗日戰爭的問題上,面對「盛世興旺」的中共政府竟然不能基於歷史的是非挺身而出,為當年國民黨領導的國民政府「抗戰史實」說句公道中肯的話。 這種投機取巧的態度,是世態炎涼的現實寫照。 所以,筆者雖然並非攻讀歷史,還是敢於挑戰何姓中史碩士會會長,就「八年抗戰的中流砥柱角色」這個議題公開辯論,給這段歷史還原本來面目!

註1:何漢權〈面對歷史‧全面公義〉一文刊於17/10/2015《信報》
註2:詳見30/9/2015壹週Plus報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