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負面影響也是成效?看中文教學的遠程目標

2016/7/2 — 0:30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cleverCl@ flickr)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flickr)

【文:施安娜 @進步教師同盟】

作為一個國際城市,香港要保持現有優勢,迎接全球化的機遇,學生須均衡發展兩文三語的能力。教育局和語常會一直致力以不同策略推廣兩文三語及提升學校教學水平,並會繼續以「用普通話教中文」為遠程目標。

這是教育局於2016年6月提交給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作為7月2日討論的資料,令人費解的是:教育局繼續以「用普通話教中文」作為遠程目標。觀諸現實情況、細讀「香港教育學院課程與教學學系研究計劃小組」於2015年9月呈交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的《探討香港中、小學如何推行『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研究計劃》終期報告(刪節版) ,教育局的說法是毋視現實,冥頑不靈,長官意志比學生的學習成效更重要,可見教育當局的官僚作風,漠視教育界的專業意見、輕視家長的真正選擇、危害學生的語文學習、高階思維的發展。以下將從終期報告中的幾點加以回應,希望有助於教育局的官員看清現實的教學情況,正視問題所在。

廣告

報告的結論認為:雖然學生在「廣教中」班課堂互動交流較「普教中」班活潑,但「普教中」班學生也大都能以普通話回應教師,師生互動交流沒有障礙。而「普教中」班成績較「廣教中」班優勝,可能是受到學校挑選成績較佳的學生入讀「普教中」的因素影響,故只能反映「普教中」教學對個案學生的中文科學習成效沒有負面影響。在一個講求成效的年代,政府動用了大量公帑,推行普教中計劃,研究得到的結論是「沒有負面影響」,我們還應繼續嗎?

不可否認的現實是:不少學校已明白到普教中成效不彰,轉而改為廣教中。當然,官員仍可理直氣壯地指出在2015/16學年,曾參與計劃的學校,逾95%仍有開設「普教中」班,但這已表示有學校退出了。不能忽視的現實是:有家長苦於無法找到廣教中的學校,無奈地讓子女接受普教中。當然,官員仍可堂而皇之地指出在2015/16學年,小學全面「普教中」只有16.4%,部分推行「普教中/廣教中」的學校佔55.3%,家長大可選擇這些學校的「廣教中」,只是若家長明瞭學校挑選成績較佳的學生入讀「普教中」,在這個強調贏在起跑線的社會中,還願意讓自己的子女入讀成績稍遜的「廣教中」班嗎?這種標籤效應難道教育官員不明白?

廣告

且從教育專業的角度看,報告的結論中提及的「廣教中」班互動交流較活潑,「普教中」班師生互動交流沒有障礙,從教學成效角度看,這種差別是明顯的,誠然是「沒有負面影響」,但成效卻有分別,別忘了這些「普教中」班的學生,往往是本來成績較佳的學生,若讓他們運用廣東話上課,成績更上一層樓是可以想像的。

報告中指出的「良好的教師語言示範,有效的課文朗讀安排,恰當的提問引導,顧及學生能力的分組討論和匯報,讀寫結合的教學流程,是有效的語文教學策略」,這些的確是學習語文得到最佳效益的良方,必須注意的是,這不只適用於「普教中」,「廣教中」也是,報告中指出「教師認為「普教中」和「廣教中」只是教學語言轉變而忽略教學策略的調整」,「課堂教學設計與「廣教中」無異,因此構想教學設計時不會刻意為「普教中」而制定不同的教學策略,以致未能有效幫助學生克服語言的障礙,減低學習的難度或修正錯誤。」這誠然是教師採用「普教中」時不如理想的地方,但我們必須提出一個疑問:為何要為學生製造學習上的「語言的障礙」?為何不採用大部份學生的母語——廣東話教學,讓他們可活潑交流?捨易行難,製造障礙,讓學生的輸入多在語音、個別字詞的讀法,而不是輸入語文知識、不是著重學生的高階思維訓練,這是讓學習變成捨本逐末。

教學成效的確與教師有緊密的關係,報告中提出有效的「普教中」教學不僅要教師掌控普通話知識和能力,而且跟有效的「廣教中」教學一樣,教師須有穩固深厚的中文學科知識和語文教學知識。筆者必須指出的是,「穩固深厚的中文學科知識和語文教學知識」才是重點,報告中提出的一些教學上的問題,並非「普教中」獨有,更非用「普教中」可以解決的語文教學問題,也不是「用普通話教中文」為遠程目標可以解決的,反而「用普通話教中文」製造了不必要的學習上的障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