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沙中綫抽驗首批鋼筋接駁全不合格 專家:加固走唔甩,拆卸有可能

2018/12/20 — 20:57

倪學仁、潘焯鴻、蘇啟亮

倪學仁、潘焯鴻、蘇啟亮

在港鐵沙中綫紅磡站正進行鑿開石矢檢測鋼筋的程序。立法會議員田北辰昨天披露,在開鑿首個抽樣位置外露的三個鋼筋連接位時,發現鋼筋螺絲頭扭入螺絲帽的長度全部不合格,按屋宇署要求,鋼筋的螺絲頭應完全扭入螺絲帽,如有外露也不能多於 4 毫米,但首個檢測點的三條鋼筋,用超聲波測試發現分別只扭入 29 毫米、34 毫米及 34 毫米,較標準的 44 毫米有最少 10 毫米差距。《立場新聞》就現時最新結果,向建築工程界人士查詢,他們較多贊成增加抽樣數目。有工程界人士指.出,最壞情況是拆卸整個月台,但機會不大,至於以加固工程增加層板的承托力則就無可避免。

三枝接駁不合格鋼筋有否被剪短?

運輸及房屋局證實,有3支鋼筋螺絲帽用超聲波測試發現分別只扭入 29 毫米、34 毫米及 34 毫米,較標準的 44 毫米為少。涉事的3支鋼筋有否剪短,則有不同的說法。運房局的在新聞稿中未有交代,只稱細節要待港鐵公司提交的正式檢測報告才能作實。港鐵方面則指出,開鑿後未發現鋼筋被剪短,形容螺絲帽與鋼筋「不同程度的接駁」,不一定影響安全。田北辰則指出,據他了解,三枝不合格鋼筋均懷疑都被人剪短。

廣告

港鐵回覆《立場新聞》表示,「至今,在經已鑿開的位置中,其中因應策略建議中所提到第二個目的而進行檢測的三個螺絲帽,並未發現有鋼筋被剪短的情況。」港鐵只提及政府新聞稿對未有扭實鋼筋的描述,亦指「並未發現有鋼筋被剪短的情況。」又指「螺絲帽與鋼筋出現不同程度的接駁,並不一定代表螺絲帽的組裝無效,或構成對車站整體結構及安全的關注。」

2018年12月14日,屋宇署、路政署及其監察和核證顧問人員在場監察,鑿開沙中綫紅磡站月台混凝土進行檢測(圖片來源:政府新聞網)

2018年12月14日,屋宇署、路政署及其監察和核證顧問人員在場監察,鑿開沙中綫紅磡站月台混凝土進行檢測(圖片來源:政府新聞網)

廣告

不過,一直有很多沙中綫內幕消息的田北辰,在接受無綫新聞訪問時,就直指三支鋼筋都有被剪短,「說不出凸出的扭紋長度,是否完全符合(螺絲帽)內空間,暫時我聽到和認知,應該三支也有被剪短。」

現時情況是否已很嚴重?

根據政府早前報道,沙中綫的鑿石矢檢,即所謂「全面評估策略第二階段」已鑿開東西走廊月台 8 個位置檢測。整個東西走廊月台層板,會由港鐵選取鑿開 24 個位置;以及由政府委託香港大學在東西走廊及南北走廊月台層板,隨機抽樣各28處,即共 56 處鑿開石矢,預計共檢測至少 216 個鋼筋接駁位。 

整個開鑿過程由屋宇署、路政署及其監察和核證顧問人員全程監察並記錄,警方也有派員在場,以確保過程按既定施工方案進行。

中科興業董事總經理潘焯鴻對結果不感意外,「其實現實情況非常接近我作證時,引用一張相片說明大部份螺絲頭安裝馬虎,根本不符合全港通用的屋企署 QSP (質量及監督計劃)要求規格。」潘焯鴻估計,若果調查增加取樣,或會發現剪鋼筋數目佔全數鋼筋的5%,而未根據屋企署 QSP 要求扭實的情況或頗為普遍,數量更可能超過 5 成。

工程師倪學仁就認為,首三條抽驗的鋼筋已經有問題,反映如果人為因素造成,後果很嚴重,「由於人為剪鋼筋的本質已經不是隨機性,因此不再是單純統計分析可以做到。」他坦言「驗三枝,三枝肥(不合格),情況就很嚴重。」

應否加大抽驗範圍?

香港大學土木工程系副教授蘇啟亮指,既然開鑿三個點的鋼筋都出現問題,也未必需要加大抽驗範圍,「如果佢大部份都唔得(指抽驗不合格),唔一定需要抽咁多,因為例如你在 80 個位抽,你抽(出) 10 個全部位都唔得既,個結果已經好明顯。」

潘焯鴻則認為應該加大取樣抽驗數目,以檢測連續牆和層板的結構安全,亦認為不單用超聲波,而是把鋼筋扭出來,才會對鋼筋的承托力,以及鋼筋是否被剪有更準確的判斷;倪學仁亦認同,待全部百多枝鋼筋的檢驗結果後,再要求港鐵第二輪加鑿石矢檢查。

港鐵指「並不構成安全關注」的說法是怎樣一回事?

倪學仁及潘焯鴻都批評,港鐵指目前情況不構成安全關注是「搬龍門」。潘焯鴻解釋,本港有關建築的法律及審批系統,螺絲頭接駁是屋宇署統一辦理,必需先得屋宇署批准。屋宇署統一並掌握所有螺絲帽的要求及檢測,亦因此屋宇署特別就螺絲頭有質量監控計劃。潘焯鴻認為,港鐵背後的論點是屋宇署要求太高,「唔跟足亦未必唔夠力」,所以才有「螺絲帽與鋼筋出現不同程度的接駁,並不一定代表螺絲帽的組裝無效」的說法。

倪學仁就認為港鐵從建築結構來說,「觀點正確」,但應考慮法律上責任的問題,「如果沒有按廠方指示安裝,出事是誰的責任?如何接駁才算有效,誰做球証可以隨便搬龍門?」

蘇啟亮就指「螺絲帽和鋼筋連接沒有做好,是不合規格。」但他補充,在某些條件之下,結構仍然可以是安全的。他以地下擋土牆為例解釋,指擋土牆本身承受很大水平土力荷載。這個水平力如果通過樓板傳遞,樓板和擋土牆的連接位有很大的壓力,「壓力會產生 vertical(垂直) 摩擦力。如果這個摩擦力足夠大,就可以承受樓板的重量包括活荷載。」不過他指如果擋土牆旁邊的泥土被移除,水平力和摩擦力消失,樓板就有危險,可能掉下來。

至於整個建築結構是否安全,蘇啟亮認為需經過計算才可掌握。

剪鋼筋一定差過扭不實鋼筋?

倪學仁指剪鋼筋即使發生,也要看數量和分佈情況才可決定對結構和安全的影響,現時是言之過早。潘焯鴻就指兩者都是令連續牆的「拉力未必足夠」;蘇啟亮就指這並非必然,「因為問題太空泛所以沒有答案。如果剪鋼筋超過一成,但有效扭實是九成,當然剪差過扭唔實。」

現階段可否預見月台最終命運?

港大的蘇啟亮指,他認為從理論上拆卸月台,或做加固工程都可以,「你(重新)做過佢梗係得,而佢個 Support (支撐位)有事,喺個 Support 到做返個加固都 OK。」他指最簡單的加固方法,可能就是增加垂直支撐,承受所有層板的重量。

倪學仁就指拆卸月台是最壞情況,「最壞情況如田少(田北辰)和陳(帆)局長所言,需要拆去重建。或在樓板上加多一層鐵和石矢來補償因未完全扭入所造成的(承托力)損失。」潘焯鴻則認為拆卸整個月台的機會好細,相信補救加固工作已足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