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沙中綫醜聞】陳帆籲「有關的朋友」向執法部門提供證據

2018/6/30 — 17:21

資料圖片:陳帆

資料圖片:陳帆

港鐵沙中綫紅磡站鋼筋被剪短事件,負責落石屎的分判商中科的董事總經潘焯鴻連日來批評港鐵包庇總承建商禮頓,又指未必會向警方提供自己拍得的相片和影片,最重要的證據可能會留待呈交予獨立調查委員會。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今早出席電台節目時指,有關人士應將證據轉交執法部門跟進。

陳帆稱:「對於有朋友所說的見聞,甚或證據,我在此公開呼籲有關的朋友,盡快聯絡我們有關的執法單位,不論是警方、屋宇署,甚或如果懷疑有任何貪污成分,聯絡我們廉署,將他的所見所聞及手上的證據,盡快向這些執法的單位提供。」

潘焯鴻昨天在電台節目表示,警方現時未能發現事件中有刑事成份,希望邀請他提供資料。不過潘焯鴻昨晚向《立場新聞》表示,下周才決定自己會否另外向警方報案,又指對警方現階段調查結果「不感詫異」,認為警方已被涉事方「夾在中間」;他亦不諱言即使報警,也未必會提供自己拍得的相片和影片予警方,最重要的證據可能會留待呈交予獨立調查委員會。

廣告

本身具有法學碩士資格的潘焯鴻,對警方辦案程序有所了解,「警察必須有合理懷疑,呢單刑事案件存在,他才會不浪費警力調查,這是基本原則」他指警方調查一定會把案件分類,「你要查乜都要講」。他估計警方現時感到相當為難,「究竟事件中有人犯咩事,路政署好明顯在 memo 無寫,如果有寫,警察已有那些基礎下開 file」。

據悉,路政署在警方仍未有進一步調查結果後,向警方提交了大量文件,潘焯鴻對此不以為然,「對警察來說,他們不是文職人員,又不懂建築, 大量文件給他們,都不知是睇什麼。」他認為警方現時「被夾在中間」,一方面案件又未有進展,另一方面路政署又像已把責任交給警方。

廣告

不過儘管同情警方的困難,對於是否向警方提供資料,潘焯鴻仍有多方面考慮。「如果你要我在路政署報警果單案做口供,是可以的,不是不可以。請你先要路政署和港鐵做警誡供詞先。」他指港鐵要他協助調查,完成向路政署提交報告時,「做完之後一張文件都無畀我簽過睇過」,而當他向港鐵追問時,對方表示報告將會公開,他會看到內容;但結果報告公開時「嚇他一跳」,「我成份(供詞)屏敝咗喎,跟住加個 comment(評語)話我果啲無法證實」潘焯鴻坦言,他所關心的是在向港鐵作證的一個半小時內,港鐵有否完整記錄他的口供,當中有否誤會而令到港鐵可能寫錯或理解有誤。

潘焯鴻指自己給港鐵的供詞,「我無核實過、無加簽,這是 hearsay (傳聞)來的,道聽途說來的嗎,港鐵可能聽錯呢,或者有加有漏呢,我無核實過喎,咁你路政署無理由走去將個 hearsay 交畀警察查,所以警察而家覺得無 case,都唔知點查,即係無刑事成份去查」

他指警方今天中午致電,不再叫他落口供,而是著他到警署提供資料。潘焯鴻認為警方此後調查就不是建基於路政署的資料,而是他提供的資料,「咁就變咗係我報案,唔係路政署報案。在這個情況下我應該做主動權囉。今天已經星期五,等我下個禮拜決定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