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沙中綫醜聞】黃唯銘掉轉槍頭批報告造假 港鐵人員責任待官員作證核實

2018/12/13 — 21:55

資料圖片:2018年6月,時任港鐵工程總監黃唯銘(左)、沙中綫土木工程(南北綫)總經理胡宏利(右)交代沙中綫紅磡站情況(RTHK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2018年6月,時任港鐵工程總監黃唯銘(左)、沙中綫土木工程(南北綫)總經理胡宏利(右)交代沙中綫紅磡站情況(RTHK片段截圖)

沙中綫紅磡站結構調查委員會聆訊已完成三分之一,而隨著港鐵主席馬時亨周三作供完畢,港鐵一方所有證人已作證完畢,委員會今天開始陸續有路政署、屋宇署官員、技術人官員作證。在沙中綫醜聞中,港鐵最大責任在於監管不力,以及向政府提供的報告有錯;不過根據項目工程最高兩名負責人,即時任港鐵工程總監黃唯銘和時任沙中綫土木工程(南北綫)總經理胡宏利的說法,都未能確立報告的錯誤的來源。至於監督的問題,在中層管理人員的證詞下,似乎已甚為明確。

對於港鐵在 6 月 15 日向政府提交報告,黃唯銘日前在聆訊供稱,是由胡宏利負責跟進,自己沒有直接參與撰寫只給予少量意見,沒有詳細檢閱附件。馬時亨的作供似乎亦證實這一點,因為在 6 月 14 日,港鐵的工程委員會就沙中綫報告討論了 3 個小時,馬時亨供稱他當時向胡宏利質詢有關工程的層板,究竟有幾多個螺絲帽,胡宏利回答有 23,500 個。馬時亨問他有無證據證實,最終胡宏利向他出示一張有簽名及數據的表格,整個過程都是由胡宏利負責。

黃唯銘指自己低度參與報告

廣告

而胡宏利作供時,表示對下屬是有百分百信心檢查螺絲帽。他在聆訊中指,雖然港鐵沒按「質量監控計劃(QSP)」逐個記錄安裝螺絲帽數量,但認為有另一款檢查及測量申請表格(RISC)已足夠。不過,這款表格能否有效計算螺絲帽,港鐵工程師關百照就指,自己職責主要負責鋼筋結構施工質量,如鋼筋長度、間距,未曾被指派檢查螺絲帽,又指 RISC 表格未必包括螺絲帽檢查。另外港鐵高級工務督察(土木工程)黃智超在向委員會提交的證供時承認,不認同自己合資格監察螺絲頭接駁,但他是份加簽今年 6 月港鐵向政府提交的「螺絲帽檢查清單」。單計這 3 名工程人員的供詞,已令人難以相信層板中螺絲帽的質量、數目,以及扭入情況,如何獲得保證;而港鐵的監督是如何執行,更未有最清晰答案。

事件中被認為要負最大負任的黃唯銘,在作供時卻不但指很少參與撰寫報告,甚至批評報告內附的螺絲帽檢查清單,只為後期填寫,連日期也是後補寫上去年日期,他批評這是作假。黃唯銘亦指自己是在呈交報告後,準備月台負重荷載測試時查閱相片,才發現連續牆沒有裝上螺絲頭,兼有約 450 毫米的混凝土被削走,自言「有些驚訝」。報告內後補的清單究竟是誰決定補上?黃唯銘沒有承認,港鐵行政總裁梁國權亦否認是他要求加上,又指自己是在 8 月才知悉後補清單一事,似乎後補清單的責任,矛頭直指胡宏利。

廣告

胡宏利否認紀錄不足

不過,從胡宏利的供詞,他又否認這些後來的指控。他指港鐵今年 6 月才補做 3 年前的螺絲帽檢查紀錄,補做是要符合屋宇署「質量監控計劃(QSP)」中螺絲帽檢查比率達 20 %和 50 %的要求。至於後補清單為何會附於港鐵提交的報告,胡宏利指梁國權及法律團隊計劃將紀錄隨報告附上,但他認為記錄只是內部文件,報告沒有甚麼價值,經討論後原本決定不夾附於報告中,卻因「行政錯誤」最終附載於報告內。委員會代表的資深大律師 Ian Pennicort 曾經質疑,後補紀錄是因為港鐵原有紀錄不足,但胡宏利在作供時不同意,認為屋宇署並無特別列明檢查文件的格式,不過他又承認,後悔當時未有就月台層板的螺絲帽有詳細記錄。

港鐵在事件中另一爭議之處,是提供的報告的連續牆圖則,和呈交予屋宇署的不同。Pennicort 曾質疑港鐵職員是「集體失憶」,忘記連續牆頂部設計有改動;但胡宏利不同意,認為工程團隊要在兩星期內提交報告,而內容亦集中在剪鋼筋,有很多原因忽略改動連續牆這個因素。

對於監管不力和報告有錯的責任,港鐵高層、項目管理團隊以至工程師各有說法;委員會聆訊今天開始會傳召政府官員作供,包括已退休的路政署前署長鍾錦華、路政署鐵路拓展處總工程師李子為、路政署鐵路拓展處副處長梁文豪,還有包括屋宇署署長張天祥,以及署方多名工程師,而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亦預計下周一作供,相信屆時他們的供詞,可望確認港鐵責任誰是誰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