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法例須保障零散工的勞動權益

2018/4/30 — 18:52

來源:圖左randychiu@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圖右Michael Saechang@flickr —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來源:圖左[email protected]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圖右Michael [email protected] —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文:樂施會港澳台項目主管曾迦慧】

五一勞動節是紀念1886年,在美國芝加哥有近35萬人要求改善工作待遇的大罷工。在香港,過去鮮有大型罷工行動,但並非打工仔待遇合理,只是反抗無從,特別是從事「炒散」的打工仔,更是最弱勢的一群。

「炒散」泛指臨時或短期工作,亦可以是一份兼職,或負責一個項目。可能有不少人喜歡這種工作形式,帶來更大的自由度。但是,社會上有更多的基層人士是無選擇下被逼「炒散」,當中大部分為婦女,坊間稱他們為「零散工」,而因為相關條例十分過時,更令零散工在沒有任何保障下,備受種種剝削。

廣告

種種數據均顯示,基層婦女是勞動市場中較弱勢的一群,過去15年,兩性就業收入的差距不斷加劇:由2001年差距為16.7%,增加至2016年的22.2%。據統計處數字,男性每月工資中位數為$19,100,而女性僅為$14,700。根據《香港女性統計2017》,25至29歲男性勞動人口參與率為92.5%,到30至34歲上升到96%,並在35至39歲達到高峰的96.8%;相反,25至29歲已經是女性勞動人口參與率的高峰,有83.6%,到30至34歲下跌至74.9%,35至39歲更只有69.1%,可見女性婚後勞動力大減。

雖然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早前發表網誌,指出家庭主婦的人數有所下降,由2011年的65.9萬,下降至2016年的62.8萬,但數據顯示,近6成女性表示「需料理家務及在家照顧兒童」是她們無法全時間工作的最主要原因;香港社區組織協會早前調查亦發現,育有兒童的基層婦女,只有46.7%有工作,當中全職工作只有27.1%,超過一半婦女是零收入。由此可見,貧窮家庭的婦女大多因要照顧家庭,未能外出全職工作,因此這類住戶的勞動參與率亦相對一般住戶更低。

廣告

貧窮家庭的婦女因為家庭崗位及學歷限制,若要外出工作,往往只能有兩個選擇,第一是工時超長的行業,如飲食、保安、院舍等,相關工種每週工時超過55小時,令她們難以照顧家庭;第二便是零散工。根據《連續性合約》的定義,僱員需為同一僱主連續工作4周或以上及每周工作18小時或以上 (下稱「4.18」),才能得到僱員福利,包括休息日、薪法定假日、有薪年假、有薪病假、有薪產假、有薪產侍產假、遣散費以及長期服務金。因此,工作時數少於4.18的零散工的婦女便無法享有相關保障。

在此條例下,不少僱主用各種方法縮減員工的工作時數,如將員工的每周工時壓縮到17小時以內,或硬性規定員工上班滿三周後,要放假一周,使其工時不能符合《連續性合約》的定義,以逃避相關責任。員工除了收入減少外,勞工保障也被剝削。在2016從事零散工的人數有近15萬,較2011年多出近5萬。樂施會在2017年的調查更發現當中超過七成為婦女,兩成每月工作達20日或以上,其工作日數與全職無異,但鑑於現時法例對零散工保障極為不足,她們並無任何勞工保福利保障。

相關條例於1968年實施後,除了1970年及1990年作出輕微修改後,當局再沒有作出任何修訂。雖然政府於2013年曾就不同修改方案提交上立法會討論,最終卻被勞工顧問委員會擱置,直到現在仍未有任何具體方案以及時間表。在愈來愈多人從事「炒散」或「零散工」之時,當局有責任盡快提出可行方案,以保障他們的權益;包括放寬「4.18」的定義,改為僱員每月工作 72 小時便應受《僱傭條例》保障。

我們認為政府亦應同時研究日本、南韓、新加坡及台灣等亞洲經濟富裕地區,以按工時比例計算僱員保障的做法,讓貧窮婦女可獲得基本的勞工保障。香港作為國際大都市,打工仔努力工作,理應得到公平回報。作為第一位女性行政長官,我們期望林鄭月娥能為消除婦女貧窮作出更多承諾,並付出更大承擔,讓婦女的工作得到合理回報。另外,也應協助婦女突破家庭崗位限制,如提供更多托兒服務,讓她們可以選擇投入勞動市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