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泥頭是不是垃圾?

2016/3/20 — 17:09

日青問:泥頭是不是垃圾? 

環保部門mode回應:泥頭,屬於建築廢物。 

我就會說,當下香港講的垃圾圍城,主要是指每日九千多噸的都市固體垃圾 (即工商業+家居的廢物),並沒計入建築廢物。這個又叫C&D waste的類目,2014年每日棄置量接近四千公噸,多過全港嘅工商業垃圾。

廣告

在九十年代地產發癲的年代,樓瘋狂的蓋,製造的建築垃圾也同步增加。2002年,每日掉出的建築垃圾,超過一萬公噸,比全港工商和家居垃圾加起來的總和還要多。套用政府當年說法,這些建築垃圾,足夠把跑馬地馬場堆高40米。

很高嗎?未算。翌年政府有新說法:建築廢物量足以把快活谷馬場填成26層高的地標。 

廣告

香港堆填區爆滿,一來是我們製造的垃圾愈來愈多,二來是建築廢物的無度增長。剛才提及2002年的數據,原來全來自私人工程(香港固體廢物監察報告,頁2),也就是主要來自地產發展項目。 

樓市暢旺,地產商賺個肚滿腸肥,但棄置泥頭到堆填區,卻是零成本。因為建築廢物收費,要到2005年才通過。法例要求工程項目做好分類,靚一點的泥頭拿去卸泥區做填料,收費27元;粗放不分類的,要送到堆填區棄置,收最貴,每公噸盛惠127元。法例實施後,扔到堆填區的建築垃圾量大減。當然,這也跟地產市道降溫有關。 

2004年,也就是建築廢物收費前一年,大埔社山村發生大規模非法傾倒泥頭事件,整幅一百萬方呎的農地,堆起逾電燈柱高度的建築垃圾。礙於條例所限,即使九個部門聯合「發功」,最終還是徒勞無功。 

所以說,建築廢物收費的目的是在源頭上制約製造建築垃圾,但也必須在監督上作出制衡,才能首尾呼應,避免重蹈社山村的覆轍。事實上,建築廢物收費條例,有要求「建造工程承判商、裝修工程承判商或處所擁有人,在使用政府的廢物處置設施前,須先向環境保護署開立帳戶,並須透過帳戶繳交費用。」 

在當下一而再、再而三的泥頭山事件顯然在說明,這個事前身後的監察機制,已告失效。 

聽陳茂波今早被追問泥頭山事件的回應,他說政府已成立跨部門小組跟進云云。 想說,鄉郊泥土山不是今日才發生,多年來,部門或不給力,或怯於得罪鄉坤利益集團而不作為,與助紂為虐無異。 套用朱凱迪今日在《明報》上的說法:「非法傾倒泥頭問題嚴重,政府部門監管有漏洞,如地政署只監管官地倒泥,私人土地倒泥則由規劃署負責;規劃署主要監管地主有否改變用途,過去絕少能成功要求地主還原已堆泥的地方;環保署主要監管未經許可或在官地傾倒的行為,若得地主許可則不受規管。對於製造泥頭者,則只有從堆填區的收費顯示責任,難以整體監管非法倒泥問題。」 

環保署打算調高建築廢物收費,環保團體均表支持,甚至認為該把每噸收費,由政府建議的200元,調整至與廢物處理成本看齊的500元。然而,環境局倘無法協調相關部門做好監督,那麼開香檳慶祝修例者,將會成為那些泥頭山的幕後黑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