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洩密之善與惡

2015/10/5 — 10:52

【文:孔令暉,中學教師,進步教師同盟成員】

1972年美國的水門事件,因著代號「深喉」的聯邦調查局副局長費爾特向《華盛頓郵報》洩密,成功令屢犯民權的總統尼克遜下台,多名官員被起訴。

2003年英國貝理雅政府為出兵伊拉克,誇大後者製造武器的能力,發表了所謂「九月報告」;英國廣播公司得到預覽過報告的凱利博士的匿名協助,將真相報道。時任貝理雅的公關大員坎貝爾因而丟官,凱利博士則因洩密而遭到政府報復,身分曝光,受壓自殺。

廣告

2013年,美國中情局前僱員斯諾登向全世界洩密,美國國安部門多年來非法搜集國民私隱,成為通緝犯,至今仍無法返回美國。

以上的洩密故事,有洩密者得益,亦有洩密者因而失去性命。2015年9月29日,港大校委會學生委員馮敬恩公開校委會成員拒絕確認副校長遴選委員會的推薦的「理由」,從而讓公眾得知校委會出現的政治干預。馮敬恩在這次洩密中有何得益?某專欄作者更指他「死十次都不夠」的疑似刑事恐嚇,難道要馮同學步凱利博士的後塵?

廣告

洩密有「善」「惡」之分。細想美國沒有「深喉」,尼克遜政府可以繼續肆意以公權力打擊政敵;英國沒有凱利博士向傳媒陳情,或許被派往前線的士兵只有更多,塗添的冤魂亦只有更多。在是非黑白被顛倒的時代,洩密也許是幫助暴露真相,走向正義的重要一環。這世界有一個有家歸不得的斯諾登,已經太多了,馮同學為了洩密一事,押上了自己的前途,備受處分,難道還要因為「說真話」受到千夫所指?

在大是大非之前,我們應該嚴厲譴責因著私利的洩密之惡,同時保護義無反顧的洩密之善。誰人當副校長,並不是最重要。社會應該反思:我們的制度有沒有保護說真話的人?狡辯與謊言可以很廉價,真相與良知卻值得整個社會去保護。

朝堂之上,我們聽到的謊言已經太多,是時候讓市民知道真相,保護社會僅存的正義。

 

進步教師同盟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