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活的憲法以及它的矛盾

2017/10/27 — 17:56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任何一個學習憲法或者對公法有興趣的人一定會聽過「憲法是一份『活』的文件」(Living Document)這一説法,持有此論點的人認爲憲法的解釋必須是與時并進的、是和時代一起進步而不是拘泥於其憲法文字在起草時的背景所擁有的意義。不少的人會將憲法看作一棵會不斷成長的大樹,吸收着社會不斷向前進步的思潮,從而為憲法文字以及其意義注入符合當前時代的看法和詮釋。

但是問題是這「活」的憲法的概念一定會導出進步思潮的看法嗎?還是這一説法僅是一個可以載舟、亦可覆舟的手段去達成憲法背後的一些特有的政治理念呢?

當我在修讀歐洲人權法律案件時學到歐洲人權法院會利用「歐洲共識」這一概念去判定說歐洲人權條約中某一條的解釋已經被各國的共識所修改,如有關死刑是否被容許的問題,歐洲人權法院已經認定各國已經就這問題達成共識,所以人權條約中有關容許國家執行死刑的例外條款亦已無效。這是一個利用「共識」、「活的憲法」等概念、手段去推進一些進步的理想。如此的作法我們亦可以在香港法院的一些判案中看到(如著名的W 案中有關婚姻是否要以生育為目的的爭論)。

廣告

然而,我想提出的問題是這些手段可否用來解釋一些保守的判案呢?可否說當今的社會風氣比以前(因一些危機)變得更加保守(如支持對移民有更加强硬的政策),所以這一份活的憲法文件就要隨着這社會思潮而要詮釋得保守點呢?又如在歐洲人權條約的框架下,如果各國的共識是不去認同難民權利時,那歐洲人權法院又該這麽判呢?

還是這背後其實是有一股(很多時候不願指出)的政治觀念和理論去勾畫出一部憲法或者地區性的人權條約想要達到的願景呢?

廣告

今天,先抛磚引玉,下次我們在談談歐洲人權法院近來那一份極富爭議,容許法國執行反蒙面法的判決,從那裏我們就可以看到法院如何利用憲法比較鬆散的遣詞用字去為這決定提供根據。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