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海外港人有責保衛廣東話

2018/10/11 — 16:45

【文:Kingsley Tsui】

曾經和一些移居海外的港人家長談過,他們的子女就讀小學,已經不大會說或肯說廣東話了,更遑論書寫中文吧。這情況在不多港人或華人聚居的地區尤甚。一些家長更從小到大沒有堅持對子女只說廣東話,甚至只與他們說英文或當地語言,難怪子女很早便失去說廣東話的動力和能力。

做父母最大的遺憾,莫過於心裏有很多話想對子女說,很想關懷他們、鼓勵他們,作他們成長道路上的照明燈,子女卻聽不明白,因為他們不會父母的語言。同樣,子女有萬語千言想和父母細訴,在生命中的每一個關卡有父母的扶持,但他們卻不能以父母最熟悉的語言說出來,變成與父母相對無言。早前讀到有位澳洲的華人女生,她母親是台灣移民,但家中沒有堅持要女生從小到大說中文,結果女生說她和母親在成長的階段也不多說話。到她長大後想與媽媽有深入的交流,只能靠網上翻譯。二十年來,母女在同一屋簷下生活,怎料到兩人竟然無法直接交流,要冷冰冰的電腦代勞?

廣告

保衛廣東話不應只是居港的人或學者的責任,更不應流於口號,或只是在反普教中的帖子按讚。住在海外的港人,更應負起承傳粵語的責任。假如計劃有子女的,從小也製造說廣東話的語境,和他們堅持說廣東話,要求他們學習寫中文字。我們完全不用擔心他們將來學習英文或當地語言會落後,語言學上這是沒有根據的。反而會多說一門語言,並會書寫閱讀,絕對是優勢,子女長大後必會感激你。沒有或未有子女的,也可每天用中文寫點東西,不要失去對中文的語感。你們的母語假如是台語、上海話或國語,也應多用母語。

曾被列強瓜分百多年的波蘭,國歌第一句說,只要波蘭人一息尚存,波蘭絕不會滅亡。假如某天在香港的大街小巷只聽見普通話,只要在海外的我們還堅持說廣東話,這種語言就可以生存下去,背後的文化也可代代相傳。我們每一個也有這責任,讓香港的文化和粵語的優美保存下去。

廣告

 

作者自我簡介:香港長大,已居德國四年,在當地大學任教英文及語言學,對中外文化比較課題深感興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