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海外醫生的幻想與現實

2019/5/4 — 13:44

資料圖片:醫生出席「不在沉默中谷爆」集會(攝於2019年1月26日)

資料圖片:醫生出席「不在沉默中谷爆」集會(攝於2019年1月26日)

【文:香港醫生】

每當討論到引入海外醫生,很多人包括立法會議員和病人組織代表也存在不少幻想,以為放寬了執業試和實習安排,就會有大量牛津、劍橋、哈佛畢業頂級醫生蜂擁而至,來到香港工作。但究竟有什麼理由驅使海外醫生離鄉別井來到香港工作?當大家清楚有什麼理由之後,便可以知道這些立法會議員和病人組織是否活在幻想之中。

一)家庭理由

廣告

這應該是最踏實的理由。由於海外醫生家人居於香港,故此為了家庭團聚,他們願意放棄外國的事業回流香港執業。又或者這批醫生的另一半被分派到香港分公司工作,所以這些海外醫生便跟隨另一半來到香港。如果屬前者的話,執業試也許並不是一個阻礙,因為從本人的觀察,這批海外醫生水準不低根本不需要害怕執業試,只需要豁免實習要求,對他們來說便夠吸引;設立捆綁期也不會招來大量反對。至於後者,由於另一半在香港的工作未必穩定,幾年後有可能被公司調派到其他國家工作,所以他們或許會選擇以有限度註冊形式來香港工作,反正香港不過是踏腳石。

二)經濟理由

廣告

香港醫生薪金並不算低,但經濟理由能否吸引海外醫生來港就業,恐怕仍然是一個謎。對於歐美國家畢業的醫生,雖然香港醫生薪金仍然有一定吸引力,但香港消費水平也是世界數一數二的高。來到香港後,單單是住屋的支出,可能已經佔去醫生薪金的兩成或以上,而且居住環境肯定不及歐美國家,還未計衣食住行其他指出,以及海外醫生外國公民身份是否需要繳交外國入息稅。對於來自先進國家的海外醫生,經濟理由恐怕未必夠吸引讓他們離鄉別井。但經濟理由卻足以吸引來自較落後國家畢業醫生來港工作。情況就似為何菲律賓大學畢業生願意來香港擔任無須大學畢業資格的家庭傭工,因為薪酬夠吸引,即使要他們擔任低技術工作,他們也願意。但當該國經濟情況越來越進步,到外國工作的誘因變越來越低,因為菲律賓經濟環境越來越好,現在想聘用菲傭越來越難,所以便要退而求其次,考慮聘請更落後地方的傭工。

三)政治理由

情況就似90年代的香港,當年香港大量專業人士因為八九民運和97回歸,選擇移民到歐美澳加。離開本國到外國就業,目的是希望逃避可能發生的政治災難,希望買政治保險。但現時歐美國家政治情況穩定,也許政治理由難以吸引先進國家醫生來香港就業。

四)技術理由

香港醫療技術水準絕對不差,但相比起歐美國家和日本,恐怕還有一段距離。部分醫生出國實習和工作是希望學習最高新醫學技術,甚至在未來帶回本國發揚光大。對於歐美國家畢業的醫生,要學習可能只需要從二線城市轉到該國的首都醫院學習就可,何須來到香港,反正香港的技術也是從外國引入。只有比香港更落後的國家及地區畢業的醫生才需要來香港學習更新技術。

五)學術研究理由

部分醫生除了臨床工作,也有興趣從事學術研究,但要做研究的話,來到香港恐怕難以大展所長。香港人口只得七百萬,比起任何英美澳加這四個國家都要少得多,學術研究的規模也自然不能相比。要做研究的,寧可留在本國。

少部分香港人天天FF,認為放寬了海外醫生註冊便會有大量牛津、劍橋、哈佛畢業生來香港就業,恐怕是不切實際。究竟有什麼理由讓海外醫生來到香港工作,比起怎樣放寬註冊資格更加重要。與其活在幻想之中,不如面對現實,看清楚香港是否如此吸引更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