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海麗邨清潔工罷工追遣散費】新舊外判公司辦公室同層 疑關係密切 工會質疑房署知情

2017/12/28 — 19:50

左二:阿蓮、右一:杜振豪

左二:阿蓮、右一:杜振豪

長沙灣公屋海麗邨約三十名外判清潔工,因遭舊外判公司拖款合共百萬遣散費,自昨晨起發起罷工。民協和職工盟今早再連同約20名工人到政府總部外請願。有清潔工向《立場》指出,自己「不是好有文化」,以為簽署「自願離職」信件,便會有遣散費,打算罷工到追回賠償為止。

海麗邨當區區議員楊彧指,他們之前查獲另一個屋苑法團會議記綠,上面明確指出海麗邨新外判公司「工商清潔」、舊外判公司「民順清潔」之間有牽連關係,認為事件可疑。《立場》翻查公司註冊處紀錄,發現舊外判公司「民順清潔」、新外判公司「工商清潔」的辦事處,在荃灣有線電視大樓的同一層。

涉事的舊外判公司為「民順清潔」,由2008年開始接手海麗邨清潔承包服務,服務合約於今年10月31日轉標,現在由「工商清潔」接手。協助清潔工的工會指出,「民順清潔」沒有向海麗邨清潔工支付遣散費,反要求清潔工簽署「自願離職」信,稱他們只能辭職或調到其他地區工作,清潔工向當區區議員及職工盟求助,但在勞工處調解下,「民順清潔」依然拒絕支付任何費用,最終引發是次罷工。

廣告

清潔工:會罷工到追回賠償為止

56歲的海麗邨清潔工阿蓮在海麗邨工作了12年,她在罷工現場接受《立場》記者訪問,阿蓮說,「民順清潔」在2008年開始接手海麗邨清潔承包服務前,是由「工商清潔」負責。而當時「工商清潔」有支付他們遣散費。

廣告

阿蓮指,這次易手,「民順清潔」職員沒有與清潔工多解釋,只讓他們簽署「自願離職」信,否則就調到其他地區工作。她指自己「不是好有文化」,不明白信上條文,以為簽了就會有遣散費,結果至今追討快兩個月仍未成功。她又指她會罷工到追回賠償為止。

清潔服務業職工會組織幹事杜振豪指出,海麗邨總共有40個清潔工,大約有30名清潔工罷工,當中大部分都是不獲發遣散費的工友。但當中亦有兩位工作僅數月的尼泊爾藉女工加入罷工,對於她們的參與,感到「非常感動」。

罷工除了希望當局要求涉事的舊承辦商,向受影響工人支付遣散費,亦要求新公司承認工人的年資,保留年假、勞工假、有薪病假等安排,並作出合理加薪。

新舊外判公司辦公室   同一商廈內同層

《立場》翻查公司註冊處資料紀錄,發現「民順清潔」與「工商清潔」的註冊地址,同於荃灣有線電視大樓同一層,「民順清潔」其中一名董事叫陳美珠,「工商清潔」的一名董事則叫陳明珠,只差一字。而有線新聞昨到「民順清潔」辦公室,發現其接待處招牌位置亦寫有「工商清潔」的公司名。

工會幹事:房署應知新舊外判公司關係

杜振豪質疑事件是否涉及圍標,「如此不再只是關於海麗邨清潔工追討遣散費,而是涉及整個外判制度」。杜振豪亦質疑房署包庇外判公司:「房署無理由不知道這些公司之間的關係,若明知卻又繼續讓他們投標,轉標又容許公司如此對待工友,這等同包庇。」

杜振豪指勞工署早前有問及他們的談判底線,但由於之前「民順清潔」與工人做過一次調解,而「民順清潔」的態度是「一蚊都唔肯俾」,故他們與工友會一同「企硬」,在成功爭取合理賠償方案前不會罷休。楊彧亦認為,每個九年或以上年資的清潔工在對沖後將獲發萬多元遣散費,這其實對「民順清潔」來就不會是一個大數目。他質疑「民順清潔」有其他考慮。

民協和職工盟今早連同約20名工人到公民廣場抗議,並在政總外向運房局、勞福局和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遞交請願信。之後再返回海麗邨繼續向居民派發傳單,並開會商議對策。至今,「民順清潔」未有作出回應。

右二為區議員楊彧

右二為區議員楊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