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海麗邨罷工,你不可不認識的大小無良僱主!

2018/1/5 — 17:17

本文圖片由作者製作

本文圖片由作者製作

海麗邨清潔工罷工至今已九日,有留意海麗邨罷工的同學,不少都會對外判商的行為感到不齒,但亦有同學感到疑惑:究竟工友原有的保障是什麼?有哪些是因為外判商從中作梗而失去了?工友的苦況明明是外判商的不當手段所導致,何以有工會代表指出外判商只是「小無良」,政府才是「大無良」? 我們推出這個圖集,除了希望讓同學更了解外判商剝削工人獲利的手法,亦希望點明政府部門於這次事件中的角色,希望大家認清是誰人令工友忍無可忍。我們誠懇呼籲同學到罷工現場支援工友,對抗大小無良!

勞工法例第 57 章《僱傭條例》中列明,若僱員連續工作兩年後,因僱主裁員而遭解僱、不獲續約或遭停工便應按服務年資獲得遣散費。

廣告

就月薪僱員而言,遣散費的計算方式是:(最後一個月的工資 X 2/3)X 服務年資。假設清潔工最後一個月工資為8556元,做了3年的話,遣散費本應為17,112元。然而,政府同時容許僱主以強積金、職業退休計劃利益及按服務年資支付的酬金對沖遣散費,以致失去了工作的僱員最終能獲得的賠償大大少於以上算式得出的結果。以上述清潔工為例,他最終只能獲得2,600多元,不足原定金額的五分之一。

更令人髮指的是,這次海麗邨的外判商民順連二千蚊都要拖欠工友,膽敢提出以每年200元「利是」作賠償,即上述工友只能得到600元。

廣告

遣散費的原意是一項保障員工的措施,讓員工於突然失去工作的時候,手停口停之際能獲得合理賠償應急,確保他們不用在最差的生活環境下另覓工作。然而現有制度不但把合約未滿24個月的僱員排除在外,還使打工仔痛失自己辛勤工作累積回來的強積金。由此可見,目前的遣散費制度只是減少了老細無理解僱員工的成本,打工仔工作多年最後得個桔。


按目前法例,不少勞工福利都和年資掛勾,隨員工年資正比增長,包括年假、勞工假、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以年假為例,原本由民順聘用的清潔工因工作滿三年,若民順再續約,之後三年的年假為 9、10、11日。但轉約後清潔工的年資就立刻歸零,未來三年的年假僅得7、7及8日。

同時,法例規定員工要做滿三個月才有有薪勞工假,例如元旦、農曆新年、勞動節等。由於年資重新計算,轉約後三個月內的勞工假都會因此失去。勞工假一年共12天,以 最低工資計算,清潔工一天工資為276元,整個團隊40人就合共11,040元,一年就超過十三萬了。

由於工友的年資影響到他們的法定福利,外判商都會扭盡六壬,設法縮短工友法律上的年資來省錢。這次海麗邨涉事的兩家外判商民順和香港工商被查出關係密切,不但疑共用辦公室,民順更在罷工爆發後調配替工來頂更,協助香港工商完成與房委會簽訂的合約條件。

在這情況下,海麗邨工友很大可能是被關係和利益與舊老細相連的新老細聘用,在同樣的工作環境,做同樣的工作,但卻被迫失去原本的年資,當新入職一樣重新計算福利。當中獲利的當然是香港工商,侵吞工人假期,日後若要賠償遣散費或支付長期服務金也可以大省一筆。
 

外判商以不良手法欺瞞工友,使工人失去法律保障的權益,固然是不良營商行為。然而在無良外判商背後,更不能忽視的是坐擁權力的「大老闆」房屋署。

現時各政府部門均採取評分制度進行招標,以劃一準則為承辦商評分,並選取得分最高的一間。評分準則包括「技術」及「價格」兩大範疇,前者考慮到員工的工資、工時、服務質素等因素,後者則是考慮價錢高低,兩個範疇的比重因應部門有所不同。在房署採取的評分制度中,技術及價格的比重為 45:55 至 30:70,可見價格明顯比技術評分重要。而在技術評分當中,工資及工時評分更只是各佔 10% 左右。也就是說,在房署的招標評分準則中,價錢的比重可達 70%,工友的工時工資最低只佔可憐的 3%。在這制度下,外判商必須壓低價錢搏取中標,甚至要以不良手段剝削員工。由此看來,清潔工友的苦況更大程度是房屋署壓迫的結果。

在海麗邨以外,還有更多清潔工友正受外判的無情剝削。在何文田愛民邨及大窩口石圍角邨,同樣有民順轉工商而被拖欠遣散費的工友。而除了本次工潮涉及的外判商外,其他外判商欺壓工友的個案也屢見不鮮。所以這次海麗邨工友罷工,除了是工友站出來為自己爭取權益外,亦是開創了先河,鼓勵各區清潔工一同抵抗剝削。工潮亦是對政府「節省成本」方針的有力反擊,逼使政府認真檢視外判制度。

工運路難行,不少工友皆是冒著被辭退的風險抗爭。同學透過去信房署投訴、向身邊親友廣傳,或者直接到現場聲援,對工友都是重要的支持。請同學與工友同行,共同抵抗資方及房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