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浸大普通話試與停學風暴

2018/1/31 — 21:48

陳樂行、劉子頎

陳樂行、劉子頎

1月24日,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會長劉子頎及中醫學系五年級學生陳樂行,被校長錢大康召開記者會公開批鬥,在開展校內紀律聆訊前,貿然宣佈勒令二人立即停學,不准他們上課或應考,剝奪二人受教育權,要求二人等候聆訊結果,完全未審先判。錢大康提出的理由是二人在1月17日曾經佔領校內語文中心長達八小時,當時與職員發生口角,期間劉子頎在激動中講了一個穢字「撚」,義憤填膺,壯懷激烈,卻被說成已經「使老師感到威脅和侮辱,影響老師工作,違反學校行為守則」,必須「嚴肅跟進任何學生的粗劣行為」,簡直就是上綱上線,玻璃心碎,涉嫌矯情。即使有錯,也被心懷不軌的人小題大做,升級至停學而後已。回顧錄影片段,學生們當時根本沒有任何暴力行為,沒有攜帶或展示任何攻擊性武器,更沒有破壞或損毀任何校園設施。劉子頎甚至已就當日行動中對老師的態度及穢語鞠躬道歉,強調抗爭內容有理。然而,有股勢力還是緊咬不放。1月30日,劉子頎及陳樂行再親赴語文中心登門道歉,期盼輿論焦點能夠回到他們的抗爭主題。然而,有股勢力還是繼續緊咬不放。

畢竟,被錢大康掩蓋的重點是:浸大二子當時正在質疑校方推動普通話班豁免試的評核準則,要求考生投入角色展現應有語氣,真不知是語言考試抑或劇社面試,更要求額外通曉時事知識;他們直指準則嚴苛荒謬,只准三成及格,不及格者需要修讀普通話班,必須成功取得學分,否則通曉粵語的香港本地學生(不含外籍學生)無法畢業,涉嫌歧視不同族群的學生,評核標準絕不合理,不惜保住普通話班老師飯碗,強迫香港本地學生學習普通話,把普通話奉為必修語言,扼殺學生選課自由,點滴稀釋溶解香港人的粵語文化,擴展港中融合,絕對不能接受。

需知道浸大學生多年來一直堅持爭取取消普通話畢業要求。2016年,學生收集聯署,發起議案為「香港浸會大學應取消強制普通話考核之畢業要求」的全民投票,獲得超過九成贊成票通過。教務議會轄下小組同意設立討論普通話畢業要求的核心工作小組。經學生與校方多次商討,校方終於在2017年末設立普通話豁免測試,考核「普通話基本溝通能力」,承諾測試及格者豁免修讀普通話課程。然而,首次測試結果顯示大約七成參與測試的同學不及格,當中不乏能以普通話流暢溝通者,令人質疑評核準則是否合理。同時,校方宣稱所有學生只能應考一次,更未就取消普通話評核與畢業掛訂定時間表。

廣告

今年1月14日,浸大學生會發表聯署信,要求語文中心外聘教師作為普通話試考官以避免利益衝突,要求准許同學補考,要求公開考試評分準則,要求為取消普通話畢業要求訂定時間表。這些合理要求未獲合理回應。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就能充分了解浸大學生為何會在1月17日發起佔領語文中心行動。當時,他們基本上都是有理有節和平討論,但少數同學使用少量粗言的數秒片段,卻被放上社交媒體不斷炒作,顯然轉移焦點,抓小辮子,倒打一耙。

被停學的陳樂行由於修讀中醫,先前需要經常往返廣州實習,但卻遭受不明人士恐嚇,人身安全備受威脅,因此唯有離開廣州,返回香港,復被停學,實習未濟,可能影響畢業。他遭受恐嚇,顯然是共產黨一手策劃的。事緣中共黨媒《環球時報》接連發表辛辣批判文章,將事件定性為「去中國化」,批判校園「港獨」歪風引發「中港矛盾」,儼如扣上一頂又一頂文革式批鬥大帽子,不分青紅皂白,毒打一通。陳樂行強調自身從未支持「港獨」。他只不過是「港語學」組織召集人,並以「浸大山神」名義,推動廢除普通話畢業要求,捍衛香港語言文化。他當時根本沒有使用暴力,沒有講過任何粗言穢語。但在《環球時報》評論文章刊出後,身處廣州中醫院實習的他飽受恐嚇。他表示恐嚇電話是打到廣州中醫院,連總機都運作不了,引起醫護人員及接線生極大麻煩,恐嚇內容涉及毆打陳樂行,要求院方交人,甚至以穢語痛罵接線生。他甚至被中國網媒「起底」,有網民更揚言要「整死」他。他深感惶恐,決定離穗返港,免生人身危險。

廣告

畢竟,把語言爭議、教學爭議、畢業爭議升級為港獨爭議,正是中共暴政上綱上線的賤招。沒錯,浸大學生會會長劉子頎(不是陳樂行)支持港獨是鐵一般的事實,但請注意兩個事實:(一)劉子頎是浸大學生一人一票選出來的學生會會長,以港獨為公開的競選政綱,擁有民意授權和支持,展現浸大學生支持一位勇於公開支持港獨的學生領袖。黨媒聲稱選舉投票率低,大約12%,所以當選者沒有代表性。這根本無視香港全部大專院校學生會選舉投票率偏低的普遍現象,也無視不投票的學生只是對競選結果「無所謂」而非必然「反港獨」。(二)劉子頎當天佔領語文中心的行動,不是為了主張香港獨立,而是勇於提出理性、務實、溫和、謙卑、跟港獨完全無關的校政改革訴求:外聘教師作為普通話試考官以避免利益衝突、准許同學補考、修訂考試評分準則、為取消普通話畢業要求訂定時間表。這些事跟港獨完全無關。「凡主張港獨者都是魔鬼,凡事必錯」的腦殘思維模式,可以休矣。

很多人又在設想「究竟劉子頎是不是共產黨的鬼」之類問題。大家不妨查找公開資料,不宜流於空想。眾所週知,劉子頎是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幹事會候選內閣「壑鈺」的領袖。在2017年初競選期間,他曾發表過《驅逐共匪,誓抵赤化》的內閣退選聲明,因為當年的競選內閣包括吳凱楠,而在競選期間,吳凱楠被發現是疑似共青團員,並曾表示「反對港獨、支持港中融合」。因此,劉子頎公開表明他的初衷:「城危作壑鈺,世亂而匡時。我閣深知香港正陷危難,港共打壓斷絕民主前程,中共殖民侵蝕本土文化,故希望參選浸大學生會幹事會,以學生身分立足浸大,以堅定態度抵抗中共勢力侵擾我城。鞏固香港民族意識,更是我閣外務政綱的重點。」「除吳凱楠外,我閣所有閣員均支持香港獨立。對我閣閣員無法更早辨識共黨滲透,我閣深感抱歉。」劉子頎為免疑慮,於是率領整個團隊退選,嚴正聲明「我們定必不惜一切阻止共產黨員走進學生會架構之內」,然後重新組閣,重新參選,順利當選。據此,何鬼之有?

我特此強烈遣責浸大校長錢大康的批鬥態度及卑劣言行,提出五項嚴正要求:(一)立即撤回對劉子頎、陳樂行兩位同學未審先判的停學處分,立即容許復學;(二)紀律聆訊應按既定公正程序、規則、證據辦理,承諾除非結論是開除學籍,否則絕對不會因而影響二人畢業進程;(三)立即暫停執行目前已經引起公憤的普通話畢業要求;(四)舉辦全校教員投票,表決是否繼續要求普通話是全校學生畢業的必要條件,實現教授治校,維護院校自主;(五)嚴正處理陳樂行人身安全遭受威脅一事,保護學生,譴責恐嚇,違法必究。

我同時呼籲香港人不要抱持「各打五十大板」的鄉思維,有如浸大舊生兼導演張堅庭聲稱「停課兩個禮拜就足夠了」般黑白不分,必須嚴厲譴責自以為「權在我手」的錢大康以及躲藏在他背後的中共黑惡勢力。大學師生內外合力,達成上述五項要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