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消費萬歲下的非政府組織

2015/12/2 — 18:07

最近有兩個籌款公關口號觸動到作者的神經,其中一個是國際防盲組織奧比斯在世界視覺日以「買走黑暗」為題的活動。

最近有兩個籌款公關口號觸動到作者的神經,其中一個是國際防盲組織奧比斯在世界視覺日以「買走黑暗」為題的活動。

【文︰李海怡】

我上一份在國際非政府組織(NGO)的工作,頭幾天上班,便獲分配參與籌辦一個慈善晚宴。晚宴在一家五星級酒店舉行,目的是感謝城中企業一直以來的支持,及開啟新一個工作年。國際級音樂家前來義務表演,機構在世界各地的代表也飛來參加,出席的賓客都是城中著名企業的代表。

這個組織本身是做扶貧工作的。對於慈善機構在高級酒店舉辦籌款晚宴,其實我五味紛陳。畢竟在NGO打滾多年,深知籌款並不容易。只是在晚宴上,看著衣香鬢影的賓客,享用美酒佳餚,與舞台上的扶貧標語輝映著,我本能地想,錢是否能用到更好的地方去;又或者如果我是組織的捐款者,看見捐出去的錢用在這些地方,會作何感想。

廣告

又話說最近,我們機構再次舉辦慈善晚宴,邀得城中名媛出席。同事在宴會後致電某名媛跟進捐款,名媛竟表示已記不起出席過活動。也許類似的活動實在太多,這些場合其中一個目的,都是讓大家社交一下而已。

大家深知許多NGO與商業合作,都不過是公關技倆。企業與NGO兩者互相依存,NGO 需要他們的資源,企業需要曝光和建立社會良心形象。有些朋友會對NGO 與企業走得太近很「感冒」以至不屑一顧,很怕會給企業借來「過橋」。但如果沒有企業支持,恐怕許多組織難以生存。當然這很在乎主事者的識見。只要在與企業在籌劃與討價還價的過程中步步為營,相信也不會輕易給人家「搵笨」。

廣告

問題的根本是,非政府組織與企業溝通,是否必得使用企業的語言﹖NGO是自願獻身讓企業來「教育」他們「正確」的營運之道,抑或我們應反守為攻,將社會公義的理念注入企業,實在需要討論。

比如近年NGO善用消費來與公眾溝通(engage),與某些設計品牌合作,生產大量「限量版」、「慈善版」精品,讓機構和其訊息更易入屋。NGO們撫心自問,辦公室裡堆積了多少賣不出去的物品﹖最後它們的下場如何﹖我也曾為這些物品作宣傳策劃,然後也問問自己,公眾是為了支持機構所以才買精品,還是被設計師或者「限量版」這些標簽吸引﹖最後這些精品能在多大程度上傳達NGO的訊息,或者消費是否了解自己支持了什麼機構、機構的服務是什麼,我心裡其實沒有底。

最近連續兩個機構的籌款公關口號觸動到我的神經。一個是國際防盲組織奧比斯,在世界視覺日以「買走黑暗」為題;另一個則是本土幫癌症基金會以「粉紅購物月」來宣傳對抗乳癌與籌募經費。

必須指出我十分敬重兩個組織的工作,無意針對,只是碰巧無論是國際還是本土老牌機構,不約而同以「消費」作為賣點,吸引公眾以非常港式的方法 –- 購物來支持組織項目。隨手翻查癌症基金會2013-2014年的年報,「粉紅革命」活動共籌得300萬元,如果簡單地以2015年有38個支持品牌來看,每個品牌共「進貢」接近8萬元。當然此數沒有把整個活動其餘的收入計算在內,因為年報也沒有清晰的分類,成果看來卻是不錯的。

而奧比斯的「買走黑暗」活動,網頁的消費味道則濃烈得來十分赤裸。該活動與 「粉紅革命」一樣,與不同商品連結,透過購買產品,品牌會將部份收益扣除成本後捐予奧比斯。但如果把奧比斯的商標拿走,網頁的重點就變成一幀幀產品照片。而那些口號「買走黑暗」、「食走黑暗」,實在是「誠實」得來沒有什麼心思。

我曾在一些支持商號,例如參與「買走黑暗」的日本城店外,看到奧比斯的宣傳標海報「吊吊揈」,或者支持「粉紅革命」的粉紅色象印保暖壺與普通保暖壺在百貨公司裡混雜在一起,我的心總有點戚戚然。相反,同樣是籌款活動,奧比斯的「食走黑暗」晚宴,讓參加者矇著眼晴吃飯,體驗失明人士之苦;或者癌症基金會捐贈頭髮來製造假髮予癌症患者,都是更富意義、更貼題的活動。

香港的地理位置讓眾多非政府組織活躍於此。可是縱使不少組織擁有優越的資源,香港對他們來說卻是一個籌款勝地多於發展服務的地方,本地工作聊勝於無,我城的角色更多是作為跳板深入中國大陸。是香港的工作規模太小,不值一曬,還是根本志不在此,有待國際NGO的頭目來回應。不過在香港籌款的同時如能回饋本地社會,莫論是實實在在的服務、議題倡議、提供培訓,還是透過項目將港人切實帶到國際議題的參與上,都遠勝獨獨在香港求財。

營運NGO,不比營運一家公司容易,甚至乎會因為公眾對NGO的「道德要求」而令工作倍添困難,而要籌募經費,在NGO愈來愈多的香港地,更能競爭激烈來形容。不過如同爭取民主,就算幾許風兩,都不要忘記初衷,我想營運NGO更不能忘記機構的使命到底為何,我們需要更多工作,讓公眾明白NGO的工作理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