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淪為黨委制度的大學校董會-談行政長官委任校董的安排

2015/11/8 — 11:21

圖:學聯facebook專頁

圖:學聯facebook專頁

【文:學聯副秘書長 黃嘉輝】

經過多月來的拖延,陳文敏最終被港大校委會無理地否決擔任副校長的建議。據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所引述的會議內容及坊間流傳的會議錄音,我們或多或少都理解為何港大校委會不向外解釋其決定。會議上的一眾由特首委任的校委成員的發言實在是過於不堪,難免時時要保密以防出醜。另一邊,其他專上院校同樣地遭到政權的毒手,梁振英政府陸續地委任自己的親信及極建制的人士,出任各間院校的校董及校委。可見,政權正充份利用委任校董的權力,進一步鉗制一直為眼中釘的高教界。

上述的事件均展示了,大專院校的內部管治架構都出現相當大的漏洞。在各間院校的《大學條例》下,香港所有大專院校的校務委員會/校董會根本無法有效保障大學自主。毫無民意授權的行政長官自動成為為各院校的校監,更能直接委任親擔任大學最高管治架構的成員。這些權力一日不除,高等教育界隨之而遇到的政治威脅將會愈來愈大。

廣告

現時被政權操控的大學管治架構

儘管各個校董會/校委會組成方法不盡相同,但同樣地擁有相當數量的校外人士是由行政長官或校監直接委任。有些院校的校董會中行政長官委任的成員佔整體比例十分高,例如香港教育育學院及嶺南大學的校董會就有超過50%由行政長官委任,而浸大則有44%。

廣告

這些獲委任的成員,當中有不少都是梁振英的管治班子及極建制人士。就以今年為例,梁振英分別委任兩位現任行會成員李國章及廖長城,安插在科大及港大的校董會及校委會中。有「教育沙皇」之稱的政府頭號打手的李國章不用多說,一上任就在港大發動政治鬥爭,清算陳文敏,用其校委的權力摧毀港大百年基業。還有在旺角清場有功的陳曼琪、要求解散嶺大學生會的何君堯、抵毀佔領運動的周光暉,統統都獲委任為校董會成員。觀乎一眾獲委任的校董過去的表現及言論,他們絕非是所謂的獨立人士,而是一群有組織、有統一意志要跟隨政權的權貴。只要政權一聲令下,他們隨時就能夠左右,甚至是控制院校的決定,陳文敏事件就是最好一例。現行條例下,學術自由及院校自主可說是空中樓閣,從來不受任何保障。

行政長官委任校委所謂何事?

或許有人會說,現時各院校都是受公帑資助,行政長官委任成員作為代表監察院校也合情合理。但這說法明顯是轉移視線,因為社會早己有教資會及立法會等機構,監察著大專院校的財政行政運作。而教資會也曾在《宋達能報告書》的清楚指出委任成員不應以政府為效忠的對象,而應獨立地向大學提供意見。眾多的政府官方文件都說明,獲行政長官委任的校外成員絕非政府監察院校的代表。

但現在情況顯然與成立的原意相反,眾多的獲委任的校外人士首先是考慮政權的利益,院校自主及學術自主對他們而言是毫無價值。由行政長官作委任的安排,是建基於認為行政長官有能力獨立地,委任具有能力的公眾人士進入大學管治架構中,讓大學發展更緊貼社會發展。然而,現今的政治環境中,香港行政長官顯然毫不獨立,梁振英正在自發地遵循著北京的命令,清算高等教育界。梁振英委任校董時往往是用人唯親,現在的委任安排只淪為政治分贓,成為政權入侵高教界的私人隧道。

守護自主取消政權委任校董的權力

既然由行政長官委任成員的安排並非理想,那麼我們或可以參考其他民主地區的做法,從而改革大學的管治架構。其實早在零七年,立法會秘書處就已經發表了一份名為《英國、新西蘭及香港高等教育的學術自由及院校自主》的研究報告。我們可以從這份報告發現,報告所選取兩個的地區-英國及新西蘭的資助大學管治團體,都刻意與政權保持一定距離,以保院校自主。以英國為例,其大學的管治團體就完全沒有政府獲委的成員,很多時都是以原有的管治團體委任額外的成員。而新西蘭的大學校董會人數約12至20人,當中只有4個是由相關部長委任,都只是佔一個相當低的比例。

成熟的民主體制內的高等院校也對於政府干預有所介備,更何況我們政府的權力是不開放及不受制衡的呢?如今香港政治狀況已經大大改變,中共及政府已開始統戰各界,把自由的勢力一一清除。由帶有政治任務的行政長官作委任的安排,其實就如共產黨體制下的黨委,監察著各院校的決定有否違反政權的意志。今天干預的是港大副校長任命,下一次就可能是各間院校的校董會主席及校長任命,甚至是個別學生取錄。我們要爭取大學自主,首先就是要爭取廢除的特首委任校董的安排,這一惡法不除,大學自主定必遙遙無期。

發表意見